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51章: 沐浴对话仍旧存疑惑 借机转圜还是有因由(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51章 沐浴对话仍旧存疑惑 借机转圜还是有因由(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恩!”一个故意用力的咳声,稚娟走了进来:“二哥来了。”

梨容赶紧从朗昆身边走开,而稚娟,径直走到了梨容身边。

等朗泽和众人进来的时候,朗昆在喝茶,而稚娟坐在梳妆台前,梨容正在帮她插珠花。

“该用膳了。”朗泽招呼道。

不大功夫,朗泽、朗昆和稚娟就围着圆桌坐下了,这当儿,媛贞也进来了,却只是跟梨容一起站在一旁。

“梨容。”朗泽叫道:“你过来坐。”

梨容没有动,感觉到媛贞失落的眼光落在自己身上。

朗泽依旧望着梨容,丝毫也不顾忌其他人,又指指自己身边的凳子:“你坐过来。”

媛贞眼睁睁地看着朗泽,忽的眼圈红了。她才是他未婚的妻子啊,他怎么可以这样赤luo裸地表达对梨容的喜爱?怎么可以这样无视她的存在和她的感觉?!怎么可以在众人面前这样不给她留面子?!

“媛贞,”朗昆看不下去了,唤道:“你坐过来,”用手指指朗泽身边的位置:“这个位置该未来皇嫂坐。”他实则,一是为媛贞解围,而是要提醒朗泽,自己是有未婚妻的人,而且,未婚妻现在就在身边。

媛贞赶紧将泪水憋回去,刚要上前,朗泽说话了:“你坐朗昆那边去。”

媛贞一下僵在了那里,泪水夺眶而出。

“跟你开玩笑呢,”稚娟见状,赶紧起身,将媛贞拉到自己左边坐下,又将梨容拉到自己右边坐下,这样一来,圆桌的座次就依次是稚娟、媛贞、朗泽、朗昆和梨容。

朗泽本来,是想让梨容坐媛贞的位子,挨着自己,被稚娟一搅乎,反倒成全了朗昆,他不禁有些生气,怨稚娟多事,又不能明说,便捡了个软柿子来捏,没好气地冲媛贞说:“吃饭,吃饭!你哭什么哭!好心情都被你哭没了!”

媛贞再也忍不住了,捂着脸,哭哭啼啼地跑了出去。

朗泽也懒理会她,闷头就吃,夹了一筷子菜,又气哼哼地再夹一筷子。

稚娟本来就是故意的,借安慰媛贞把梨容安置到朗昆身边,看见朗泽这样借题发挥,知道他是恼火自己,又不免为媛贞抱不平,当即抬起筷子,拦住朗泽的筷子,不客气地说:“你碗里还有呢!”

“有我就不能夹了?!”朗泽气呼呼地说:“我就要夹!”

“人家还要不要吃?!”稚娟终于逮着了机会,咬着牙齿恨恨地说:“你别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朗泽猛地一刺,将筷子一摔,铁青着脸走了。

“太过份了!”稚娟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忿忿然道:“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凡是好的都要夺了去,只要自己痛快了,就从来不管别人!”

“稚娟——”朗昆制止她再往下说。

稚娟却止不住了,话匣子一旦打开,牢骚就一古脑冒了出来:“人家媛贞也没招他惹他,他就不把人家当人看!我要是媛贞,我还不稀罕他呢!自己有老婆了,还要打别人的主意,照我看呐,就是全天下的女人都归了他,他也不会满足的!不就是个还没经立储的假太子嘛,神气个什么劲?!不就是有个当皇后的娘罩着,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干嘛干嘛,他还想怎么样?”她转向朗昆:“要不是你娘死得早,这个皇后还指不定是谁呢?!哪个说了太子就一定是他的?”

朗昆见她越说越离谱了,连忙推推她,说:“说过了啊——”

稚娟这才闭嘴,末了还不忘嘟嚷一句:“六哥你一定要当太子!”随即眼睛一斜,望到梨容,嘻嘻一笑:“容姐姐么,可以做太子妃!”

“你把这些大事都给定了,那父皇干什么去?”朗昆慢悠悠地问。

稚娟呵呵一笑,把刚才的不快都抛诸脑后了。

朗昆举起筷子,给梨容夹过一筷子菜去:“吃饭吧。”

“我的呢!”稚娟一见,又嚷嚷起来。

朗昆也不语,连盘子一起端过来,塞到稚娟手里:“都给你,够堵嘴了不?”

