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63章: 正阳殿内一面似逢缘 彻夜皇宫懊悔多有之(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63章 正阳殿内一面似逢缘 彻夜皇宫懊悔多有之(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正阳殿内当时发生的情形和谢小姐平安回家的消息几乎同时传到了尚德宫和绛奎宫,也传到了集粹宫。

这一夜,尽管暗波汹涌,却平静地过去了。

皇后一夜未眠。皇上竟然毫无征兆就召见了梨容,事先也没有在知会自己一声。皇上见过梨容之后,她不知道,她的谋划会加速实现,还是会被皇上取消,或者,后宫中会新进一位娘娘,来延续当年雪儿未完的恩宠。如果是这样,那就真应了一句老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就追悔莫及了。

朗昆一夜未眠。他忧心忡忡的正是皇后所想,担心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加剧,愈是接近谜底,他愈是害怕,几近抓狂。

朗泽一夜未眠。皇上深夜召见梨容,是因为母后向他提及了自己的心事么?见过梨容之后,父皇是否满意,又会如何决断?希望乍现,朗泽兴奋异常。他思索着,还要去找母后谈一谈,趁热打铁嘛。但,如何谈呢?他很是伤脑筋。母后的承诺已经在逐步兑现,但自己要怎么把雄心壮志付诸于行动,如何着手呢?

梨容一夜未眠。她的心里喜忧参半,却并不绝望。皇上的态度虽然未曾明朗,但只要有朗昆在,她就永远都能看到希望。

谢夫人一夜未眠。她辗转反侧,唯有企求上苍开眼,让梨容留在自己的身边。

皇上也是一夜未眠。

他看见梨容缓缓地踏进正阳殿,淡绿的身影,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清爽幽凉,很宁静的样子,让他想起刘夫人对她的评价“娴静如玉”。

他的心弦悄然地拨动了一下,好奇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什么样的女子,可以被皇后评价为“千里挑一”?能千里挑一的,应该不仅仅是娴静如玉。

他走近梨容,看见她紧张得失去平衡,差点栽倒,不由得皱皱眉。她的身体,看来确实不好,到底能否担当大任,还难说呢,先看看再说吧。

他站定了,仔细地打量。

地上跪着的女子衣着朴实整洁,发丝乌黑如缎,只插了一支玉簪。这令他微微有些意外,一个二品大员的独女,装束竟然如此简单,是否显得过于寒酸呢?

他的嘴角轻轻一撇,掠过一丝冷笑。出奇制胜的招数而已,他见得多了,这位谢小姐,如果是想用此招来打动他,那可就是想错了,不过,就算此招打动了他,她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和亲嘛,她若是刻意这么做的,倒让他觉得更应该让她去和亲了,至少,她的有心和用心,证明她就是一个长袖善舞的人。

这么想着,他绕着她走了一圈。

问话,答话。

她的声音也还秀气,音色也还悦耳。

于是,把灯点亮,让她平身,他要好好地看看她。

头抬起,竟是那样的一张脸!

苍白的面容,淡红的唇,忧伤的眉眼……

让他刻骨铭心,魂牵梦萦的那张脸啊,雪儿——

他的记忆之门顷刻间打开,苦涩而揪心的思念汹涌而来。他几乎不能自持。

但仅仅,只是一瞬间的恍惚。

他回过神来。看见她眼睛里映出灯烛的光彩,黑亮黑亮,她正注视着他,无畏而直接,还有一些友好可亲的意味。他看见,她的脸不再紧绷,慢慢地放松下来,表情也仿佛如同熟人相见,略微地浮起了些似有若无的笑意。

她对他没有畏惧,没有敌意,甚至,还有些亲昵。他的心头滚过一声绵长的叹息,她不是雪儿,雪儿从来都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朕的,雪儿的眼睛里,从来都只是装满了恨、怕、怨、冷漠和无奈。

她为什么不怕朕?难道,谢小姐,想攀龙附凤?

