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38章: 媛贞进寺凭空添心悸 梨容狠心挥剑斩情丝(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38章 媛贞进寺凭空添心悸 梨容狠心挥剑斩情丝(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佩兰抬头一看,一个穿着鹅黄色绸裙的女子,粉面嫣然而笑,声音清脆:“我见过你,你记得我么?”

佩兰细细一打量,只觉得面熟,却又想不起是谁,看面前这女子的装扮,非富即贵,她不敢贸然开口称呼,支吾着垂下头去。

“你真是不记得我了,”那女孩温和地说:“上两个月,梨花开时,也是在归真寺里,你还给我和我哥奉茶来着……”

“哦,”佩兰这才忆起,那天在归真寺里看梨花,小姐让她送茶过去,那个冒昧问起小姐姓氏的公子,她记得,自称是镇南将军的三公子刘厚木,而眼前这位,应该就是刘小姐了,她恍然道:“是了,是了,您,是刘小姐吧?!”

媛贞笑起来:“看来,你的记性还不算太坏。”她盯着佩兰的脸,面上显出些奇怪而好奇的神色,但,疑问在心里盘桓了几圈,还是没有问出口。

从她的眼里,佩兰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害怕她看出自己脸上的泪痕,惶然勾下头,心虚而悄然地往一旁退去。这是权贵,得罪不起,照小姐的吩咐,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让我猜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媛贞已经发现了她的意图,不动声色地移过步子,拦住了她的去路。

佩兰刚要解释,媛贞又抢过了她的话头:“你从公主居住的小院出来,又不是宫女,想必,你是陪你们小姐来的,那你家小姐,应该就是谢端定大人的独女了,奉旨来陪伴公主的”她偏过头:“我猜得对不对?”

“是。”佩兰恭身道。

“你家小姐,很漂亮,很威严,不过,”媛贞顿了顿,忽然压低了声音,神秘地问:“她是个哑巴吧?”

佩兰一愣。

“我,也许不该妄议……”媛贞忽然,觉得自己说得这么直接,实在是唐突,于是不好意思地笑笑。

佩兰趁她一岔,连忙一施礼,赶紧地走了。

哦,我是不是,说话不留心,刺中了别人的痛处?媛贞呆了呆,然后偷偷地吐了吐舌头,也没有去追佩兰,带了丫环就往方丈禅房方向去了。

“小姐,您不去公主那里么?”丫环问。

“你刚才没听嬷嬷说,公主骑马去了?!”媛贞说:“我还是先去跟方丈打个招呼,顺便去看看二哥。”

“那公主什么时候会回呢?”丫环又问:“小姐,您准备待多久,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媛贞停住脚步,静静地回头看她一眼,说:“合得来自然呆的时间长,合不来自然一刻也嫌多,到时候再说吧。”她忽一下,又想起佩兰脸上,似乎有些未干的泪痕,不由得满腹狐疑。

那个丫环,分明是刚刚哭过。她为什么要哭?是谢小姐责罚了她?那个谢小姐,好象是个很严厉苛责的人呢,不然上次我摘花,她怎么会那样愠怒,眼神竟然象要杀人一样,让人瘆的慌。可是,她又觉得自己的判断不对。

凭直觉,媛贞认为佩兰的泪痕没有那么简单,好象应该是跟入寺陪伴公主的事情有关,但具体关系在哪里,她自己也说不清,更想不明白。

佩兰低着脑袋,一路走着,一路想着媛贞,这个刘小姐,她到寺里来干什么呢?虽然只见过两次,可是,佩兰从心眼里,就不怎么喜欢她,虽然她长相也还端正,态度也并不骄横,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佩兰就是对她没什么好感,总觉得心里有什么说不出的忐忑,好象会因为她出什么事一般。

没有来由的,佩兰一阵心悸,她刚用手抚上胸口,迎面就撞上一个人。

“哎哟!”那人险些摔倒。

“公主!”佩兰吓得脸都白了。

稚娟摇摇手,表示没有关系,再看她一眼,忽然“咦”一声:“你怎么了?”

