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69章: 事后顿悟醒时已觉迟 小中见大不期应宿命(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69章 事后顿悟醒时已觉迟 小中见大不期应宿命(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晨的正阳殿,皇上看上去心情不错,连病也似乎好了许多。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一点都不假,得知谈判的事圆满解决,皇上的病就好了大半。再一想到朗昆这次立下大功,从此后可以堂堂正正走上朝堂,皇上更是开心。

“昆儿,蒙古使节打算什么时候走啊?”皇上问。

朗昆回答道:“他们归心似箭,主要是我们这里,公主的人选……”

“你觉得谁比较合适?”皇上问得很直接。

朗昆摇摇头。

“你再考虑考虑,”皇上说:“朕叫齐了所有的公主,等会都到御花园里去看云南新进贡的兰花,你再去好好考查考查,今天晚膳时候必须给朕答复。”

父皇竟然把这个难题交给了他,朗昆拼命想躲,终究还是躲不过去的。

御花园里,好生热闹,大小公主们聚在一起,围着数十盆兰花,指指点点,唧唧喳喳。

朗昆远远地站着,望着妹妹们。他的眼光,一一地在每个妹妹的脸上停留,缓缓地扫过。他不知道,该怎样选,她们每一个都与他血脉相连,平时天天在一起,不觉得多亲近,如今一想到其中的一个将要去和亲,他心里是愈发地沉重。

公公拢着手,朗声道:“宣皇上口谕,公主们按年纪大小排队选花,每人都可选一盆中意的带回自己的寝宫。”说完,公公把公主们集中到一块,按年纪大小排队,逐个进入空评里选花,端着花出来一个,再进去下一个。

朗昆谨记着父皇的吩咐,站在一旁静静地观察着。

公主们选完了兰花,高兴地散了。

朗昆还站在原地,恍惚着,不知该如何给父皇回话。

公公这才提醒:“殿下,该去正阳殿了,皇上还等着呢。”

朗昆迟疑着,提起了千斤重的双腿。

才进正阳殿,蓦地发现几个妹妹都在:平妮和誉娥坐在父皇右侧的椅子上,低声咬着耳朵,一忽儿,誉娥很大声地笑了起来;稚娟坐在父皇的床边,执着父皇的手,在父皇手心里划着什么,父皇一直在微笑;而南荔安静地倚在床腕边,用探究的眼神望着父皇和稚娟。

朗昆一看这阵势,马上就明白了。来的,都是适龄未嫁的公主,最终派去和亲的,将是她们四人中的一个。

“六哥来了——”稚娟眼尖,最先发现朗昆。

皇上从床上抬起头来,看朗昆一眼,点点头。

这时公公进来了,禀告:“皇上,给公主们的首饰已经送到了。”

“那就拿过来让她们选吧。”皇上招招手。

公主们一下来了精神,都眼巴巴地望着。

公公招呼公主们到屏风前面来,然后端了一个锦盒过来,还未来得及打开,誉娥一个箭步就冲上去,抬手一揭,“哇!”一声,还没等姐妹们反应过来,她举手就挑掇起来,一会功夫,手上已经抓满了金晃晃、银灿灿的一把。

让她这么一扫,盒子里肯定不多了,平妮和稚娟急了,伸手就去抢,就连平日里畏畏缩缩惯了的南荔,也赶到了盒子跟前。

“父皇说了,是给我们大家的!”平妮一看盒子里,真的不多了,当即就叫起来,声音细细的,即使满含着不满和委屈,也不敢对誉娥高叫。

“放回去!”稚娟可没那么多顾忌,她毫不客气地虎起脸来。

“谁先到先拿,到手就算数了!”誉娥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就放弃到手的东西。

“放回去,不然……”稚娟板起脸来。

“不然怎么样?你还想打我,”誉娥冷笑一声:“就凭你?!”她双手叉腰,一副理当不让的样子。所有的公主里,只有她会些拳脚,要对付稚娟,根本不再话下。

稚娟探头越过屏风,偷偷地瞥了一眼父皇,求援的意思明显。

皇上将眼睛轻轻闭上,全然不理会她们的争吵,也没有出面调停的意思。

稚娟又看看站在身后的朗昆。

朗昆默默地将头一低,出了门去。

稚娟恨恨地瞪了一眼朗昆的背影,然后凶狠地对着誉娥说:“我最后再说一遍,放回盒子里去!”

誉娥嘻嘻地笑起来,扭动着腰:“偏不,气死你!”

“啪!”冷不丁,面上就挨了一耳光。

片刻的寂静之后,誉娥哭叫起来:“你打我!”然后转过脸,喊道:“父皇——”

“闭嘴!”稚娟低喝一声:“父皇已经睡了,你要是吵醒了他,小心治罪!”

