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61章: 固执圣意似乎难回转 忐忑情郎因爱隐担心(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61章 固执圣意似乎难回转 忐忑情郎因爱隐担心(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梨容进了前厅,一眼就看见母亲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伤心,嘴里叨叨着:“你可得救她,我就这一个女儿,她要去了,我也不活了——”

“娘!”梨容疾步走过去,搀起母亲:“您怎么了?”

谢夫人慌忙擦擦泪,说:“我没事,你们谈,你们谈,”说话就出去了,还转身掩上了门。

梨容一转头,这才看见朗昆,惊奇地问:“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朗昆闷声反问。

梨容看看他,奇怪了,我娘把他防贼似的,今天怎么肯让我单独见他?她打量了朗昆一下,问:“你把我娘怎么了?”

“没什么,”朗昆慢慢地走近她,说:“我只是告诉了她真相。”

“什么?”她有些紧张起来。

“你不知道么?”朗昆低沉道:“你其实比我还先知道。”

梨容戒备地看了他一眼,抿紧了嘴唇。

他望着她,低声道:“我要不是通过别的途径知道,你是永远也不会说的,是不是?”他缓缓地吐出几个字来:“和亲这么重的担子,你担得起么?”

梨容一震,还是紧闭着唇。

“我想,上午佩兰回来,你也逼问她来着,依她的秉性,应该也是你现在的模样,打死也不开口吧?!”他轻轻地笑着,努力让这个沉重的话题变得轻松些。

她一下瞪大了眼睛,仿佛在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不要怪她,她不说我也已经知道了。”朗昆轻轻地拉起梨容的手,依然是冰凉冰凉的,他默默地扒开自己胸前的衣襟,把她的手拢了进去。

她没有回缩,低了头,叹息道:“你不该告诉我娘……”

“不说她死活不让我见你,”朗昆调皮地一笑:“你娘她好厉害的!”

“你比她更厉害。”她紧紧地补上一句。

朗昆静静地看着她,梨容的眼睛里,还是那么多水样的忧伤,他说:“你不该瞒着我。”

她低下头去,无言。

“我跟你说过,有些事,我不想,也不能让你一个人承担,”他柔声道:“我告诉过你的,有我在呢,什么都不要担心,”他慢慢地凑近她,她的耳畔飘过一阵温暖的气流:“以后再也不要这样了啊,苦了自己。”

话音落处,他温热的唇,停留在她凉沁的脸上。

她须臾泪下。

他的手指摩挲上来,心疼地说:“怎么又哭了?”

她忽地抱住他,小声而压抑地痛哭起来。

“傻瓜。”他默默地拥紧了她,再也没有说话。

沉默了好久,等梨容的情绪稍稍平复,朗昆小心地开了口:“父皇可能会召你觐见,”他清晰而柔和地说:“应该就在短期内,今天,或者明天。”

他感到怀里的梨容浑身一震。

“未必是坏事,”他安慰她:“这是个机会。”

梨容诧异地抬起头来。

“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不要害怕,坦然面对。”朗昆沉着地说。

“那……”梨容欲言又止。

朗昆想了想,又关切地问:“你身体好些了么?”

“我没事。”梨容回答。

朗昆皱皱眉,说:“谁说没事,一直都没有好,”紧接着,他认真地补充了一句:“你的身体从来都不好,从小就多病,这次从进寺一直病到出寺。”

梨容惊奇地望着朗昆,但片刻之后,她就明白了,遂点点头。

朗昆见她会意,微微一笑道:“身体不好就不要强撑着,早些休息,我也该走了。”

梨容默默无言地跟到门边,忽然,他转头过来,快而轻地在她脸上啄了一下,意味深长地说:“不要担心,有我呢。”

梨容脸上顿时泛起红云,朗昆这才一笑,走了。

远远地,望见朗昆从厅里出来,谢夫人就紧步傍了过去。

朗昆知道她有话想说,就是不开腔。谢夫人见朗昆不开口,也不敢多问,瑟缩着跟在后面,一直到门口。

朗昆停下了步子,侧身向着谢夫人,说:“我会尽力的。”

谢夫人仰起头,已经是泪光点点,她抽了抽鼻子,没有说话。

“有娘,真是好啊,”朗昆幽声感叹道:“有你这样娘,幸福啊——”

