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39章: 媛贞进寺凭空添心悸 梨容狠心挥剑斩情丝(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39章 媛贞进寺凭空添心悸 梨容狠心挥剑斩情丝(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姐,药来了。”门被推开,佩兰一脚踏了进来,抬眼就看见冷冷相对的两个人,意外之余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佩兰到底是佩兰,片刻之后,就明白了缘由。她默默地端了药,就要退出去。

“佩兰,把药端过来。”梨容缓缓地转过脸来,语气平静,似乎什么也不曾发生。

佩兰端着药,没有动,只愣愣地望着小姐。

此时朗昆说话了:“佩兰,你先出去。”

佩兰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她看看梨容,梨容的态度坚决,她再看看朗昆,朗昆的脸色也僵硬着。一时间,她不知如何是好,瞬间的犹豫过后,她还是,放下药,选择了退下。

她的眼角余光,看见梨容抬起手欲叫自己,可她没有犹豫,反而低下了头,加快了脚步,急冲向门外,竟显出些迫不及待逃也似的味道来。一脚踏出门外,反手将门页轻轻地合上,佩兰忽然就流泪了。

小姐,也许六皇子真的如你所说,不是池中之龙,而是真命天子,但,为什么,一定要你来牺牲?!

佩兰太了解梨容,她去端药之前的对话,兴许是提醒了梨容。

“小姐,你想过没有,如果他真的那么爱你,到时候,怎么接受得了啊?”

梨容或者,就是因为此,要斩断她和朗昆之间的一切联系。她也许,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就决意要舍弃他,冷淡他,疏离他,为的,只是她和亲的那一天,他不至于,太过痛苦和自责。

佩兰紧紧地握住了拳头,一直走到拐角墙根,这才停下,将满腹的绝望和心痛强压下来,和着噗噗的泪水,尽情地流淌。

我可怜的小姐,这世道,太不公平了!

你说吧,告诉他,求求你了,把一切都告诉他啊——

“佩兰。”她忽然,听见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别过头一看,竟是公主稚娟。

“你为什么要哭?”稚娟问得轻柔,话里却隐含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她的脸上,也显出些不同于平常的成熟来。她认真的时候,和随意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象个真正的公主。

佩兰慌忙低下头去,不敢回答。

“也许我可以帮你呢。”稚娟并没有放弃,两只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佩兰,她想告诉佩兰,她可以帮佩兰,也可以帮梨容,但她不能将话点穿,毕竟,她还不知道这一切的其中缘由,不知道自己能力所及能否做到,她更不能告诉佩兰,刚才,自己在窗后,都偷看到了什么。

佩兰依旧不响。

稚娟想了想,没有再强求,又轻声地问道:“在此之前,你们是认识我六哥的,对不?”

佩兰一惊,更是不敢做声了。她不知道,公主是从何得知的,更害怕,公主从自己的嘴里掏出些什么,会对小姐不利。情急之下,她下定了主意,咬紧牙关,抵死也不说话。

稚娟望着她好一阵子,佩兰就是不言语。僵持了一阵,稚娟忍不住“扑哧”一笑,说:“行了,我不逼你,你说不说,都没有关系。”她抿嘴一乐,答案,我可以自己找,已经都差不多了。

佩兰瑟缩着,一直不动,只到脖子梗得发酸,才偷偷地抬起眼皮一看,哪里还有公主的影子,稚娟,早走了。

稚娟慢悠慢悠地回了房,见了宫女,劈头就问:“拿来了吗?”

宫女说:“拿来了。”

稚娟满意地点点头,指指屋子正中央的圆桌,说:“摆上。”

宫女看着稚娟身边的案几,小声嘀咕道:“不放这里么?那里不方便啊。”

“有什么不方便?!”稚娟意味深长地说:“放在那里又不是吃的,是给人看的。”

宫女面面相觑,给谁看啊?

稚娟也不多说,等水灵灵的蜜桃按照要求摆上了桌,她才悠悠一笑。

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看的——

眼见着佩兰放下托盘,就要出去,梨容有些急了,抬起手,张嘴就要叫她,却看见佩兰头一低,更是加快了步子,飞也似地走了,她一声呼唤梗在喉咙,半天都没有叫出声来。

其实她心里比谁都清楚,佩兰,是故意要走的,故意把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留给自己。佩兰是希望,她把一切都告诉朗昆,让他想办法。

他也许,会有办法,可她,却不能这样自私,她不能拿他的前程冒险,哪怕是,一点点,都不允许。

她本来,是想好好好地珍惜这最后与他相处的时光,以作为大漠之外,心中唯一的温馨。可是,就在刚才,佩兰的话,提醒了她。

“小姐,你想过没有,如果他真的那么爱你,到时候,怎么接受得了啊?”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他怎么接受。是的,情到深处,生别离便是残酷,她可以怀着温馨的回忆走了,去温暖寒夜里清魂,那独剩下他,该如何接受?想到这里,她不禁心如刀绞。大漠之外,芳草离离,可是,他,却只能一个人在深秋中萧索。

天啊,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她到底要选择什么样的方式离开他,才能减少他的痛苦?是让他在思念中憔悴,还是让他在遗憾中心碎,或者,是在漠然中把一切忘却?