稚娟恨恨地翻了个白眼过去。

媛贞一路哭哭啼啼地跑出来,忽然听见二哥茨平在叫:“媛贞!”

她慌乱地在脸上一顿乱抹,生怕让哥哥发现自己在哭。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茨平觉得奇怪,这时候,她该是在公主的院子里吃午饭才对啊,更何况,朗泽来了寺里,她必然是要粘着他的。

媛贞低头答道:“我,我吃过了。”

茨平已经觉出了异样,俯头一瞧,媛贞双眼红肿,显然刚才是在哭,而且哭得很伤心。

“怎么了?”他的话里,有些怒气冒出来:“是公主?”转念一想,不对,遂问道:“是他,又欺负你了,是不是?”

媛贞摇摇头。

“哥哥给你作主!”茨平愠道:“他对你做什么了?!”

媛贞拼命地摇头,把脑袋摇得象个拨浪鼓。

“你不说,我去问他!”茨平火气一窜就上来了,说话就要去找朗泽。

媛贞死死地拖住他,又开始哭道:“别去了,求你了——”

“他奶奶的,老子剁了他!”茨平脖子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

“你剁了谁呀?”一个悠哉游哉的声音传来,说话的,正是朗泽,迈着四方步,好不惬意的样子。

茨平回头一看,气不打一处来,好家伙,要找的就是你!

“媛贞,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让我好找。”朗泽笑吟吟地看着媛贞,口气亲热,仿佛刚才的事情根本就不曾发生。

“快跟我回去,我一直担心你呢。”他来拉她,媛贞迟疑了一下,他复又拉拉,她终于,还是顺势靠到了他身边。

茨平狐疑地望他们一眼,脸色缓和了一点。

“我心情不好,说了她几句,她就跑了出来,”朗泽解释道:“我还后悔呢,到处找她来着。”

媛贞惊慌地看了看茨平,害怕他发脾气,引起两个人的冲突,于是赶紧说:“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小心,败坏了他的心情,才……”

茨平默默地望了媛贞一眼,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人家小俩口吵嘴,说话间就和好了,相互担当着责任,你一个外人,还有什么理由咋咋呼呼呢?他一下子泄了气,无奈道:“走吧,走吧,我还要去巡查呢。”

于是三人各自调头,各走各路。

茨平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来,看着朗泽和妹妹的背影好一阵发呆。朗泽的态度,看上去真假不定,而媛贞,却对他一往情深。作为哥哥,茨平很是替妹妹担心,现如今,朗泽还是皇子,对妹妹尚且如此,一旦他将来当上了太子,当上了皇帝,妹妹又将怎样过日子?现时茨平若是真的动怒,朗泽还要顾忌几分,日后,不要说茨平,就是爹爹镇南将军,朗泽恐怕都难以放在眼里。

茨平想到的,还是那个在脑海里盘桓了很久的问题,这门亲事,到底恰不恰当?!

朗泽一路走过来,拉的虽然是媛贞的手,想的却是另一番心思。

他对媛贞,若即若离,如果只把媛贞做妹妹,他无所谓,可是,要当妻子,他怎么也爱不起来。

母亲的如意算盘他不是不知道,而他自己,不想当太子那是假的。那么多年过来,所有人都在把他当太子对待,所欠的,也不过就是一个立储的仪式,如果,一旦加封太子,对象不是他,众意哗然之下,他的地位一落千丈不说,就是以后能不能适应,还成问题。

太子,他一定是要当的,就是母亲不督促,他也会认真对待。毕竟,胡闹是胡闹,他还没那么糊涂。

梨容,他也是一定要娶的。他流连烟花,阅人无数,环肥燕瘦,温香软玉,什么滋味没有尝过,可是真正令他动心的,还是她。当她沉静地站在那里,仰起那张纯净的脸庞,他就觉得自己象一艘游船,飘荡经年,终于靠岸,而她,就是他平静的港湾。当他认识她之后,才开始明白自己以前的荒唐,才开始后悔自己从前的放làng,他甚至,想尝试着用什么来抹去过往的一切劣迹。只为,能配得上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探问心意做后事打算 梦境重合问前尘旧事(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