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5章: 指名梨花和尚化奇缘 十年之约天机道因果(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5章 指名梨花和尚化奇缘 十年之约天机道因果(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颜的大眼睛忽闪了一下,注视着长长的回廊,陷入回忆中——

梨容十岁那年,谢夫人带着她去归真寺上香,白颜也跟着去了。

上完香,谢夫人问寺里的执事弟子:“大师,请问正言方丈在吗,信女是谢府的,早些天就修书给方丈,约好了今天请他为小女的玉佛开光的。”

“方丈一早吩咐过了,请夫人跟我来。”弟子在前面带路,将她们领到后院槐园。

一棵粗壮的大槐树下,正言方丈正同一个和尚在下围棋,看见谢夫人进来,连忙起身:“夫人来了,请稍坐片刻,喝杯香茶,待老衲下完这局,再知会与您。”

“无妨,无妨。”谢夫人笑笑,在旁边石凳上坐下。

梨容在母亲身边站了一会,很是无趣,看方丈俩人酣战,好奇心起,便挪了过去,探头去看双方对弈。见到方丈一子落下,棋局已定胜负,忍不住高叫起来:“好棋!”

“梨容!”谢夫人制止道:“观棋不语真君子,你忘记了吗?”

梨容望着方丈轻轻一笑,眼睛眨巴几下,不好意思起来,方丈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说:“没有关系,已经下完了。”

这时,方丈对面的布衣和尚这才抬起头来,认真地看了梨容一眼,悠然一笑道:“十载春秋,梨容依旧,你,还记得故人么?”

梨容睁大了眼睛,不解地望着他。

谢夫人这时才望着和尚高叫一声:“恩人,是你啊——”

当场拜倒在地。

十多年前,谢夫人久婚未孕,遍访名医,更是每隔七天,必上归真寺朝香,次次许愿,捐功德修庙宇,只为求得子嗣,却始终无果。几年下来,不觉对此已经心灰意冷。

这天,谢夫人又到归真寺上香,求了一签,签书上云:

天仙遥望皎银河,所付心事奈何年;若如汲水近且远,神僧送子到门庭。

解签的弟子连声恭喜:“上上签呐,夫人,心愿可了了。”

她喜出望外,激动地问:“佛祖可有明示,是什么时候啊?”

弟子看了半天,搔搔光头,不好意思地说:“小僧道行太浅,领会不出来。”

谢夫人有些扫兴,旋即又开心地想,不管怎么样,佛祖都会赐我一个孩子的,早晚又有什么关系,顺其自然好了。她小心地收好签文,想了想,忽然决定还是去禅房找正言方丈问问详细。

“方丈,谢夫人求见。”弟子禀告。

正言方丈起身道:“有请。”

谢夫人娘家姓贾,父亲是当朝贾太尉,因为慧眼识英才,看中了出身贫寒却才华出众的探花郎谢端定,便将女儿许配给了他。贾老夫人笃信佛教,也深深地影响了女儿谢夫人,未出阁时谢夫人就常常随母亲来寺里小住,吃斋理佛,出嫁后来得也十分的勤,所以正言方丈对她很是熟悉。

“夫人,找老衲何事?”正言方丈将谢夫人迎进门。

谢夫人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掏出那张签文,递给方丈,用抑制不住的喜悦的声音急切地问:“方丈能否给我进一步的指点?”

正言方丈接过来看完,悠然一笑道:“夫人,水到自然渠成,不必心急。”

“可是……”谢夫人还是不甘心。

“莫说老衲不知道,就是知道,”正言方丈低声道:“也是,天机不可泄露。”

谢夫人泄了气,失望地与方丈告个别,就准备离去了。

“等等,”方丈却又叫住她:“看你的签文,好象与我的师叔汲远和尚有关。”

谢夫人闻言,又匆匆回转。

正言方丈指着签文上那一句“若如汲水近且远,神僧送子到门庭”说:“夫人,你看,这里出现了汲远的名号,而且还明确地指出是神僧,虽然老衲也不是很确定,但,应该没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他说:“我的师叔汲远和尚,是得道高僧,常年云游在外,鲜有归寺,就连老衲,也只见过他两次,一次是三十年前,后一次是十二年前,前后两次见到他,他都是五十岁开外的样子,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人们传说他已经成佛,我也相信。”

谢夫人目不转睛地看着方丈,听得很是认真。

“老衲猜想,夫人您求的事,可能与我师叔汲远和尚有着很大的关系,但是内里详细,老衲还是说不上来,如果夫人一定要知道,老衲倒是有一个办法,”正言方丈低头思忖了一会,缓缓道:“遍访汲远和尚,找到他,或许可以给出夫人一个满意的答复,即便是老衲猜错了,以汲远和尚的通灵之术,也还是可以指点夫人的。”

谢夫人喜笑颜开,连声道谢。

“夫人不必谢我,汲远和尚行踪不定,找不找得到还难说呢,”方丈沉思道:“何况,民间知道他名号的人不多,我只能告诉夫人,我师叔方头大耳,浓眉大眼,声音洪亮,右额头上,有一块铜钱大的疤痕,他常年一席粗布僧衣,人称布衣和尚。”

谢夫人仔细记下了,才一路心事重重地出了寺。

“夫人,您不是求了个上上签么,怎么还是不开心的样子?”随来的丫环不明白谢夫人在担心什么。

“唉——”谢夫人长叹一口气道:“我要到哪里去找汲远和尚啊?”

