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66章: 势当力敌对手首见面 翻覆云雨皇子暗较量(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66章 势当力敌对手首见面 翻覆云雨皇子暗较量(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见呼延吉措的责难,皇上顿了顿,默默地收回了已经搭上了公公手臂的手,缓缓地坐回龙椅上,他深吸一口气,用尽量平静地声音问:“左贤王希望得到什么样的招待?”

呼延吉措冷笑一声:“皇帝是真的不知道?!”

“太放肆了!”刘将军大喝一声,怒发冲冠,掳起袖袍,作势就要发难。

朗昆一把拦住他。

“中原有句老话,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呼延吉措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不屑一顾地说:“若不是我们放你们一马,你们——”他环手一指,鄙弃地说:“就你们,还能站在这大殿之上?!”

这小子太狂妄了!

朗昆再有忍性,也不免义愤填膺。泱泱大国,堂堂男儿,在自己的朝堂之上,竟被如此奚落,真是奇耻大辱。他心里,登时腾起一个念头,杀了这头蒙古牛!

心念一起,斜眼过去,正好与刘将军的眼神一碰,同样是杀气毕现的恨意凛冽,一交汇,便如同火药桶点着了引线,马上就要爆炸。

“左贤王稍安勿躁,”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皇上的声音慢悠悠地飘了过来:“朕是有所招待不周,按理,该是本王亲自陪同才是,但左贤王你也看见了,朕身体欠佳,无法作陪,昆儿与你年纪相当,年轻人,自然容易说到一块,还是他代替朕来陪你吧。”

话说得相当的软,朗昆惊诧之下,也猛地意识到,这不是父皇一贯处事的风格,父皇之所以这么做,定然是有原因的,他即刻间冷静了下来,暗暗地拉了拉刘将军的袖子。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面人。左贤王再怎么发难,也不好纠缠下去了,毕竟,面对的,是即使战败,却仍然主宰中原数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的皇帝。

“陪就免了,我也呆够了,还要急着回去呢。”左贤王软了口气。

“不急,不急,”皇上依旧是慢条斯理地说:“中原地大物博,其中精妙之处可不是左贤王短短几天就能感受得到的,”他缓缓地一挥手:“这样吧,朕全权委托昆儿,一直到左贤王起程归国,你想要什么样的招待,他都可以做主。”

话语虽轻,话意却重。既回答了左贤王的问话,也赋予了朗昆无上的权力。

左贤王愣了一下,向朗昆投来极深的一瞥。朗昆冷峻的脸庞上,是隐忍的倔强,表面虽是阴沉着波澜不惊,但还是让他嗅到了大海狂澜的咸湿味。他在极短的一瞬间,就意识到,这是个能力非凡的人,是他不可低估的对手。

这一瞥,也同样给朗昆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左贤王那大漠孤鹰一般犀利而阴狠的眼神,蛮横地刺入他的内心,让人不寒而栗。那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不可一世,还有蔑视加敌意,让他在多年以后想起来,才惊觉,只有这个左贤王,才是他一生中唯一的、真正的对手。

朗昆悠然一笑,顺着皇上的话意,说:“已近晌午了,请左贤王一同用膳,如何?”转头,对皇上使个眼色,这里,又过来热情地招呼呼延吉措。

“去吧,”皇上会意,在公公的搀扶下起身:“年轻人好好聊聊,交个朋友也无妨,朕就不耽误你们时间了——”

眼见皇上要走,呼延吉措怎肯罢休。他一步上前,还想纠缠下去。朗昆已先一步挡在了他的身前,一把拖住他,口里说着:“民以食为天,吃饭是最大的事——”手臂同时也着了力,不由分说就把他拖搡出了大殿,直奔中殿而去。

呼延吉措心有不甘,别过头来还想说什么,皇上却已经在公公的搀扶下,匆匆地转入了后殿。呼延吉措只得悻悻地跟着朗昆出了门,但他心里已经盘算好了,今天无论如何,都必须把谈判搞定,不能再拖了。

长条的桌子上琳琅满目的佳肴,摆得满满当当,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这样的阵势在他们大草原是没有见过的。他们往往是席地而坐,来一把手抓羊肉,灌一口马nǎi子酒,高声而唱,哪里会有这样精致的宴席。

呼延吉措微微地颦起了眉头,这几日的接待,规格一日高过一日,照今天这阵势来看,应该就是最后的宴席了吧。饭桌上谈判,这个皇帝,或者说这个皇子,摆出这么个轻松的气氛到底意欲何为?!

如果这是皇帝的意思,他就安心得多,那个性格懦弱、身体多病的皇帝,怎么抬举自己都不过份。可是偏偏,今天会多出这么个皇子来,他试了一试,还没摸出深浅,可愈是这样,他愈是安心不下来,呼延吉措对付不了的人,实在没有几个,这个中原的皇子,真真不简单。

呼延吉措心里打了几个小转转。

他到中原来不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是早就想好了目的,如今皇上把他们一行好吃好喝地往旁边一晾,几天时间过去了,他不知道这个皇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看到随从们一副“暖风熏得游人醉”的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皇帝莫不是想用拖的战术,瓦解他们?或者,是想用玩物丧志这一招,来消弭他们的斗志?!

