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50章: 沐浴对话仍旧存疑惑 借机转圜还是有因由(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50章 沐浴对话仍旧存疑惑 借机转圜还是有因由(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梨容和稚娟刚进屋子,一推开门,就看见朗泽斜坐在正堂的太师椅上,一言不发地望过来。

他是想发脾气,看见梨容,却将虎视眈眈的眼光移到茶盅上,只用慢悠悠的口气问“你们到哪里去了?”

“亭子里啊!”没待梨容开腔,稚娟抢先回答。

“送蓑衣的早就回来了”朗泽眼里精矍的光,从稚娟脸上闪过。你们既然在亭子里,送蓑衣的人怎么没有看见?

“哦!原来你派人去送蓑衣啊?”稚娟大咧咧地说:“可巧了,我也去送了蓑衣,要不,怎么会跟他们一块回来。”

稚娟竟然可以如此大言不惭,梨容吃惊地望了稚娟一眼,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一直跟他们在一起?”朗泽站起身,走近稚娟,脸色缓和不少,又挂上了一贯的微笑。

“当然!”稚娟仰起头,不示弱地望着朗泽。

朗泽从头将她看到脚,又望着梨容微微一笑,冷不丁转向稚娟“你送的蓑衣呢?她怎么湿得这样厉害?”

“我一个人拿两套蓑衣,那么重,在泥里摔了一交,蓑衣丢了,”稚娟指指梨容“他们还帮我找来着。”

“找着了?”朗泽笑得很玩味。

稚娟摊开两手“找着了岂会湿成这样?”

正说着,朗昆走了进来。

稚娟张口就问“蓑衣找着了么?”

“已经还给寺里了”朗昆不紧不慢地回答,见她们还站着,便催促道“水都挑来了,还不快点沐浴更衣!”

“你们都出去吧!”稚娟挥挥手,把朗昆推了出去,又来轰朗泽。

“你一直跟他们在一起?”临到了门口,朗泽还是不甘心,回过头来,低声严肃地追问稚娟。

“是!”稚娟肯定地点点头,一本正经。

朗泽这才悠然一笑,眼光斜过梨容,心满意足地出去了。

两人泡在各自的澡盆里,中间隔着衣架。

梨容忽然听见稚娟轻轻的笑声。

“你笑什么?”梨容探头问。

稚娟将衣架上的衣服拨开,看着梨容说“你猜不到啊?”

梨容摇摇头,如此鬼灵精怪的稚娟,自己哪里看得懂?

“笑我二哥”她说:“欲盖弥彰。”

“我不觉得他好笑?”梨容靠在澡盆上,闭上眼睛“倒是你啊!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可以把谎撒得这样正经。”

“这就是你没见过世面”稚娟说:“大凡宫里的人,都有这个本事,我还不是最厉害的。”

“还有比你更厉害的?”梨容惊奇地望过来。

“当然!”稚娟撩起水,说:“最厉害的是皇后,这是了解内幕的人公认的。”

梨容没有吭声,背后议论是非,而且还是宫里的事,还是规避着点好。

稚娟斜着看她一眼,笑了笑,说:“你不用怕,我们俩说什么都没有关系,我也不怕告诉你,就我知道的,还有一个比皇后更厉害的人,知道是谁不?”

梨容飞快地摇摇头。

“这你都不知道?”稚娟哈哈大笑,然后压低声音道“就是你的情郎啊!”

“朗昆?”梨容一下憋红了脸“胡说”

“你难道没有见识过他撒谎的本事?”稚娟丢过来一个媚眼,满含暧昧地问“那他是如何把你诳骗到手的?”梨容的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是的,她的确见识过朗昆撒谎的本事。他可以用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进入她家,可以算准了父亲去棋社的时间,可以不加任何暗示就让母亲去找父亲,可以在短得仅够插足的时间里,安排蒋大人来打父亲的岔,这一切的一切,他围绕着目的所说的所有的话,不都是在撒谎么?但也确实,将谎撒得一本正经,毫无破绽。就在刚才,因为莫须有的送蓑衣,他跟稚娟一唱一和,只叫她看得目瞪口呆,要知道,他们事先根本就没有对过口啊!

“为什么要否认?”稚娟看见她的窘态,趁胜追击。

“什么?”梨容一怔,将眼光投向水中,试图回避,隐藏心事。

“你是爱他的,为什么不敢面对?”稚娟一改调笑的口吻,严肃起来。

梨容默然道“我不想拖累他。”

“你觉得,他应该找一个家世好的女子,这样才能顺利立储?”稚娟一语中地,她说:“容姐姐,你想得太多了。我倒是认为,既然爱上了,就要轰轰烈烈地爱,才不枉此生。”

“可是,事情总是由太多因素构成,不考虑是不行的。”梨容的心事,又堆上眉头。

“所以,你怕父皇斥责他,就阻止他在蒙古退兵之前提及你们的事,”稚娟转过脸,朝向梨容:“但你想过没有,会有人赶在之前做什么呢?”

