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41章: 关系皇后媛贞被奚落 隐语朗泽稚娟悟深机(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41章 关系皇后媛贞被奚落 隐语朗泽稚娟悟深机(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媛贞出了屋子,身边的丫环紧走几步,追上去问:“小姐,你哪里不舒服?”

“哪里都不舒服。”媛贞说。

啊?丫环吃惊地望过来。

媛贞淡淡地说:“那地方,真让人憋屈,出来好受多了。”

丫环这才小声嘀咕道:“公主讲的那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亏得她了,还笑那么开心。”

“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笑话。”媛贞说:“她笑,是因为对她来说,确实好笑。”

丫环又听不懂了。

媛贞默默地叹了口气,她不能告诉丫环,公主的笑话,分明就是指桑骂槐,谁让她充当了皇后的传声筒,尽管她也不情愿。而公主之所以笑,不是因为笑话本身,而是因为不软不硬地挫伤了她,因此而得意非凡。

她的处境,真是尴尬。

媛贞苦闷地走出了后院,却停住了脚步。

丫环小声问:“小姐,我们去哪里?”

“回去吧,回家去。”媛贞低声说。

丫环轻声地提醒一句:“不去宫里么?皇后娘娘……”

“该去的时候我自然会去的,今天,就先回去吧。”媛贞直愣愣地说,有些不高兴了。

媛贞的马车刚刚拐上岔道,从另一个方向,就疾弛而来几匹快马,直奔归真寺而去。那当头的,正是朗泽。

“稚娟!”朗泽风一般卷进屋子,稚娟正吃完了桃,在洗脸洗手,见朗泽进来,淡淡地问道:“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来看你啊。”朗泽说。

“那就谢谢二哥了。”稚娟嘴里说着,心里却想,看我?你当我是白痴啊。

朗泽环顾四周,装作随意地问:“怎么没看见你的女伴呢?”

这说曹操,曹操就到,也来得太快了点吧。稚娟的手还放在铜盆里,嘴边已经忍不住泛起了冷笑。原来如此,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她有些不舒服,休息去了。”本来是想说梨容病了,话到嘴边,稚娟就变了说辞。二哥既然是冲梨容来的,自己可不能给他创造什么由头,那里,还有个六哥呢。容姐姐,不管从哪个方面说,都跟六哥更配的,况且,稚娟喜欢的,也是六哥,人嘛,总是会有些私心的。

“那,”朗泽听了这话,眼珠子一转,正中下怀,笑着说:“去看看吧。”

“看什么呀,”稚娟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人家已经休息了,这时候去,多不方便啊。”

朗泽哑了,支吾道:“不方便啊……”

“哎呀,来日方长嘛,你也不急这一天两天的。”稚娟假意安慰道,然后忽一下转移开话题:“你怎么会到寺里来的?”

“我,我,”朗泽灵机一动:“母后差我办点事,我想既然出来了,就来看看你吧。”

稚娟心里哼一声,也不点穿,只说:“是皇后娘娘专程派你来看着我吧。”

“你又误会了不是?!”朗泽说:“别对母后有什么成见,这次,她可真是为了你好。”

“那倒是,总归是出了宫,可以呼吸一下自由的新鲜空气,”稚娟说:“真得谢谢母后,有这个心呢。”心里又忍不住嘀咕一句,谁知道她安的什么心。

“你可不能单单只为这个谢母后啊。”朗泽深有意味地说。

稚娟瞪圆了眼睛,笑道:“还有什么好事要谢谢她呢?”心里已经开始打鼓,天老爷,该不是还有什么别的、所谓的“好事”吧?!

朗泽细眯起眼,问:“你对这个女伴,感觉如何啊?”

稚娟张嘴欲说,偏要逗他,说:“就不告诉你!”

“为什么?”朗泽认真起来。

“谁叫你平日里总是欺负我!”稚娟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朗泽摸了摸下巴,思索道:“平时我欺负过你不假,可是这次要不是我,你也别想出来放风,这么说来,你还是欠我一个人情,所以,你必须无条件地告诉我。”他强调道:“梨容的事。”

梨容的事?!稚娟一怔。朗泽,是认识梨容的,早就认识。他唤的是梨容两个字,而不是似乎是熟识,而且,还有几分亲昵在里面。

她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眼前又浮现出梨容对朗昆冷冷相对的样子,心里又开始有了疑问。难道,梨容对六哥的态度,是因为朗泽?!难道,梨容心里真正爱着的,是朗泽?!她左思右想,就是觉得不对。虽然对梨容的了解并不深,但她敢肯定,依梨容洁身自爱的秉性,是绝不会爱上放荡不羁的朗泽的。

可是,什么事都不是绝对的。中规中矩的小姐因为图新鲜而爱上吊儿啷当的浪子,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啊——

二哥和六哥都爱上了梨容,可是,梨容爱的,究竟是谁呢?

