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44章: 朱笔一批仙子定宿命 危机乍现皇子起忧心(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44章 朱笔一批仙子定宿命 危机乍现皇子起忧心(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见桃花仙子不作声了,马上便怀疑其中另有隐情,王母是何等精明的人,顺势逼问下去:“到底是谁?!你定然是知道的!”

桃花仙子的头勾得更低了,但她仍坚持着,不吭声。

“我罚她也不冤啊,”终于抓到了破绽,在观音面前驳回了面子,王母忽然一下就轻松了起来,嘴里却依旧步步紧逼:“你老实交待,我不追究。”

不追究?怎么可能?

桃花仙子铁下了心,横竖就是不开口。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王母的耐心终于消失殆尽,她瞥了观音一眼,冷冷地说:“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任何人,都休得求情!”

桃花仙子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听天由命吧,也绝不能出卖朋友。

短暂的沉默之后,王母的话,似霹雳般在头顶炸响:“来呀,将桃花仙子贬下凡间!”

桃花仙子被天兵挟走,她自始自终,都没有说一个字,也没有反抗一下。

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有两位仙子遭贬,掌管百花园的百花仙子心里实在是难过万分,却不敢表露出来,但该问的还是要问,百花仙子跪下,战战兢兢地请示:“王母娘娘,桃花仙子的宿命该如何安排?请娘娘做主。”

王母还未开腔,观音菩萨先说话了:“她犯的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贬下凡间已算罚过了,还是给个好出生吧。”

王母虽然不情愿,但观音开了口,还是得给面子。她当然知道观音是有心替桃花仙子开脱,但桃花仙子无视她的威严,她是绝无理由轻饶的,想了想,王母说:“既然观音菩萨许她一个好出生,那我也给菩萨一个薄面,但桃花仙子目无尊长,胆敢知情不报,还是要好好吃些苦头才是。”

她一招手:“拿笔来——”

侍女呈上笔,王母接了,在生死簿上一阵龙飞凤舞,这才满意地点头道:“就这样吧。”

百花仙子接过生死簿,偷偷地瞟上一眼,脸色忽然变得苍白,眼里一下便蓄满了泪……

天已大亮,尚德宫里,朗昆一夜未眠。

付敏是他的心腹,昨夜他披星戴月送来的,对朗昆来说,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让梨容去归真寺,是皇后的主意,并且,经过了皇上的首肯。

皇后为什么要这样做?朗昆端的太费思量。

刚才又有人来报,昨日自己走后,朗泽就去了归真寺。他去,自然不是去看稚娟,为的,还是梨容。

皇后是见过梨容的,朗昆联想到上次梨容进宫为皇后弹琴的事,不禁有些心惊。皇后总不会没有来由地召见一个大臣的女儿,她为什么要见梨容?思来想去,总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或者,是应谁的要求。

答案倒是不难猜出,要么是朗泽要求,要么是听说朗泽喜欢梨容。

可是,怪就怪在——

“漂亮固然是让人震惊,不过,更让奴才震惊的,是她,实在是长得太像,太像……”赵公公的话又一次响起在朗昆耳边。

“真的是太像了,不论是容貌,还是身形,不论是气质,还是韵味,还有那看人时候的眼神,回头的侧影,都是一模一样,一模一样!天啊,像极了,像极了,只是,那谢小姐,略微显得冷傲清高了点,而您母亲,相对温婉和忧郁一些啊……”

朗昆的脸色愈发地阴沉。

依梨容的长相,断然是不讨皇后喜欢的。后宫之中,皇后最恨的,最怕的,最无可奈何的,就是这样的一张脸。

所以说,见过了人之后,不论朗泽怎么喜欢,皇后都不会接纳梨容的。

至于朗泽所说的“正妃是我尽所能,能够给予梨容的,如果梨容不愿做侧妃,而正妃我又没有能力给她,那我,绝不再跟你争。”朗昆嗤之以鼻,刘家的亲事已经定了,媛贞是皇后的亲侄女,大红婚书是圣旨所下,岂能随意更改?!

可是,朗泽诡异,并非真丈夫。他如果先以盟约安下自己,实际上行的却是要将梨容纳为侧妃的事,那就真叫朗昆难防了。

朗泽一旦下了决心,较起真来,皇后必然要让步,这样的结果就可能是,皇后接纳梨容这张让自己切齿的脸,而朗泽,必然也要拿出些什么做为交换。这个交换的条件,不管是收心也好,涉政也好,总之,都是为了立储之争。

两母子都不是省油的灯。朗昆默默地冷笑一声,再一次陷入沉思。

最坏的结果,应该是梨容被钦点为朗泽的侧妃,而将梨容派往归真寺,会是皇后的主意,那就一点也不奇怪了,同样的,派老嬷嬷去教习宫中规矩,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一切,不都是为朗泽这个“未来的太子”做打理么?!

朗昆揶揄地一笑,旋即又紧皱起眉头。

怪就怪在,皇后过于积极的态度。要皇后真心喜欢梨容,这是怎么都不可能的事,如果是这样,皇后就不是皇后了!所以,这一次,皇后是被逼让步,但她的态度,怎么会如此积极?太出人意料,也太不合乎情理。

怪就怪在,时间的安排。照理说,皇子娶亲,应该是与正妃完婚之后,再提侧妃的事,因此说,应该是在朗泽娶了媛贞之后,再送梨容来归真寺,再专门派人教习,为时不晚,也与礼制相合。所以说,在朗泽大婚之前,针对梨容的这一系列安排,显得太迫不及待,太突兀了。

怪就怪在,圣旨下得过与郑重其事。公主祈福,可以下圣旨,但在圣旨中指明女伴,这可是头一遭,按理,根本不需圣旨,皇后的一道懿旨就行了。一个女伴而已,皇上是不是管得太宽了,还是,别有用意?!