看到谢夫人,他是深有感触的。十八年没有娘的岁月中,他知道母爱缺乏的滋味,是寒夜中连一杯温水都没有的孤苦。虽然他很明了,谢夫人对他的防范和敌意,只因他出身低微,但当他看到谢夫人的护犊情深,在理解的同时只有羡慕,而没有记恨。他爱梨容,也爱屋及乌,更何况一颗做母亲的心,出于爱子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都不算过份。他多么渴望,也能被母亲这样的爱上一回,哪怕,只有一瞬间。

“殿下慢走。”眼见朗昆就要跨出门槛,谢夫人低眉顺眼地念叨了一句,一改平日里伶俐的模样。

朗昆还是平静的样子,他已经听出来了,在谢夫人所有的客套话中,这应该是最衷心而发的一句。他似乎想起来什么,回过头来,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梨容,身体一直都不好——”话语尾音,似平似扬,既象肯定句,又象疑问句。

谢夫人一愣,狐疑地抬起头来,却看见,朗昆已经越过门槛,跨马疾驰而去,连头也没有回。谢夫人把门掩上,发起呆来。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是在问“梨容,身体一直都不好?”还是在说“梨容,身体一直都不好。”

不愧是官场中耳濡目染出来的人物,谢夫人猛一跺脚,马上就悟出了朗昆话中的隐语。她砸砸嘴,这个六皇子,当真了不得啊!怪不得老头子对他评价那么高,平时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谢夫人一回身,叫来管家:“去,给我到药铺去抓几副药来,多转几个药铺,只要是碰到认识的人,就说是给小姐抓药。”身体不好怎么能去和亲?贾宝玉喜欢林黛玉,可单于未必会见得喜欢病秧子。这可是个大问题,皇上肯定会考虑的。

“逢人遍说?”管家不确定地问。

“对!”谢夫人说:“知道的人越多越好。”那样,众口铄金,皇上考察起来,就可信得多了。

“可是,夫人,抓什么药啊?”管家又问。

“补药,”谢夫人说:“小姐从小就身子弱,要长久补,多抓一点来!”

管家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应了,赶紧就出了门。

谢夫人这才长吁一口气,摸了摸胸口,然后双手合十,仰望天空,在心里默念道:菩萨,你保佑我家梨容吧,千万不要派她去和亲啊——

谢府的傍晚安宁祥和,佩兰站在梨园之外,远远地看着梨容正站在梨园里,望着躲闪在梨树后边太阳发出最后的耀眼的光,不知在想些什么,她知道,这个时候,小姐是不希望被人打扰的。

梨容此时正想着,朗昆在干什么呢?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在看这黄昏的落日?她本来是没有这个心境的,自从见过朗昆之后,心里就踏实多了。因为她知道,不管多大的困难,她都不是一个人面对,更不是一个人承担,因为,他是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她有这个信心,朗昆,是坚强的,能够给她带来安全的。

因此,今天这梨园里,落日最后的璀璨,对她来说,分外的美丽,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天。

但她哪里知道,朗昆此刻,虽然正是如她所想,也在尚德宫的正殿前观看落日,但心境,却与她截然不同。

他对未知的结局充满了忐忑,对父皇要召见梨容,他是既希望又害怕。希望因为怀想起母亲,让父皇对梨容动恻隐之心,却又越来越担心,梨容会因此而被收入父皇的后宫。他不敢告诉梨容他的担心,能够自己担待的东西绝不会转嫁给梨容,因为,他是如此地心疼她,如此地在乎她,他不愿意看到她担心而伤心的模样,他不愿意她生活在恐惧和害怕之中。

所以,他隐瞒了这些。

面对暖暖的落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沉默,就是等待,就是,祈祷——

让命运对我们的爱情网开一面吧——

“皇上有旨意,召谢端定之女梨容即刻觐见。”公公将手中的圣旨一合,容不得谢夫人反应,就拦头递了过来,催着:“轿子就在外边,夫人请动作快些。”

谢夫人接了旨,刚要起身,却心头发慌,膝盖一软,扑通一下又跪了下去。

公公斜了一眼,仿佛没看见,自顾自地坐下。

谢夫人招招手,管家端上来一个盖着红布的托盘,谢夫人轻轻揭开一角,只见黄澄澄的光彩一泻而出,她说:“公公辛苦了,还请一路多多关照小女。”

公公微笑着点点头,声音柔和了许多:“快一点啊,可不能让皇上久等。”

诶,谢夫人应道:“我这就去催。”一转身,直奔后院。

……本章完结,下一章“ 正阳殿内一面似逢缘 彻夜皇宫懊悔多有之(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