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58章: 年纪尚小却见心之大 侥幸虽存怎奈劫难逃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58章 年纪尚小却见心之大 侥幸虽存怎奈劫难逃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送走了佩兰,尚德宫里了,朗昆又一次陷入沉思。

他当然知道,梨容为什么要隐瞒,为的无非就是自己的前途。既然生在皇家,既然身为皇子,就一定要君临天下,不然,岂不是白来人世一遭。很小的时候,他就怀有这样的梦想,而开启他这份心智的,正是对他无微不至的父皇。

他还记得,那年,他只有六岁。

那一天,皇宫中几乎倾城而出,跟随皇上去昭山归真寺朝圣。皇上当时心情很好,没有按既定的安排在殿厅中用茶,而是将圣架休息的地方改到了北山陶然峰。

陶然峰是昭山最高的山峰,山顶有一个小平台,上面有一副石刻的棋盘。棋盘过去三步,就是一块一尺见方的平石,正临悬崖,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跃仙石。

很久以前,有一个传说,说的是佛祖显灵,以一老者的身份在陶然峰上摆了个棋局擂台,当然来了很多所谓的高手,结果都输了,于是佛祖感叹道“天上无敌手,难道地上也无?”世人因不知其身份,只是说他狂妄,却有不得不服。忽然有一天,来了一位隐士,他本是个自命不凡的人,一坐下,未开局,就夸口说如果不能赢就一头从陶然峰上跳下去。佛祖见他如此自信,不敢轻敌,一局厮杀下来,两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结果,做成了一个平局。佛祖大吃一惊,天界中无人可胜他,这个其貌不扬的隐士竟然可以逼他和棋,他一个“好”字还在口中来不及说,那隐士却因自己没有赢棋而羞愧万分,想到先前的夸口,便直了心从崖前一跃,就要去兑现诺言。佛祖急切之间,就在隐士要跳下去的瞬间,扬手一挥,因用力过大,袖底管风一下就把隐士送上了天庭。玉皇大帝一见是佛祖送上来的,连忙就给安排了仙位,就这样,隐士一跃就成为了神仙。而他一脚踏上,本该让其坠崖,却反使他飞升的这块平石,就被人们称为了跃仙石。

而后,这跃仙石,就成了众人顶礼膜拜的神圣之物。学道修行之人,求的是早日修成正果;寒窗学子,求的是金榜题名;而心有所想之人,烧香为的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达成心愿。

皇上当时手端茶盏,稳步走到棋盘前看看,然后缓缓坐下,说:“佛祖用棋局考世人,今日,朕来考考你们,”他环手一指儿子们,命令道:“此情此景,让你们想到了什么,又有什么感悟,都各自引一句诗来听听——”

当时皇上已经有八个皇子,按长幼顺序,五个皇子都背出了应景的诗,皇上微微地点着头,算是肯定了,轮到朗昆,皇上说:“你才六岁,进学也才一年多,引诗不出父皇也不怪你。”

“不!”朗昆倔强道:“希望父皇象对待皇兄们一样对儿臣一视同仁。”

皇上笑了:“谁见了考试不是躲得越远越好,你怎么反倒送上门来了呢?难道你不希望父皇因为你年纪小而照顾你么?”

“不!”朗昆回答道:“皆为臣子,皆为皇子,皆已入学,何来分别?!”

“好,有志气!”皇上大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对你放低标准了,朕倒到看看,你如何答题——”

朗昆昂首,从皇子的队伍中走出,缓步走到跃仙石旁,一脚踏上去,在悬崖顶上,背着双手,环顾四面,微微一笑,似乎已经胸有成竹。他面朝群山深吸一口气,徐徐地转过头来,撩起锦袍下摆,利落地一甩,朗声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皇上本来微笑的脸上忽然一震,但马上,他就恢复了如常,只是,平静,却再也没有微笑。

他深深地望了一眼朗昆。

而朗昆并不在意父皇此刻的表情,父皇嘉许也好,批评也罢,他都无暇顾及,此刻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放眼群山,任豪气充满胸膛。

随后皇上说山顶风大,让大家都回了禅房,却独独留下了朗昆。

“过来。”皇上冲朗昆招招手。

朗昆走过来,皇上轻轻地拉起他的手,问:“知道父皇为何要你留下来么?”

朗昆想了想,摇摇头。

“唔,”皇上的目光殷殷地望过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一句的全诗你背得出么?”

朗昆点点头,清晰地背诵道:“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呵呵,”皇上嘉许地笑了,又问:“出自何处?”

“杜甫的《望岳》,他是为泰山而作。”朗昆回答。

皇上点点头,忽又问:“这是师傅教的么?”低声道这句诗的意思么

“是儿臣自己看到的,极喜欢,不觉就背下来,”朗昆不好意思地笑了:“其实一到山顶,往周遭一望,就想起这首诗,”他一指跃仙台,说:“往那上面一站,满脑子都是这一句,所以情不自禁地念了出来。”

“情不自禁?”皇上若有所思道:“那为什么不念‘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呢,也很合适啊——”

朗昆笑笑,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拉了皇上的手:“父皇,您跟我来!”