难道说,真是要让梨容取代媛贞?!去做朗泽的正妃?!

不,绝不可能。

这是皇后的底线,她再怎么任由朗择胡闹,也不会在这上面让步。因为,这关系到她将来对整个朝纲的掌控,这一步退了,便是满盘皆输。就算皇后肯跟朗泽沆瀣一气,父皇也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皇子定亲,向来规正,无由退婚,亘古未闻。

朗昆紧紧地抿住了嘴角。

如果梨容给朗泽做正妃,倒是可以解释时间的安排和圣旨的郑重,但正妃也好,侧妃也罢,无论如何是解释不了皇后的态度的,难道,这里面,还有别的文章?不能把皇后想得太简单了,朗昆苦苦地思索着,究竟有些什么线索,是我忽略了的,是我没有找出来的?!

朗昆的脑海里各种想法飞速旋转,他的手指敲打着桌面,也越来越快。

让梨容做正妃不成,为了得到她,朗泽要做小人,背信弃义,强娶梨容为侧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我是不是要采取行动,在朗泽下手之前,告诉父皇我喜欢梨容?朗昆犹豫了很久,还是作罢。时机,太不恰当,大敌当前,不思如何退兵,反纠缠于儿女情事,这岂不是更添父皇心堵,把自己和梨容的亲事往枪口上撞,只怕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朗昆幽幽地叹了口气,心情更加沉重。

他的眼前,又浮现起梨容哭泣的样子,心里,微微疼痛。

所有的这些,最让人奇怪的,是梨容的态度。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到底知道了什么?却不肯说,宁愿一个人默默承受?如果是要嫁给朗泽,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呢,她应该相信,我是可以想办法改变的啊——

朗昆所有的答案,都寄希望于三天后,付敏能给他带来的线索。在此之前,他也只能按兵不动。

“来呀,牵马!”朗昆决定抛开一切烦恼,先去归真寺,他挂念着梨容,不知她身体恢复了些没有。

快马加鞭,才到宫门,就碰上朗泽。

“二皇兄。”朗昆打个招呼。

“你这是去哪啊?”朗泽坐在马上,笑吟吟地问。

朗昆望着朗泽,说:“归真寺。”

朗泽又笑:“怎么不问问我去哪呢?”

“你,去哪呢?”朗昆漠然道。

朗泽嘻嘻地笑:“咱哥俩目的相同啊——”

他也去归真寺?朗昆眉头一挑,有些意外。

“怎么,你去得,我去不得?”朗泽软软地将上一军:“我可比六弟更有理由去啊。”

朗昆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朗泽仿佛挑衅般,故意道:“我去看我的皇妃,你呢?”

他的皇妃?梨容?!

哼,一切都还没定数呢!

朗昆冷冷地撇了撇嘴,不想理会他。

朗泽却不想见好就收,他讥讽道:“六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喜欢就说出来呗,还要故作姿态,难道你就率性一点,非得把自己玩得那么深沉。”

朗昆有些不悦,但他隐忍着,没有发作,只一挥鞭子,抽马就走。

朗泽偏要趁胜追击,赶上前去,笑着大声说:“嘿,别生气,咱兄弟有言在先的,哥哥我绝不含糊!”

朗昆一愣,忍不住回头望朗泽一眼,寻思着,他,到底是什么意思?真的,还是假的?难道,他真的已经在准备要娶梨容为正妃了?

他忽然灵机一动,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猛一下策住马,回过身来。

朗泽一惊,勒住马:“努!吓我一跳!”

“你还记得盟约吗?”朗昆直通通地问。

“当然!”朗泽高声回应。

朗昆狡黠地一笑:“若无正妃名份你可得放手。”

朗泽颇有深意地笑:“放心,六弟,君子爱才,取之有道。”

“二哥好象已经成竹在胸了呵。”朗昆面上微笑,心里已经联想开了,只等朗泽的答复便可猜中一二。

“不到最后不能定论,”朗泽抿嘴,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你就等着瞧吧,只怕到时候还是要你拱手相让,六弟可得守信啊。”

“你守信我自然不会违约。”朗昆的回答滴水不漏。

“那好,咱兄弟就行动吧!”朗泽一挥手:“走啦!”他的心里已经在暗笑,看样子,朗昆已经急了,呵呵,急有什么用,现在他不能去跟父皇提及,而我,还有个母后在撑腰呢,美人另投,如何怪得了我?怪只怪,命里没有——

朗昆默默地一甩鞭子,迎风而奔,思想,也开始狂奔。没错,朗泽已经在行动了,这一切,都是他的安排,他仿佛,已经胜券在握,可是,他究竟是如何说动皇后的呢?甚至,还让皇后采取了如此积极的态度,他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想到这里,朗昆的心猛地往下一沉,二哥给人的印象,历来都是嬉皮,可是他一旦认起真来,还真有几分能耐。看来,自己是小觑了他,从前过于掉以轻心了,今后,他或者,就是自己前进路上最大的障碍。

意识到这一点,朗昆忽然就感觉胸口沉甸甸的,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也许,真的就会失去梨容,真的,就会失去江山社稷。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朱笔一批仙子定宿命 危机乍现皇子起忧心(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