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73章: 性情公主一意成决定 重情皇子费力只徒劳(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73章 性情公主一意成决定 重情皇子费力只徒劳(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朗昆一直等到稚娟将宫门掩上,才转身,一路魂不守舍地走来,满脑子里都是和亲、和亲。才因为梨容的事虚惊一场,如今,稚娟的事又横在了前头,怎不叫他伤脑筋。

父皇的意思很明显,似乎已经考虑成熟,而稚娟矢口否认有意中人,或者已经坚定了父皇的决心。我跟稚娟感情好,父皇是知道的。刚才问起稚娟的那些话,父皇肯定已经记到了心里,这个时候,我再使劲地推举誉娥,只会让父皇生疑。到底,我要从哪里开口,才能劝说父皇打消让稚娟去和亲的念头?

朗昆再一次陷入两难的境地。

朗昆已经走远了。

夜幕下,亢长的甬道里,寂静无声,幽暗阴森,仿佛蛰伏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人恐惧。

忽然,“吱呀”一声轻响,暗红的宫门被缓缓地拉开,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扒在门上,稚娟,悄悄地探出头来,两只大眼睛,骨碌骨碌四处转。

左望望,右望望,确信四处都没有人,然后,闪出了寝宫。

第二天一大早,朗昆早早地就起来了,推开门,入眼是白茫茫一片,好大的雾啊,看样子,今天是个艳阳天呢。他的嘴角忽然就漾起笑容来,这是不是个好兆头啊,说不定,我就能劝父皇改变主意,梨容不去和亲,稚娟也不去,那才是叫一个好呢,也只有这样大好的消息,才应得上这么艳阳天的景呢。

他精神抖擞,信步出了屋子,在院子里比划了一阵子拳脚。不大功夫,竟然发现雾气全都散了,太阳已经金灿灿地挂在了墙头,刺拉拉地照着明黄色的琉璃瓦,再反射到暗红的宫墙上,不觉耀眼,只觉得显出一派喜气洋洋来。

朗昆深吸一口气,空气中有略微的水气,还有阳光的味道,清新润泽,象,象梨容的唇。他猛一下吓了一跳,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哎呀,想哪里去了,还要办正事呢,等事情一办好,第一时间就是要去会会梨容。他仰起头,闭上眼,思索着,我到底有多久没看见梨容了?这一想,又吓了一跳,不过也就四天吧,怎么好象过了一辈子那么久——

他吃吃地笑起来,想起早些年读书的时候,有一次,太傅讲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当时还犯着傻气地想,这怎么可能呢?

这怎么不可能呢?

他自嘲地摇摇头,经一事长一智,如今才知道自己当年的少不更事。

进屋穿戴整齐,正喝着清粥,想着什么时候去正阳殿合适,又该如何跟父皇起了这个话头,要把自己昨夜想好的三点理由一字不漏地说完,他腹稿刚刚准备妥当,忽然就听见门口传来大内总管赵公公的声音,他不是,在父皇身边当值吗?

难道,父皇这么早就醒来了,差人来叫我?

想法才刚起了个头,赵公公就进来了,一鞠躬:“殿下,奴才给你请早安来了。”

“你敢趁父皇熟睡,偷溜出来?”朗昆跟他开玩笑。

“奴才有那个胆子么?”赵公公笑道:“是奉了皇上口谕,宣你过去呢。”

朗昆点点头,已然起身。

赵公公说:“殿下,不急,您先吃了早饭再走也不迟。”

“父皇不是已经起身了?”朗昆奇怪地问:“总不能让他等我太久——”

“殿下有所不知,皇上一早起来,就嚷嚷着要吃丹药,可巧正阳殿里没了,都放在上房,奴才要去取,皇上说,那就顺便叫您过去。您也是知道的,皇上若不吃了丹药,那是不会办事的,非得丹药进了肚子,他这精气神,说来就来了——”公公说:“奴才这么早来,是想先叫您起床,没想到殿下勤勉,这么早就起来了,还练过身了。照奴才说呢,您先吃着,奴才去上房取药的功夫,您吃个早饭的时间绰绰有余,奴才折返再来叫您。”

朗昆想想也是,便不急了。

赵公公急急忙忙就取丹药去了,朗昆又喝了几口清粥,忽然皱起眉来,觉得有些不妥。

父皇这每天的丹药,是不是也吃得太多了?他隐约记得,原来一小盒,父皇可以吃个七、八天,但这几天,从发病那天开始,到今天,也不过四天,明明是一盒新拆封的,怎么就没了呢?

他想起上回跟何居亭隐士说起丹药的事,何居亭不是再三告诫他那东西碰不得,会上瘾事小,最重要的是,有毒!