皇上默默地跟着他,朗昆再一次跳上跃仙台,皇上忙扶住他,关切地说:“小心。”

“没事,”朗昆转过头:“父皇,您也上来——”

皇上犹豫了一下,慢慢地踏了上来——

虽是悬崖边缘,却是别样的气势。山的巍峨,从未象此刻一样的鲜明。皇上默默地望着脚下的群山,也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的儿子。

朗昆豪情万丈地将双手摊开,做了半圆,然后将手指一收,握成一个拳头,他说:“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要爬就爬最高!父皇,你看!群山都被我们踩在脚下,我们高高在上,这难道,不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吗?!”

皇上再一次深深地望了儿子一眼,儿子脸上的神往让他这个做父亲怦然心动,就在这一刻,他暗暗地做了个决定,一个关系重大、关乎天下的决定。

今天,他不过是兴致使然,考了儿子们一番,皇子们的资质,大体相当,倒是朗昆这个儿子,让他很是有些震惊。朗昆一脚跳上跃仙台,很是吓了他一下的,他直想去阻止,去扶,却碍于众目睽睽。然而接下来,发生的那一幕,更是让他震撼,让他明白什么叫做“命里注定”,让他在有生之年常常想起、在弥留之际都难以忘却。

那是六岁的朗昆,在悬崖顶上,背着双手,环顾四面,微微一笑,面朝群山深吸一口气,徐徐地转过头来,撩起锦袍下摆,利落地一甩,朗声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这样高贵的气质!这样磅礴的气势!这样从容、威严的气度!带给他的岂止是震撼,更多的是震惊!还有难以名状的自豪!

这是我的儿子!朕的儿子!只有朕,才能生出这样大气的儿子!简直就是天子骄子!

此刻他的心,因为激动而颤抖起来。

他知道这个儿子是与众不同的,是非同寻常的,他知道这个儿子优秀,却没有想到会如此超凡脱俗地优秀。从今天看来,这个儿子,完全具备当太子、当皇帝的先决条件,小小年纪,就知道要做就做最好,要爬就爬最高!就知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凌绝顶的,必然是皇帝啊!这世间,还能有谁,会比皇帝站得更高、望得更远?!

既算朗昆现在还小,还不懂事,还只是顺口胡诌,可是朕的那些儿子中,有谁可以在这样的场合,应景出这么一句来?!

皇上想到这里,不由得感慨万分。

心有多大,天下便有多大。

他默然地想,这个儿子,是雪儿留在世间的唯一痕迹,是上天赐给他的最好的礼物。他同样也要,把世间最好的东西,给予这个儿子,那就是——

天下!

他格外地爱着这个儿子,从朗昆一出生,他就想着,要怎样让朗昆健康、平安、快乐无忧地成长,如何给儿子一个同样富贵而平安的未来。

他曾经殚精竭虑,苦思连连却又毫无良法。他对朗昆的爱,太偏袒太厚重,却不敢表露;他有心给予朗昆更多的恩典,却每每放弃;就连平素的父子相见,他都必须刻意地保持距离,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太爱朗昆,太在意这个儿子,他害怕因此给儿子带来嫉恨的暗箭。因为他知道,他是皇帝,但他不是无所不能的。所以表面上,他只能一视同仁,只有这样,他才可以万全地保护这个没娘的儿子。

今天,在这跃仙台上,随着眼光的开阔,他的心也开阔了,他忽然醒悟了!

朕何必要这样遮遮掩掩?朕何必要这样提心吊胆?朕何必要这样左思右想!我大可直截了当!

封朗昆为太子!

一个皇帝对太子的偏爱,那是理所当然的!后宫对太子的尊重,那是理所当然的!天下对太子的看重,那更是理所当然的!

只要朗昆拥有了天下,便是拥有了一切,那任谁都不能再看轻他,任谁都不能再防碍他,任谁都必须听命与他,那朕,还有什么需要为他担心的呢?!

皇上强压下心头澎湃的心潮,俯首问儿子道:“昆儿,凌绝顶的感觉好么?”

“好!”朗昆大声回答。

“你希望永远都保持这样的感觉吗?”皇上的声音很低沉。

“当然!”朗昆重重地一点头,抿着嘴唇用力地回答:“永远!”

“那从今往后,你就要听父皇的话,好好读书,努力长进,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管,”皇上轻轻地把双手搭在儿子的肩膀上,重重地一按,轻声地说了一句力胜千钧的话:“总有一天,父皇会让你凌绝顶的。”

他抬起头,信赖地望向父皇,父皇的话,似乎还有别的意思,可惜他太小,领会不了。但他牢牢地记住了父皇的话,好好读书,努力长进,总有一天,父皇会让他凌绝顶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年纪尚小却见心之大 侥幸虽存怎奈劫难逃(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