显然,是佩兰脸上的泪痕没有擦干净,让细致的稚娟发现了。

“没,没什么。”佩兰慌乱地,想遮掩过去,脸却不自然地红了。

“你去干什么?”朗昆低沉地问,他似乎有心,替她打掩护,而眼神锐利,扫过佩兰的脸,是隐含着的深邃。

佩兰回答道:“去给小姐端药。”

“去吧。”朗昆轻轻摆手,佩兰赶紧走了。

“反正闲着,去看看她吧。”稚娟提议。

朗昆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只是看着稚娟,待稚娟转身一提步,他已然缓缓地跟上了。

稚娟裙摆轻扬,步履婀娜,只把眼角余光一斜,嘴角淡淡地泛起笑意,装吧,我看你装?!她仿佛已经明了一切,却不急着点穿,反而悠哉游哉地,只当是浅水戏游龙。

几步开外的佩兰,全然听见了稚娟的话,忽然站住,回过头来,望着朗昆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容姐姐!”人未进门,声音就先入耳:“我擅自做主,带了个客人来。”

梨容赶紧起身去迎,稚娟几步前跨,反手一托:“我们姐俩,以后这些都免了。”只巧笑着唤道:“客人啊,进来吧——”

梨容抬头一看,是朗昆。眼光一撞,梨容便飞快地躲开了。朗昆默默地望着她,一直望着,不回避,也不加遮掩。

稚娟刚一坐定,就象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脑袋,说:“哎呀,母妃说东北进贡了水果,就叫人送来,这会该是来了,我去瞧瞧!”她站起来,自语道:“我最喜欢的蜜桃!”说完,舌头在口里呼哧一搅,发出砸巴的声音,仿佛东西已经吃到了嘴,还意犹未尽一般。旋即招呼也不打一个,就跑了出去。

稚娟的脚步声已经远去了,梨容还低着头,坐在那里。

朗昆轻轻地走过来:“梨容。”

梨容没有抬头,闷声应了:“是。”

朗昆静静地俯下身,半蹲在她面前,握住她的手,手指,依然是冰凉的没有温度,他拢住,将温度源源不断地输送过去,轻声道:“你有心事?”

她摇摇头,却不敢看他。

“你骗不了我的。”他低声道:“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我能帮你,相信我,好吗?”

“你走吧。”她忽然抽回自己的手,把脸别向一旁。

“我知道你病了,心情不好,可是,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不是我不愿意陪你……”他执拗着,再一次握住了她的手。

她忽然鼻子一酸,却坚持着,忍住眼泪,说:“你还是走吧。”

他眨了眨眼睛,猛地猜到,她的拒绝是何原因,不由得轻轻一笑:“稚娟么?她最喜欢吃蜜桃了,这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嘴里说着,手,已经抬了起来,缓缓地,欲抚上她的脸庞。

她躲开,用近乎企求的声音说:“走吧。”

“梨容。”他往前靠了靠,侧过头来望着她的脸,他的目光深沉而关切,带着绵绵的情意。手,落在她的脸上,顷刻间,她的心里,也落下了温暖的感觉,而他,却触及到一片润泽。她,怎么哭了?

他张开怀抱,想抱紧她,而她,片刻的迟疑之后,推开了他。

他默默地,松开手,放开她,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只静静地望着她,盯着她发上的玉梨簪发呆。

“我们不合适,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梨容忽然说话了。

不合适?他皱皱眉,低声道:“哪里不合适?”

“哪里都不合适。”梨容幽幽地回答。

他望着她,表情复杂起来。

“梨容,出什么事了?”他柔声问道,心里却明白,如果没有什么事,她不会这样的。

“不要问了。”她抬起头来,直视着他的眼睛,低声而冷淡地说:“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你怎么了?”他诧异地问。

她起身,转过去,背对着他,冷漠地说:“我不想看到你。”

他的脸色瞬间僵硬,但,过了一会儿,恢复如常。

他走近她。

梨容猛一下转身,慑住了他的脚步。

她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冷酷,漠然得就象不认识他,她的声音,也好象夹带着冰雪,从凛冽的寒风中传来:“六皇子殿下,民女是受命来陪伴公主的,请殿下自重。”

自重?!他皱起了眉头,难以置信地望着她。就在一个时辰之前,她还猫在他的怀里,“我真的,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

什么事,值得生这么大的气?看她的模样,又分明不是假装。没头没脑地,怎么会是这样的态度?!

她猛一下,将他的手打开。

他的眉毛,一下子就竖了起来!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什么也没有说,空气,也仿佛凝固了起来。

侧窗外,稚娟紧贴着窗缝,屏住了呼吸。

她早就起疑了,但这样的局面,却是她始料未及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媛贞进寺凭空添心悸 梨容狠心挥剑斩情丝(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