朗昆一惊,忽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能让父皇再这么吃了,事不宜迟,要尽快让何居亭进宫来看看,以他精湛的医术,应该可以帮助父皇摆脱对丹药的依赖,否则——

正阳殿,朗昆又一次眼睁睁地看着父皇塞了一大把丹药进嘴里,他是想劝,可是看见父皇满眼都是对丹药的殷切,他只好忍了又忍,把已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

父皇不是答应让何居亭来诊治了么,那就等何居亭看过了再说吧,我这样说,父皇是听不进去的。

“想什么呢?”皇上见朗昆绞着眉头,便问:“考虑这么久了,还是没想透?”

哦,朗昆赶紧回答:“考虑得差不多了。”

呵呵,皇上轻声笑了笑,说:“你不用考虑了,朕已经决定了。”

朗昆一怔。

皇上招招手,公公把拟好的圣旨递了过来。

朗昆望着公公手中的圣旨,满是忐忑,他恍惚中有种不祥的预感,没有任何来由,他忽生怯意,停滞了半天,不敢伸手去接。

皇上默默地望着他,眼光寻味。

终于,朗昆还是接过了圣旨,黄灿灿的是那么耀眼,沉甸甸的是那么打手,他鼓足了勇气,展开——

满篇的字,他一个也没有看进去,眼光巡视之下,只看到“稚娟”两个字,两只眼睛登时就鼓了出来,喉咙发紧,胸口发闷,脑袋发蒙,他觉得耳朵开始嗡嗡作响——

是稚娟,父皇选定的是稚娟!

为什么一定要是稚娟?

他的全身因为激动而微微地颤抖,传到指尖,幅度就变得更大,不可能,是我看错了!他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直盯着圣旨上“稚娟”两个字,盯得眼睛都要渗出血了——

这不是真的!

他猛然间抬头,望着父皇,就要冲口而出——

让誉娥去,誉娥比稚娟更合适,儿臣考虑过了……

他是如此急切,明知圣旨已拟,只待颁发,就算木已成舟,他也要拼了所有力气,做最后一搏,把船拆了重新做过,将木还原成木!

可是,还没等他开口,皇上就抢先了一步:“跟你的选择一样,很惊讶吧?”

啊?朗昆被这一句话给击懵了。

父皇怎么这么说呢?

这里朗昆还没醒过神来,那里皇上跟着又来了,再次向他扔下了一个重磅炸弹:“你昨晚离开后跟稚娟单独呆了很久?”

仿佛当头一棒,朗昆即刻傻立当场!

“你们都谈了些什么呢?”皇上静静地望过来,射向朗昆身上的,仿佛都是刺。

朗昆紧张得大脑一片空白。单独、呆了很久,这么重的口气,父皇究竟知道了什么?他怎么会知道的?我们都谈了些什么,父皇是不是也知道了?父皇是在怀疑我吗?还是在警告我?父皇这话中的话到底是什么?我该如何回答?是老实交代,还是……

朗昆的脑袋里一片糨糊,还没容他绞拌开,理个什么头绪出来,皇上又说话了,是轻悠的口气:“稚娟昨夜里来过了——”

朗昆更糊涂了!

皇上见他没反应,再明显一点地补上了一句:“在你们分手之后——”

朗昆默默地抬头,望向父皇。

皇上与朗昆的眼光轻轻一碰,须臾便移开了。皇上徐徐地把手掌按在圣旨上,柔声道:“你们都是朕的好孩子……”

“朕虽然是皇帝,但做为父亲,跟天下的男人没有什么区别。要说和亲这件事,父皇心里一直都很为难,想法是早就有了,人选也基本上定了,原想着不知该如何开口,才能让你们平静地接受,谁知,”皇上动容道:“你们愈这样懂事,父皇愈是愧疚,难为了你,更难为了稚娟……”

朗昆慢慢地听明白了,原来父皇是误认为昨夜他劝稚娟来着。可是,听父皇的口气,仿佛是他劝稚娟去和亲,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啊。

昨天夜里,我把稚娟送到寝宫,亲眼见她进去才离开,她怎么又跑到正阳殿里来了呢?道别的时候,她不是还提醒我,天色不早,父皇该歇息了,她不是说“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父皇身体刚刚好转,这么晚了,就不要去打扰他了”,怎么在自己离开后,她又来打扰父皇了呢?

她跟父皇说了什么?

父皇的话语里,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皇上还在低而慢地述说,朗昆的心却渐渐地往下坠——

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愚钝不堪。

稚娟,早就做出了决定。她要他不要深夜打扰父皇,不要试图改变任何事情,不要为把和亲的人选换成誉娥作徒劳的劝谏,都是有目的的。她先他一步到了正阳殿,在父皇跟前,承担了一个公主的责任,她成全了父皇,更是成全了自己!

她是故意的!

朗昆恍然大悟,蓦然间有如万箭穿心。

她是故意的!她竟然……

……本章完结,下一章“ 坦然承担不枉为公主 知心成全也只为兄长(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