稚娟想着想着入了神,直到朗泽撒开手指在她眼前晃了好几下,才回过神来。

“想什么呢?”朗泽不满地说:“我问你正事呢,你却开小差。”

“我不正在想怎么回答你么,”稚娟也不满地回答:“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那现在想好了,可以说了?”朗泽正了正身子。

稚娟马上接口道:“不错,我觉得她挺好的。”

朗泽盯了她好一会儿,才不确定地问:“没了?就这一句?”

恩,稚娟装傻。

朗泽似乎有些失望,喃喃道:“只是不错?你觉得她挺好?!”

“不然还咋的?!”稚娟反问一句,又冷不丁补上一句:“你们咋都这么关心她?”

“你们?!”朗泽猛地一惊,紧张地问:“还有谁问起过她?”

“皇后娘娘派了媛贞来问过。”稚娟老实地回答,却将六哥对梨容的关心隐去了。

哦,那倒是正常的。朗泽心里寻思着,看样子,母后并没有骗我,她的确,是采取了行动。这样一来,朗泽倒是放心了。但他,还是不放心地问:“除了母后,还有别人问起过她么?”

他的话里,是有所指的。稚娟哪里会不明白,她马上就意识到,朗泽顾忌的是朗昆,那么说,朗泽是知道朗昆也喜欢梨容了,那,朗昆知道朗泽喜欢梨容么?

稚娟心里虽然想法挺多,但面上,依旧是一副憨傻的样子,无辜地摇摇头。

“真的再没有别人了?”朗泽再追问一句。

“没有了。”稚娟两手一摊,看着他。

朗泽嘻嘻一笑,显得放心了。

“你老是这样问梨容干什么?”稚娟忽然说:“你要是不告诉我,以后就休想从我嘴里掏出一点点情报来。”

朗泽沉吟了许久,才慢悠悠地说:“我可以告诉你,但,作为交换,你要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还有,必须保密。”

稚娟忙不迭地点头。

朗泽想了想,又问:“你,喜欢梨容么?”

如果喜欢,会怎么样?不喜欢,又会怎么样?稚娟无法猜测出朗泽的意思,因此,她没有回答,只瞪了眼睛,望着朗泽。她想,这应该只是他的引语而已,回答与否都不重要。

果然,朗泽见她久久不答,终于,还是自己开口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朗泽说得很慢很慢:“她做你皇嫂,如何?”

“那当然是好!”稚娟高兴地拍手,心里却凉了半截,皇嫂?做二皇嫂么?为什么不是六皇嫂?!

朗泽不置可否地一笑,愉悦道:“她和媛贞,谁更好一些?”

“那怎么比啊,”稚娟说:“媛贞可是钦定的正妃,梨容再好,也没法比啊。”

“那可不一定,”朗泽笑得意味深长:“任何事,皆有可能。”

稚娟笑道:“管他了,反正又不关我的事,来来来,吃桃!”

朗泽又问了一些关于梨容的事情,就离开了。

一路回宫,他是前所未有的意气风发,母后的安排是让他满意的,欲速则不达,他愿意付出多一点的时间来等待,直到美人入怀,直到江山在握。既然母后说到做到,他也不能,让母后给看扁了,接下来,他的计划,也要逐步推进。

不管是梨容,还是江山,他都要得到,他要证明给世人看,他绝不会输给朗昆!

稚娟坐在房里,她一直在想朗泽的话。

她终于明白,朗泽为什么要说“可是这次要不是我,你也别想出来放风”,是的,一定是朗泽要皇后这么做的,明里是公主祈福,实际上是考察和调教梨容。而皇后的安排,也恰好印证了这一点,不但派了皇后自己身边的老嬷嬷,还叫媛贞来打探消息。看来,皇后对梨容,也是相当重视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汲远现身只为取玉簪 稚娟偷窥难晓前世因(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