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45章: 朱笔一批仙子定宿命 危机乍现皇子起忧心(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45章 朱笔一批仙子定宿命 危机乍现皇子起忧心(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色,突然一下变得灰暗,乌云翻滚着压下来,直逼得人象要窒息,压抑而沉闷的雷声过后,一道闪电划破长空,雨,倾盆而下。

去往归真寺的路上,朗昆和朗泽只得退到一间小茅亭内避雨。

雨,始终不见停。

朗泽面带微笑,注视着雨幕,脑袋微微摇晃,不知是在吟诗还是在想什么得意之事。

朗昆依旧是一贯不苟言笑的样子,默默地望着远方,眼睛一眨不眨。忽然,他说:“二哥,我先走一步。”腾身上马,便冲入了雨中。

“喂——”

朗泽没能叫住他,一跺脚,也上了马。我岂能,甘为你后?!

梨容正在房里看书,忽然,门被轻轻地推开。

她听见佩兰小声地招呼了一声:“刘小姐好。”遂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微笑的女子,杏眼,鹅蛋脸,穿着一身艳丽的彩缎,有些不好意思地站在门口,问:“我可以进来坐坐么?”

这位小姐,好面熟啊,刘小姐?!

梨容猛地一下想起来,是了,这就是刘茨平大人和刘厚木公子的妹妹刘媛贞,镇南大将军的小女儿,二皇子朗泽未过门的皇妃,也是当今皇后的亲侄女。正是因为这个关系,稚娟很不喜欢她,昨天还在自己面前说,她是皇后派来的探子,叮嘱自己一定要小心。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梨容,却并不讨厌这个刘小姐,她看上去,其实还是一个很单纯的人,皇后交办的差使,即使她不想干也是没有办法拒绝的。

梨容有些同情她,也并不想与她为难,便微笑着点头道:“请进来吧。”

媛贞有些喜出望外,刚才在门口,她还忐忑地想,自己会不会,在这里也碰个跟公主房里一样的软钉子?!昨天被公主奚落一番,她心情灰暗到了极点,为了皇后的交代,又不得不来,在院门口徘徊一阵,还是不敢去招惹公主,只好到梨容这里来试试运气了。

“你会说话的呀——”媛贞笑着凑近来,一张口,又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慌忙吐吐舌头。

“怎么你认为我是哑巴吗?”梨容俏皮地问。

媛贞红了脸,点点头,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一直都以为你是,”她说:“你不会生气吧?”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梨容看见她的样子,觉得她太过小心翼翼了,于是开玩笑道:“你可不象镇南大将军的女儿啊。”

“啊?”媛贞没有明白过来。

梨容笑着说:“我一直以为,将军的女儿,多少是应该有些英气的,你是不是,太拘谨了?!”

唉,媛贞耸耸肩:“还不是昨天……”还不是昨天在公主那里闹的,她想说,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梨容已经明白了,赶紧说:“别站着,坐啊。”把话一下岔开,化解了她的尴尬。

媛贞坐下,仔细地看了看梨容,忽然说:“你真的是越看越漂亮呢,怪不得……”她忽又一下,把到了嘴边的话死死地咽了回去。怪不得,我那个眼光奇高的三哥,会一眼看中你,他要是知道,你不是哑巴——

媛贞忍不住乐起来。

“你笑什么呢?”梨容问。

媛贞把头一低,不说话了。

梨容也不问了,只说:“今天这么大的雨,怎么也到寺里来了?”

“还不是皇后娘娘叫我来看看,”媛贞闷闷不乐地说:“其实我心里知道,我也不是非得要来讨你们的嫌——”

“挺可爱的姑娘,怎么会讨嫌呢?”梨容宽和地说。

“你真的这么看么?”媛贞怀疑自己听错了。

梨容点点头,说:“公主心情不好,皇后娘娘想知道什么你就来问我好了,我不会让你难做的。”

“其实公主不是心情不好,她是不喜欢皇后,所以也讨厌我。”媛贞沮丧地说。

梨容制止道:“这些话可不能随便说的,别往心里去。”

“她们都不喜欢我,还不是因为我是皇后的侄女。”媛贞有些伤心。

梨容明白她嘴里的“她们”,指的是那些公主们,于是安慰媛贞道:“你做自己的事,对得起良心就行,何苦要因为别人的喜好而耿耿于怀呢。”

“你真好。”媛贞忍不住感叹道。

梨容笑笑:“既然来了,就多坐会儿,等下一块吃午饭啊。”

“好!”媛贞满口答应,旋即又担心地问:“那公主?”

“她还没起身呢,可能夜里睡得迟,”梨容说:“中饭她也许在自己房里吃,我们就不打扰她了。”

媛贞一听,舒了口气,象想起什么,问:“你多大了?”

“十六,满了三个月了。”梨容回答。

“哦,比我大,”媛贞说:“我叫你容姐姐吧,我要是早些认识你就好了!”

