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75章: 坦然承担不枉为公主 知心成全也只为兄长(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75章 坦然承担不枉为公主 知心成全也只为兄长(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的眼睛,眼睛里,是小小的自己,默默地望着,这一片宁静的湖,仿佛到家了,累了,倦了,靠岸了,他伤感而疲惫地头偏靠在她的肩头,安静地合上眼睛,休息,和忘却。

她轻轻地拥住他,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安慰他。

过了许久,他抬起头来。

她看着他,眼光清澈见底,他忍不住,轻轻一笑。

“你笑什么?”她眼里,有一瞬间的警觉。

他含笑,圈她入怀,低声道:“前天晚上,我在正阳殿前的大坪里看星星来着,边看我就边想,这星星怎么就这么象梨容的眼睛啊?眨呀眨,眨呀眨,就如同你望着我在笑,让我感到好亲切啊——”

梨容扑哧一下笑出声来,揶揄道:“你吃了糖啊?这么肉麻的话也说得出来?”

他砸巴砸巴嘴,似有回味:“恩,确实有点甜。”

“你刚才哪有吃糖?”她当然不信,一个她知道他不喜欢吃零食,二个他来看稚娟心情并不好,怎么会没事嘴里含块糖?

“不信你看,现在还没吃完呢。”他指指自己的嘴。

梨容不知有诈,认真地看过来。

他在心里窃笑,猛一下,亲她一口!

她下意识地捂住脸,一把推开他,四处望望,脸一下红了。

“没有人呢——”他慢悠悠地说,痞气地笑道:“四下无人,可任由我胡作非为!”

“你敢!”她手指戳过来,气势汹汹。

他默然地抓住她的手,握住,将她拉到胸前,低声道:“等蒙古人走了,恶梦也该结束了……”

梨容一听,不禁打了个寒战,恶梦真的结束了吗?就算我们的恶梦结束了,那稚娟呢?

朗昆低沉的声音,仿佛呓语:“到那时,我就去跟父皇说,梨容,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我要跟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容姐姐!”宫外传来稚娟的叫声,想来,她是估摸到了里间的情景,特意来提醒他们了。

两人即刻分开,分坐正厅两边。

“容姐姐,让你久等了。”稚娟说着话,已经带了宫女进来了,看见朗昆,很是意外:“你这么快就从父皇那里出来了,我以为还要好一阵子呢,才来不久吧?”

话音刚落,还不等朗昆回答,稚娟语气一转,又到了梨容那里:“容姐姐,佩兰还没有回么?”她自话自说:“这个阿丽也真是的,只是叫她带佩兰去选几样梨容小住要用的物件,居然还没有回来。”

稚娟愈是煞有其事,朗昆越是忍不住想笑。还一本正经呢,做得真象有那么回事一般,也只有我跟梨容才知道,说什么我是才来,欲盖弥彰;说什么去取东西,还不是为了支开众人,好叫我们单独会面。

稚娟啊,稚娟,总是这么精灵,想到妹妹的好,朗昆忽然一下伤感起来,分离在即,平日是浑然不觉的点滴,宛如潮水般涌现,从今往后,再不会有这样的场景,他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你到哪里去了?”朗昆问。

“去母妃那里了。”稚娟轻松地说,看不出一丝痕迹。

正说着,赵公公来了,进门先看了稚娟一眼,竟没有用以往的高调,只幽声道:“公主,接旨。”

三人跪下,是和亲的圣旨,因为早已知道,也没有多大的震动。倒是赵公公,念完圣旨之后,不着急走,反而踌躇起来。

“公主……”赵公公显得有些伤心,欲言又止。

“去吧,”稚娟平静地说:“知道公公心好,不忍见,早上我去母妃的宫里,已经跟她说了,她会尽量克制,不会让公公难做的。”

唉,公公长叹一声道:“公主有时间,就多去陪陪她吧……”就此一别,来日重见可就遥遥无期了。赵公公无法再往下说,荃妃娘娘性情温顺,平时从不与下人为难,而且跟赵公公也是同乡,想到荃妃娘娘只有一个女儿,还要远嫁,赵公公心里非常难过。

“我知道。”稚娟点点头,挥手示意赵公公离开,她不愿多想,能回避就尽量回避。

“那奴才去了。”赵公公一鞠身,走了。

“等一等,”稚娟忽然叫住他,动容道:“公公,我走以后,娘的身边,就该冷清了,这宫里事,我就托付给你了——”

赵公公顿了顿,颤抖着声音回答:“那是奴才份内的事。”

朗昆留在稚娟宫里吃午饭。

刚上桌,忽然一个宫女跑进来,朗昆认识,那是荃妃娘娘身边的人。她似乎是有什么要事,急于要禀告稚娟,却畏惧地看了稚娟几眼,瑟缩着不敢靠近。

稚娟只当没看见。

“什么事?”朗昆问。

“荃妃娘娘……”宫女吞吞吐吐地说:“荃妃娘娘,她……”

“她也就是哭闹一下,你们守着,不让她离开自己的寝宫就行了。”稚娟淡淡地说。

“可是,刚才,她要悬梁……”宫女结结巴巴地说。

“不要管她,”稚娟默然道:“你跟她说,就说我说的,她要再闹,我一直到走,都不会再去看她。”

宫女应了,匆匆离去。

朗昆担心地看了稚娟一眼,劝道:“她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毕竟,她只有你一个女儿,你这样逼她,她怎么受得了?”