誉娥一惊,不吱声了。

“别以为你会点三脚猫的功夫就想称王称霸,今天,你不把首饰放回盒子里,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稚娟几乎是赤luo裸地要挟,她说:“这首饰该是我们四个平分,凭什么你一个人独吞?!”一句话,就把平妮和南荔拉到了自己这边,

“我没有,”誉娥看到平妮和南荔已经在往稚娟身边靠,知道自己现时处于劣势,如果她们三个联合起来,自己是斗不过的,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她明显地软了口气:“盒子里还有嘛——”

“不行,不准你侵占别人的那份!”稚娟毫不退让。

誉娥看了看平素跟自己最要好的平妮,悄悄地使了个眼色。

平妮马上领会了她的意思,犹豫了一下。

稚娟立马戳穿了誉娥的把戏,她转向平妮,梗着脖子道:“你别上她的当,你以为让她拿着那些首饰走了,过后她就会跟你平分?告诉你,只要出了这个门,你就休想从她那里得到一根丝!现如今我们三个,还可以制得住她,如果就你一个,她会怕你?!”

这番话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平妮咬了咬嘴唇,终于明确地站到了稚娟身边。

稚娟不再说话,用手指了指盒子,朝誉娥抬抬下巴。

誉娥无法,只得将拢进了袖管的首饰全都拿出来摆进盒子里。

稚娟清了清嗓子,说:“这样,我们抓阄,按阄的顺序,一人挑一件的转,算公平不?你们谁还有意见?”

做成了阄,选起了首饰,到最后,四位公主每人三件首饰,盒子里,还剩下两件。

“我是一号,我还可以选的。”誉娥已经伸手过去了,兀自取了一件。

稚娟是二号,她想了想,对平妮和南荔说:“我不要了,你们谁要?”

平妮和南荔都没有说话,但看得出,她们都想要。

“南荔,”稚娟拉起南荔的手,轻声道:“平妮音律好,常日里都被父皇叫去大殿奏琴,那样的场合得多几样首饰,你就让了她好么?”

南荔温顺地点点头。

稚娟便把最后一件首饰交给了平妮。

首饰分完了,大伙也就散了。稚娟手快,一把拖住了南荔,等别人都走了,她才从袖笼里拿出自己的首饰来,选了一样最漂亮的,递给南荔。

南荔奇怪地望着她。

“拿着。”稚娟微笑:“送给你。”

南荔摇摇头。

“你这么老实,姐姐不能让你吃亏。”稚娟说。

南荔脸一红,不好意思了。

稚娟将首饰塞到她手中,然后,将她推出了门。等南荔走远了些,稚娟也抬脚准备离开了。

忽然——

“稚娟——”

是父皇的声音,父皇醒了!

“过来,”皇上已经支起了身子,朝稚娟扬扬手。

稚娟依言过去。

皇上缓缓地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长长的盒子来,示意她打开。

稚娟慢慢地打开,一道金光泻出来,满眼尽是五颜六色的斑斓,凤凰的身子,全部是黄金,底座是景泰兰,那精致的凤尾流苏,仿佛孔雀开屏,扬开的每一缕,都是一种不同的颜色,对称着展开,黄的是琥珀,白的是银,绿的是玉,红的是翡,蓝的是玛瑙,镶嵌在黄金的底座上,鲜艳眩目。

稚娟忍不住低声惊呼道:“天呐,太漂亮了——”

皇上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柔声道:“奖给你的。”

稚娟微微一愣,随即笑了,一朵红云,飞上脸颊。

“去吧。”皇上怜爱地说。

朗昆来到父皇的床前,坐下。

皇上问:“选花的过程可看仔细了?”

朗昆点点头。

“说说看——”皇上闭上眼,斜靠在枕头上。

“南荔选的时间最长,她看了很久之后,才端走了一盆;平妮选花的时间比南荔短一些,但她是端起了一盆又放下,反复了几次,才选走一盆,临走仿佛不甘心,又还折回来换了一盆;稚娟选花的时间更短,用很快的速度把花都看了一遍,然后就端走了一盆;誉娥用的时间最短,她根本就没选,直接走过来端了一盆就走了。”

“你看得很仔细。”皇上没有睁开眼,心里很明白,朗昆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用意,不然,自己没有明说,那么多公主,他怎么就只汇报了这四个公主的选花过程。

皇上还再闭目养神,问:“你怎么看?”

朗昆想了想,在肚子里好一番遣词造句,才小心地说:“仅从选花这一件事情来看,南荔比较稳重,性格虽然沉闷,却很执着;平妮凡事都想追求完美,以至于难以取舍,所以显得有些优柔寡断;稚娟会权衡利弊,见好就收;誉娥行事,直截了当,干净利索,做了就不会回头。”

“恩,”皇上点点头:“不错。”又问:“刚才的事,都看仔细了?”

“是。”朗昆回答。

“知道稚娟为什么得奖?”皇上一直没有睁开眼睛。

朗昆想了想,答曰:“知道。”

“说说看——”皇上沉声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怀揣私心嘴吐违心话 胸定主意最后再相问(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