“夫人不要着急,先回家再说吧。”丫环将她扶上马车。

马车缓缓地驶出昭山,前面,就要进城了。

忽然,马车停了。

“阿旺,怎么不走了?”谢夫人在车里问,掀开车帘,往外看。只见一个和尚,穿一身灰色僧袍,背向他们,立在路中央,身材比较高大。

“和尚,让开!”车夫阿旺在车辕上喊道,同时扬了扬手中的马鞭。

“阿旺,”谢夫人制止道:“你应该下去,问问师父有什么事,然后再请他让开,怎能如此无礼?!”

阿旺闻言,便下了车,走近僧人,低语几句,又匆匆回来,对谢夫人说:“夫人,他要化缘。”

“这个和尚真有意思,化缘居然站在路中间,还背对着我们。”丫环嘟嚷一句。

“好了,就你话多。”谢夫人嗔怪道,一边掏出些碎银子来:“阿旺,你去送给那师父。”

阿旺拿了银子跑过去,不一会儿,又折了回来,手里的银子一分不少。

“怎么了,师父,嫌少么?”谢夫人低声问。

“不是,”阿旺说:“他要夫人亲自去。”

“夫人别去。”丫环拉住已经起身的谢夫人,劝阻道:“这和尚来历不明,还是小心点好。”

“遇僧普施,是虔心向佛的根本。银钱都可以施舍,走一趟又有何不可?几步路而已。”谢夫人说着便下了车,向和尚走去。

“师父,承蒙不弃,请您收下。”谢夫人递上银钱。

和尚低着头,长念一声,啊弥陀佛,轻轻地将她的手拨开,宏声道:“贫僧不化银钱。”

谢夫人奇怪了:“那师父,您想化什么呢?可是信女有的?”

和尚双手合掌,又念一声啊弥陀佛,说:“贫僧要向夫人化梨花一朵。”

“梨花?!”谢夫人如坠云雾中:“我何来梨花啊?”

“夫人家那么一大园子梨花,怎么会没有呢?”和尚沉声道,抬头看她一眼,似乎不信。

“我们家真没有,你说的那一大园子,是隔壁李家的。”她连忙解释,也顾不得细想,这和尚,好生面善啊。

“那是你家的。”和尚笃定地说,她又一次,看见他额头上,一块铜钱大的疤痕。

“师父,真不是的,你搞错了,如果我有,别说一朵,你要多少我都给你……”谢夫人急得语无伦次起来。

和尚并不听她说,自顾自地伸手,隔着空气,在她腹部一抹,谢夫人只觉一股暖流顺着他的手掌在腹部涌动,她惊异万分,又觉眼睛一花,和尚手里,已经多出一堆雪白的东西来,她凝神细看,竟是一簇梨花。那和尚一手托着梨花,举到她眼前,笑着问:“这不是夫人的梨花么?”

那一簇梨花,柔嫩粉白,凝珠挂露,煞是爱人。她心生喜爱,小心翼翼地接过梨花,捧在手里好一阵发呆。待到回过神来,再去望,和尚已经不见踪影。她幡然顿悟,那不是汲远和尚么?

她四处张望,急声高叫:“汲远大师——”

“夫人,莫要寻找,该相见时我们自会再见。”风中远远地,传来汲远和尚的声音。

“汲远大师——”谢夫人还在高喊。

“夫人!夫人!”丫环在旁边推她,将她唤醒:“您是做梦了吧?”

谢夫人一惊,环顾四周一眼,发现,她竟然是身在车中!丫环将滑落下来的斗篷重新替她掖好,说:“夫人许是累了,刚才还睡得好好的,怎么就惊醒了呢?”

“刚才可有停车?”谢夫人问。

“没有。”丫环摇头。

“那,可有和尚拦路化缘?”谢夫人又问。

“没有啊,”丫环担心地问:“夫人您怎么了?”

“我……”谢夫人喃喃地,想说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她摊开两手,掌心空空如也,哪有什么梨花?她实在是纳闷,如此真实地发生了的事,怎么竟只是个梦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指名梨花和尚化奇缘 十年之约天机道因果(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