他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凛冽的光射过去,就好象要从她的心里挖掘出那些躲藏的阴暗一般。

她毫不知情,亦毫不怯弱,依旧纯洁而坦荡地望着他。

他忽然有些明白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之所以笑,是因为陡然之间明白皇后为什么极力要促成让谢梨容去和亲的事,十八年前皇后容不下雪儿,十八年后,皇后仍然容不下谢梨容。除此以外,他还有一个发笑的原因,一个更好笑的原因,一个秘密。

笑过之后,他让她回家了。

这一夜,他有了决定。

集粹宫,皇后正在梳妆。一夜未眠,形容有些憔悴,任宫女再仔细地铺粉,总还是遮掩不住。皇后不由得感伤起来,红颜已经老去,君恩不复存在,君恩,我何曾拥有过君恩呢?君恩从来,都只为一个雪儿停留啊。

想到雪儿,皇后冷不丁就打了个寒噤。

昨天夜里,皇上不是见过了谢梨容了么?今天,会有什么消息传来呢?

“皇上驾到。”一声唱诺,惊得皇后一弹而起。

她断然肯定,皇上,是为昨夜见过梨容的事来的。

皇上坐定之后,只是喝茶。

皇后坐在一侧,紧张地等待着皇上开口。

“你上回说,”皇上慢悠悠地开了口:“宫里适龄的公主有四位?”

“是。”皇后闻言,暗叫不妙,看来,皇上最后决定派去和亲的人选不是那该死的谢梨容,而极有可能是位真正的公主。她有些不甘心,小心地试探道:“皇上难道,真的忍心骨肉分离?”

“你好象很喜欢妄自揣断圣意啊,”皇上有些不悦,脸色僵硬起来。

“臣妾不敢。”皇后慌忙跪下。

“告诉你也没关系,反正,”皇上说:“你迟早都会知道的。”

皇后等着皇上继续往下说,皇上却止住了话头,牵起另一个话题来:“这宫里,多少年没好好热闹过了?”

皇后一愣,不明白皇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讪讪道:“不热闹?逢年过节该有的庆典都举行了啊。”

皇上见她没有领会,话题一转,又说:“成天介的,看来看去,都是些老面孔。”

皇后一听,更加迷糊,暗揣,皇上这话,是想换近侍,还是大内总管,按理,他换就是,何必来跟我说?忽地,她想到,莫非,是皇上要选秀充实后宫?想到这里,她心里就象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冒了出来。

皇上见皇后不说话了,又开口道:“怎么不说话,是终于弄明白了朕的意思?!朕就说了,你那么喜欢揣测圣意,怎么会理解不了呢。”

几句轻飘飘的话,生生刺中了皇后的痛处,皇后嘴唇颤抖起来,既伤心又气愤。

皇上似乎是成心跟她过不去,又接着说:“朕考虑着,是不是弄个隆重点的纳妃仪式,让宫里也好好热闹热闹?!”

纳妃?还要搞仪式?谁有这样的殊荣?

这如同当头一棒,皇后险些晕过去,尽管不难猜到答案,她还是不愿意相信,用发抖的声音问:“皇上准备纳什么女子,又准备如何排位?”

“朕要纳谁,难道你猜不出么?”皇上的脸凑过来,阴测测的声音飘过皇后的耳边:“这还要多谢皇后啊,若不是你,朕怎么能发现她呢,皇后真是贤良啊——”

皇后绝望地合上眼睛,她最不愿看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她早就应该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唉,都怪自己太心急啊。

皇上的声音忽然提高了起来:“朕看,就封个皇贵妃吧。”

皇后猛地睁开眼睛,几乎狂叫起来:“不行!”该死的谢梨容,不去和亲也就算了,还要到宫里来祸害我,现在居然,可以一跃成为皇贵妃!我绝不能容忍!

“为什么不行?”皇上冷冷地问。

皇后努力压抑着自己即将决堤的情感,说:“已经有一位皇贵妃了。”

“朕知道,”皇上不以为然地回答:“两个贵妃不行吗?一个为东贵妃,一个为西贵妃。”

“亘古未闻啊,”皇后贸然道:“岂能同时有两个贵妃,就算分东西,又是谁为大?”

“当然是东为大,”皇上不假思索地说,并加重了语气强调道:“她为大。”

谢梨容的位置,竟然直指我的位子!皇后再一次见识到了雪儿在皇上心目中的重要,她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胸口一股汹涌的气流,就要喷簿而出!皇后又气又急,哑着嗓子说:“请皇上三思,不可以有两个皇贵妃!”