梨容说:“你早就认识我了呀。”

媛贞一愣,想起上次在归真寺摘梨花的事,不由得又吐吐舌头:“那次啊,我觉得,当时你好吓人的……”

“我只是,可惜了那些花,让它们呆在属于自己的地方多好啊。”梨容解释道。

媛贞点点头:“以后我不摘花了。”

梨容闻言,会心地朝媛贞绽开一个嫣然的微笑。那一笑的媚然,美得摄人心魄,媛贞看得有些呆了,天下之大,竟然还有这样的女子,严肃的时候端庄威严,平和的时候温柔可亲,微笑的时候,却是千娇百媚,眼波流转间,已经牢牢地将你俘获。

我只是个女子,都怦然心动,如若换了男儿,那还不神魂颠倒?!

媛贞心里忽然就冒出了个想法,她,要是做我的嫂嫂,多好啊,配上我的三哥,那该有多好啊——

“容姐姐,你定亲了没有?”媛贞犹豫了一会,鼓起勇气问。

梨容微笑着摇摇头。

媛贞一阵窃喜,美滋滋地想,这可好了,说不定,还真能成呢!

“你笑什么呢?”梨容偏过头,好奇地问。

媛贞忽一下红了脸,支吾道:“没,没什么。”转眼看到桌上,发现梨容看的书,有些特别,当下觉得好奇,顺手就拿过来翻了翻,结果通篇都是符号一样的东西,根本就看不懂,不由得奇怪地问:“这都是些什么呀?”

梨容轻轻地接过书,低声道:“这是蒙文。”

“这么复杂的东西你居然看得懂?”媛贞惊乎一声。

“我也是刚起步,这是简单的,”梨容翻过一页,指给媛贞看:“喏,这边有字意对照的。”

“蒙文?!好好的,为什么要学蒙文?”媛贞不屑道:“容姐姐,难道你很闲吗?”

梨容愣愣地望了她一眼,心中不由得泛起无尽的苦涩和忧伤,但,她只是微微地笑了笑,一语双关道:“或许,将来有用得着的时候呢。”

“用得着什么?!”一个高声插进来:“啊哈!有好东西瞒着我?!”话音未落,稚娟已经进来了。

梨容和媛贞还来不及答话,稚娟又开口了,这一次是对梨容说:“我还以为你没有起床呢,怕打扰你,所以到外面转了一圈回来,谁知你们背着我,聊得火热,倒是把我给忘记了。”

她说这话,本是随口,然而对媛贞淡淡地瞟一眼,却叫媛贞浑身一刺,似乎在话里听出了别的意味来,她揣摩着,是不是因为没有先到公主那里请安惹恼了公主?

“对不起,媛贞不才,是应该先去给公主请安的。”媛贞讪讪地起身,行了个礼。

稚娟看着媛贞蹲下去,就是不松口让她平身,只望着她勾着的头抿嘴偷笑,冲梨容眨眨眼,示意梨容看媛贞出丑。

梨容对稚娟摇摇头,要她不要这样。稚娟撅一撅嘴,不肯作罢。

媛贞保持着半蹲的姿势好一会儿,还没有听见稚娟发话,她不敢起身,但已经坚持不住,开始左右摇晃起来。

梨容见状,连忙扶住她,拖住,说:“公主赐你平身呢。”

媛贞不确定地望了稚娟一眼,稚娟故意一板正经地望着别处,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媛贞想了想,还是不敢起身。

梨容只好谎言:“公主刚才挥手赐坐了,只是你没看见而已。”

稚娟这才作罢,从喉咙里恩一声出来。

媛贞这才立直身子,依旧不敢造次,眼巴巴地望着稚娟,等着她进一步发话。

“公主……”梨容使个眼色给稚娟,希望她见好就收。

稚娟当作没看见,只探头四下张望道:“公主?这里哪来的公主?!”

媛贞脸色一变,以为稚娟又要作弄她,担心地看梨容一眼,意即是求援。梨容却悠然一笑,拉起媛贞,轻声说:“她的意思是,到了这里就没有尊卑的身份区别,大家做平等的朋友,她就是这样的,明明是想表达一种好的想法,偏偏要用另一种方式说出来,故弄玄虚,好叫人家一顿乱猜。”

“哎呀,你既然知道,就成全我吧,再吓她一吓,”稚娟说:“最后再让我自己来解开,不行么?”

“好,吓死人不偿命。”梨容两手一摊:“反正你是公主。”

“我再说一遍,这里没有公主。”稚娟严正道:“再说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不错,境界挺高的。”梨容点头,嘉许。

稚娟猛一下醒悟过来:“嘿,轮到你来表扬我?你谁呀?没大没小的!”

“我比你大呀,为什么不行?!”梨容鼓起腮帮子:“你不是口口声声叫我容姐姐?!”

稚娟一下子哑然。

媛贞却嘻嘻地笑了起来,拍手道:“痛快!痛快!”

稚娟翻一个白眼,气哼哼地说:“不帮我?哼!”

“你们两个都是妹妹,我两个都帮,”梨容把稚娟拖到媛贞跟前,说:“媛贞老实,你可不能总欺负她,将来,她还是你皇嫂呢——”

“握个手,当什么事都没有。”梨容伸出双手,媛贞也伸出上手搭上来,稚娟迟疑了一下,望望梨容,又看看媛贞,还是把双手搭了上去。

三个人,六个手,握在了一起。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话语暗指托别后之事 雨景相同忆仙境琼莱(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