她缓缓地闭上眼睛,双瞳合上的一刻,她已经有了决定。还是,用最后一种方式吧,惟有忘却,他才能抛却所有的过往,获得真正的新生。她不在乎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她不要他刻骨铭心,只要他曾经深爱;她不需要生生世世,只要相爱的眼,对视一瞬!

因为时间太长,痛苦越深,她宁可自己承担所有的痛苦,也不愿意让他来分担一点点。她太爱他,太在乎他,太心疼他,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选择背负所有,也不要牵连他。

所以,她要避开他,远离他,冷落他,直到他对她的兴趣消退,对她的爱火熄灭,对她的去留无所谓。那么,她的目的就达到了,因为,到那时,她去和亲,对他,就不会再是什么致命的打击。即便,从此以后,等待她的,只有无边的黑暗,痛苦的深渊和万劫不复的地狱,她也,义无返顾!

只因为,自己的心痛,她有足够的坚强承担,而他的心痛,她却承受不起。

此时此刻,她在心里默默地流着泪,脸上,却强撑着平静。她只能转身,以背影相对朗昆。她不敢看他,因为她知道,哪怕只一眼,她所有的防线就会全线崩溃。不看他,才能狠下心,将他抛却。

“给我一个理由。”朗昆的声音,低沉。

梨容深吸一口气,冷冷地说:“请殿下离开,民女要休息了。”

“殿下?”朗昆不屑道:“你既然知道我是殿下,怎么如此不礼貌?!”

“小姑独处,请殿下避嫌。”梨容望着窗外,瞪着眼睛一眨也不敢眨,只怕眼泪在须臾之间,一滑而下。

话音未落,手臂忽一下被拉起,人被一股大力旋过去,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没入他的怀中,唇上火热,是他的吻,不由分说地印上来,她无从抵抗,顷刻之间就被溶化。

他无声而霸道地开启她的牙关,缠绵眷泽地探入她的嘴里,热烈得令人窒息。她想抗拒,却毫无气力。

眼泪,悲哀无助地滑落——

我不该如此贪婪,不该向生命索取无尽的狂欢;我不该如此眷念,不该因为最终的别离而放纵;我不该如此懦弱,不该因为渴望而屈服,放弃残留的理智。可是,要我面对他,竖起抵御的面孔,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啊。就当这是最后一次好不好,真正的最后一次,只要过了此刻,下次,下次,我一定硬起心肠,驱逐于他,可是,今天,这一次,就算了吧,算了吧——

两相矛盾的想法苦苦挣扎,梨容欲罢不能,理智提醒她,必须狠下心来,而感情却催促着她,要把握这最后的温情。

老天,你给我力量吧,让我推开他,赶走他!

老天,再等一等吧,最后一次,最后一下,让我再重温片刻,再享受一下,再沉醉一次……

她割舍不下,他怀里的温暖;她贪恋,他温润的唇;她放不下,对他的爱,那样深的爱啊——

他一言不发,只埋着头,闭上眼,用全部的思维,投入所有的爱意,专心致志地吻着她,她没有挣扎,只是显得有些僵硬,慢慢的,身子软下来,完全偎依在他怀中。他似乎,听见有一声幽怨的叹息,从她的心底发出,隐约在他耳边飘过。

他没有去想,没有时间去考虑,此刻,除了她,他心里再也没有其他可以占据。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轻轻地放开她,默默地望着她。

她脸上泪痕未干,睫毛上,还悬着水珠,失神地看着他。

他依旧是平静漠然的神态,眼帘低垂,忽一下抬起,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手,已经同时伸出,直指她发上的玉梨簪。

她促及不防,下意识地抬手去阻拦,眨眼间,簪子已到他的手中,她一急,伸手去夺,一抓住,便不肯撒手。

他其实并不想怎么样,手里取了簪子,眼睛,却一直都盯着她。见她来抢,反是更加不急,只暗暗地加了力气,将簪子往自己跟前拖。

她愈发急了,使了力,紧紧握住,脸都逼出些潮红来。

他猛地一抽,扬手一甩——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关系皇后媛贞被奚落 隐语朗泽稚娟悟深机(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