“不可以有两个皇贵妃?”皇上从鼻子里哼一声出来,冷冷地说:“那就废了你,让她做皇后!”言毕,拂袖而去。

皇后一举扑倒在地上,号啕大哭。

阿云同情地望着伏地痛哭的皇后,叹息着摇摇头。

从集粹宫一脚踏出来,皇上头也没回,说:“宣朗昆正阳殿觐见。”

朗昆急急忙忙地赶到正阳殿。

“坐吧。”皇上从奏折堆中抬起头来,目光淡淡地扫过朗昆的脸,在朗昆额头上渗出的毛汗上停留片刻,说:“没什么急事,先坐吧。”

朗昆坐下,皇上又把目光锁定在奏折上。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就快到午膳时间了,皇上还是埋头于奏折,再没有跟朗昆说话。

公公一通报,朗昆就知道,这次正阳殿一行,父皇将揭晓谜底。他内心急切,匆匆地赶来,结果坐了很久,父皇都没有理会自己。他有些焦躁,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耐着性子等。

等待的时间是如此地漫长,如此难捱,但他,只能坚持,坚持着不发一言。

就在他等得就快木了的时候,皇上看着奏折,说话了:“最近常常出宫吧,忙些什么呢?”

朗昆如实回答:“到归真寺护卫稚娟啊。”

皇上低着头,笑了笑,随意地问:“你有没有什么事想跟父皇说啊?”

朗昆一怔,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事?父皇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恩?——”

皇上没有抬头,却拖长了声音,用一个字再问了一次与前面同样的问题。

朗昆想了想,问:“父皇,您是指,和亲的事么?”

皇上看了朗昆一眼,想了想,说:“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说完,又开始看奏折。

这就奇怪了,朗昆再想想,说:“请父皇明示。”

皇上沉吟片刻,望朗昆一眼,说:“朕的意思,是,你自己的事,想想,有什么事,想跟父皇说呢?”

朗昆认真想想,摇头。

“一件也没有?”皇上追问。

朗昆还是摇头。

皇上似乎有些失望,他摆摆手,冲儿子说:“再想想吧。”然后,低头下去,复又看自己的奏折。

朗昆使劲地想啊,还是想不起有什么事,要告诉父皇。

“皇上,该用膳了。”公公进来提醒。

“送进来,”皇上说:“朕跟朗昆一块吃。”

一直到坐上了饭桌,皇上才问:“想好了么?”

朗昆忽然说:“有的话,也只有和亲一件事。”

“恩,严格来说,也算,”皇上放下筷子,饶有兴趣地看着朗昆:“说下去——”

“儿臣还是原来的看法,”朗昆正色道:“和亲应该派公主去。”

“为什么不能是谢小姐?”皇上脸色严肃起来。

“儿臣说过的,要想长治久安,必须打击蒙古,要想打击蒙古,就必须六年休养,而要想保证六年的休养,就必须派公主和亲!”朗昆一鼓作气把话全部说完。

“这就是全部的理由?”皇上加重了语气,低沉地问:“这就是谢小姐不能去和亲的全部理由?!”

“是!”朗昆斩钉截铁地回答:“这就是必须派公主去和亲的全部理由。”

皇上直直地望着儿子,默然了。

许久之后,皇上黯然地举箸,说:“吃饭吧。”

“父皇,儿臣听说,蒙古使臣已经到了,这次不带走和亲女子,他们是不会走的。”朗昆直通通地说。

“你只关心,自己的建议能不能被采纳?!”皇上淡淡地问。

朗昆无语。

皇上似笑非笑地瞟一眼过来:“就没有别的了?”

朗昆咬咬嘴唇,没有说话。

“你没有事要说,父皇倒是有事要告诉你。”皇上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儿子碗里。

朗昆望过来。

“今天早上,父皇跟你母后说,想在宫里举行个仪式,好好热闹一下,”皇上思考了一会,依旧用平淡地口气说:“主要么,是打算,再替你添一位母妃……”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斗胆进言为心爱之人 受命危难于皇父期望(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