梨容苦涩地一笑,是的,已经有人在做了,就是,准备派我去和亲。

“朗泽想做什么,你知道么?”稚娟忽然自语道“不过,我想,他不会成功的,他不是六哥的对手,从小到大,在六哥面前,他从来就没有赢过。”

“你真的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朗泽?”稚娟见梨容不语,更进一步地点醒她。

“想做什么都无所谓”梨容淡淡地说:“白搭。”

稚娟狐疑地一眼望过来,她怎么这么说?说得还这么肯定?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稚娟慢慢地陷入了沉思。

“咚、咚、咚”门响了,传来媛贞的声音“洗好了么?我把姜汤端来了。”

“进来吧!”稚娟理好衣裳,而梨容正在梳头。

媛贞把姜汤放在桌上说:“趁热喝了吧。”

“你们都喝了吗?”稚娟问。

“喝过了”媛贞回答。

稚娟端过来,一气喝掉,然后说“我还想要一碗。”

“正好一锅,我们五个人,一人一碗。”媛贞想了想说:“我再叫他们熬一点吧。”

稚娟轻轻一笑……

媛贞走了,梨容说话了“你呀!总是排挤人家。”

“是啊!她人不坏,可是……”稚娟说:“我就是没办法喜欢她。”

朗昆正进院子,碰到媛贞“寺里就要送斋饭过来了,你还出去干什么?”

“公主还要姜汤”媛贞说。

朗昆不语,知道稚娟只不过是找借口支开她而已,他摆摆手,让媛贞先去了,自己进了院子。

刚走到稚娟房里的窗旁,忽然听见……

屋子里很静,梨容吞吞吐吐地开口了“问你件事好么?”

“恩,你问吧!”稚娟接过梨容递过来的梳子。

“他?”梨容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足了勇气问“你说他上次从马上摔下来……”

我就知道,问的还是朗昆。

稚娟不等她问完,就接过了话头“就是三月三那天,听说是二哥拖他去交庄看梨花,结果在回来的路上六哥从马上摔了下来,当时就昏了过去,被抬回宫里,父皇知道后大发雷霆,幸亏六哥没出什么大问题,要不二哥就惨了。”

“他?”梨容小心地问“伤得厉害么?伤了哪里?”

“手臂受了外伤,血肉模糊的怪吓人,还有就是,或许扭了筋,走路瘸过几天,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反正几天之后就正常了。”稚娟回答。

梨容默默地低下了头,“你心疼了吧?”稚娟又笑了起来,打趣道。

梨容嗔怪地望她一眼,不语。

稚娟看了看梨容,忽然咋呼一声“哎呀!你的簪子呢?”

梨容偏头去看,自己洗澡之前放在案台上的簪子居然不见了,她脸色大变,一阵慌乱,到处寻找,只说:“刚才还在呢!”

稚娟斜靠在椅子上,捋着头发,冷眼看着,笑……

“帮我找找吧!”梨容真的急了“肯定是在这屋子里,我明明就放在案台上的。”

稚娟微笑着,将藏在身后的手伸过来,她捏着的,正是梨容的玉梨簪。

“你要找的,可是它?”稚娟笑得阴测测的。

梨容空手来夺,稚娟一转身,飞快地避开“这么紧张,是我六哥送的吧?”

“还给我”梨容急得满脸通红。

“不要着急,我会还给你的,不过,有个条件。”稚娟退到门边,得意洋洋地举着簪子,故弄玄虚地提出了交换条件“把你们的事,一字不漏地告诉我就行。”

冷不防,手中的簪子就被人抽了去,稚娟回头一看“六、六哥……”舌头好象打结了一般,笑容,也战战兢兢地堆上了脸。

“你还好奇什么?我一并告诉你。”朗昆的表情,似笑非笑。

“不用了,嘿嘿、嘿嘿……”稚娟一溜烟跑了。

朗昆执着簪子,走到梨容身边,轻轻地替她插到发上。

“为什么不告诉我?”梨容问。

他顿了顿,回答道“不想你担心。”

“这样我更担心。”她静静地望过来,眼光复杂,有责备、有生气,更多的是心疼。

朗昆默默地握住了她的手,说:“要是不堕马,就没有更好的办法阻止他了。”

“你是故意的?”梨容忽然惊呼一声,痛心道“那也不能这样伤害自己啊!”

“我有分寸的”他安慰她“你看,这不是没事吗?”握住她的手,拍拍自己健壮的身体。

“你呀……”随着她娇嗔的声音,纤手轻轻理了理他的前襟,而眼睛,不经意地瞟了瞟门外。

“看什么?不用怕。”朗昆轻轻地抱住她,笑道“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梨容一愣,禁不住打了个寒战。和亲两个字,又无可避免地从脑海里冒出来,象一个紧箍咒,紧紧地勒住了她的心。

“不要担心”他又说:“还有人在外面放哨呢!”

她奇怪地看过来,朗昆摸摸鼻子,嘴角往上一扬,露出几颗雪白的牙齿,笑吟吟道“有一个人,很善于挖掘别人的秘密,这样的好机会,她是不会放过的。”

稚娟啊!梨容一想到她那鬼头鬼脑的样子,憋不住笑出了声。

“她肯定,就躲在附近偷看呢!”朗昆的眼珠子四处转了转。

梨容慌忙一下从朗昆的怀里抽身而出,嗔怪道“你既然知道,还这样?”

“反正她已经知道了,让她看好了。”朗昆并没有当回事,说:“你越是遮掩,她越是来劲。”

窗户下,稚娟已经听见了,分明是瞒不下了,她还就是不作声,死撑着。

就这样,屋里的人明知她的存在,仍视她为无物,继续卿卿我我,而她呢?也厚着脸皮,躲在外面看大戏。直到,院子外,传来人声和脚步声,稚娟警觉地站起了身,是二哥和送饭的人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沐浴对话仍旧存疑惑 借机转圜还是有因由(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