所以今天在殿上,他有心把皇帝试了一试。

就在刚才,他采取了先发制人的战略,首先对皇帝假以颜色,以战胜国的姿态打击皇帝的气势,然后,就预备提出自己的要求。他已经盘算好了,这样一来,不论提什么条件,都应该会让皇帝百依百顺。因为,他已经提醒过了,皇帝也应该清楚,他们是战败国,该怎么停战得由蒙古人说了算。

果然,皇帝还是一贯的迁就和忍让,这让呼延吉措更加瞧不起,打了败战固然丢人,但失了气势却只会令人鄙视。

皇帝的态度让呼延吉措感到无趣。

他希望这个皇帝会发怒,就算,激怒了皇帝,也没什么大不了,难道,皇帝还敢对他堂堂左贤王怎么样?他呼延吉措可不是吃素的,大蒙古国也不是软柿子,中原的皇帝不敢把他怎么样。

在草原,他就是一头雄狮,没有对手的日子太久了,内心深处蠢蠢欲动,他渴望着跟一个势当力敌的对手来一次痛痛快快的交锋。尽管知道中原的皇帝只能是敢怒不敢言,他还是暗暗地希望,这个皇帝,会不甘示弱,会对着他咆哮,那样,他或者,还会正眼看这个皇帝一眼。

可是他失望了,皇帝是如此地软弱,甚至是懦弱,面对他的狂妄和颐指气使,皇帝竟然没有一点脾气!

倒是旁边的刘将军,让他觉得尚有几分血性。尽管刘将军卤莽,却也是敢作敢当的一条汉子,他可以奚落刘将军,却不会看不起刘将军,因为,他尊重勇者。

但他,更钦佩智者。就是这个没骨头的皇帝,却有个非同一般的儿子,就是这个被皇帝全权授权的皇子,让他有些暗自心惊,还有些棋逢敌手的欣喜。

他本想,拖住皇帝,把自己的条件摊牌,逼着他当场答复。

可是,今天他面对的人,不仅仅是中原皇帝,还多出了个皇子。

就是这个皇子,尽管内心怒气腾腾,眼里隐含杀机,却滴水不漏,在瞬间就可以换成满脸春风。这个对手,到底在想些什么,呼延吉措无法确定,他唯一能确定的是,这是个强劲的对手,他此行的目的或许就会因此而大打折扣。

此时呼延吉措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下来,他有种预感,事情不会再象他想的那么顺利,这个皇帝,能选中这么一个儿子来跟他谈判,是有备而来。这个皇子,或许,就是太子,将来的皇帝!而现时的皇帝,能选中这么一个太子,说明,这个皇帝也并非他呼延吉措一直认为的那么昏庸。

若是再往远一点想的话……

呼延吉措不知不觉地陷入了沉思。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朗昆端杯致意:“父皇吩咐下来的规格,是上等的国宴,诸位,如不见笑,我今就以兄弟相称,大家今日来个一醉方休如何?!”

“这话说得好,”呼延吉措顺着朗昆的话意接过话头,笑道:“既然是兄弟,那就得明确是兄还是弟,我已经快三十了,照我看,你肯定比我小,那就我为兄,你为弟,如何?”

“呼延兄,昆弟敬你!”朗昆爽快地应承下来。

呼延吉措举杯一饮而尽,笑望朗昆。

朗昆笑着端杯起来,将酒干尽。

杯光交筹中,酒过三巡,话渐渐多了起来。

“兄弟,我这还是第一次到中原来,中原可是美不胜收啊。”呼延吉措带着微微的醉意,环顾四周美仑美奂的装饰,有感而发。

朗昆笑道:“既然这么喜欢中原,那就留下来长住如何?短短几日就让呼延兄有如此感慨,多住些时候,兄弟我一定让你感受一下人间天堂!”

呼延吉措警觉地扫了朗昆一眼,暗揣他的话里还有什么别的意味没有,却看见朗昆表情如常,他呵呵一笑,打了个马虎眼过去:“下回再来,想家了——”

朗昆在心底冷笑一声,看来,这个呼延吉措还没有醉到糊涂。下回?!下回就只有你的头颅再来了!

“大丈夫四海为家,还想什么家?”朗昆将军过去:“不说这些没出息的话!”

“你该巴望着我早些回家才是。”呼延吉措话中有话。难道你不巴望我回去?难道你不巴望蒙古退兵?!

朗昆嘻嘻一笑,似乎根本就没听懂呼延吉措的话意,傻兮兮地问:“真想回去了?”

“恩!”呼延吉措重重地一点头。

“那昆弟总得送呼延兄一些礼物才是。”朗昆笑着,喷出些酒气,轻轻一下就点入了正题。

呼延吉措一怔,这是不是就表示,谈判开始了?!他喝一口酒,说:“爽快!兄弟想送什么礼物?我照单全收,觉不跟你客气!”心里同时嘀咕一句,只怕,你的礼物满足不了我。

好大的口气!只怕要让你失望了。朗昆低头,夹一筷子菜送入口中,以咀嚼的动作掩盖了唇边的冷笑,他说:“呼延兄要说照单全收,那可就折煞兄弟我了,惭愧啊,礼物只有一样,不必开什么单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 势当力敌对手首见面 翻覆云雨皇子暗较量(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