“不是我想这样,”稚娟放下碗,心事重重地说:“她愈是这样,我愈不放心,节哀或许还能得到父皇的怜惜,但这样闹久了,非但改变不了什么,反而会引起父皇的反感,我走以后,她也没有依靠了,失去父皇的宠爱,她还怎么过下去?”

“我会替你照顾她的。”朗昆低声道。

“你?”稚娟苦笑一下,说:“还是先当上太子再说这句话吧。”

朗昆顿时哑然。

“六哥,三天后我就走了,没事你多来陪陪我。”稚娟抬眼,望朗昆一眼。

朗昆明白她的意思,看看梨容,点点头。

“你怎么不动筷子呢?”稚娟猛地发现,梨容的碗筷还没有动。

梨容摇摇头。

“梨容。”朗昆叫。

“我吃不下。”梨容忽一下站起来,折身入屋。

朗昆也默默地放下筷子,他哪里有什么胃口。

稚娟却不看他们,也不管他们,只埋了头,啃哧啃哧死劲的吃。

“别吃了!”朗昆忽然大吼一声,惊得稚娟一愣,她停下来,盯着桌上的菜,只那么一下,又开始快速地吃起来。

“哐当!”一声,朗昆一把将稚娟的碗打落在地上,他终于火了:“你做出这副样子干什么?!谁让你挺身而出,送上门去的?你事先跟谁商量了?你就那么聪明,也不想想有多少人为你担着心!”

稚娟呆呆地坐着,忽然,一滴泪落下来,再一滴泪落下来……

梨容红着眼睛从里间出来,拖住朗昆:“少说两句吧,大家心里都不好受。”

“她是自找的!”朗昆仍旧气愤难平。

稚娟不说话,低头流泪。

梨容也不说话,站着陪泪。

朗昆反倒平静了,一屁股坐下来,端起碗就吃!

“皇上驾到——”

仿佛一惊雷,三人还未反应过来,皇上的龙椅已经被公公抬起了门。

稚娟连忙擦擦眼睛,说:“父皇,您身体还未完全恢复,怎么亲自来了?”

“朕不来看你,你又不去看朕,”皇上有些伤感地说:“在床上躺久了,出来透透气,顺便来看看你,过几天……”

“我每天都会去给父皇请安的。”稚娟乖巧地说。

皇上默默地盯住她的脸,脸上的泪痕依稀可见,皇上默然片刻,说:“罢了,多陪陪你母妃罢,朕呆会就准备去看她。”

他略一侧头,忽然看见梨容,梨容看着皇上,微微一笑。

“谢大人的女儿,叫梨容吧,”皇上温和地招招手:“过来。”

梨容走近,施礼。

皇上笑笑,说:“也不知你们怎么就这么投缘,稚娟呀,一开口就是要求把你接进宫来陪她,也好,也好,说说体己话,”他和善地说道:“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稚娟要是答应不了的,就来禀告朕好,朕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说这话时,他瞟一眼朗昆,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朗昆,”皇上叫道:“别光顾着陪稚娟,正事也要记着办。”

朗昆一怔,想起要采办送去蒙古的财物,也是当务之急。他应声道:“我马上就去办。”

皇上点点头,拍拍椅把,示意公公们起行,朗昆、稚娟和梨容都俯下身去躬送皇上,这当口,梨容忽然觉得有一股目光,直辣辣地刺到了自己的身上。

是,皇上!

梨容惶然间,抬起头,果不其然,正好迎上皇上的目光。皇上望着梨容,一直都目不转睛地望着,不回避,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的情绪。梨容也毫不畏惧地望着皇上,她努力想弄明白,他为什么要看她,他想要表达什么,但似乎,他有话要跟她说,又似乎,什么内容都没有。

从龙椅抬起到转背,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在皇上侧身别过的一瞬间,他忽然微微一笑,留给了梨容一个意味深长的背影。

梨容忽然有种很强烈的感觉,皇上,是有话要说,对她说,而且,是关于朗昆的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 讨价还价深宫两母子 一语成谶皇城二红颜(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