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78章: 御花园里皇上迸奇想 正阳殿上朗泽请圣命(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78章 御花园里皇上迸奇想 正阳殿上朗泽请圣命(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怎么了?”朗泽见稚娟忽然之间就不说话了,有些担心地问。

稚娟不知该怎么回答,索性还是不说话。

朗泽顿了顿,忽然小心翼翼地问:“是,为了,和亲,的事么——”

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稚娟脸一沉,没好气地瞪了朗泽一眼。

“要不,”朗泽想了想,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决绝地说:“我去跟父皇说说……”

“我不去,谁去?”稚娟冷冷道:“哪个公主去?”

“那个公主都不去!”朗泽猛地一挥手,愤然道:“妈的,大不了打一仗,争个他妈的鱼死网破,也比受这窝囊气强!”

稚娟默默地抬起头来,望着朗泽那因为激动和生气涨红的脸,心里一动。

或者,二哥,也不是那么冷血自私的人。

“唉——”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朗泽随着这声叹气,焉了。半天,才悻悻地从怀中掏出一件东西来,塞到稚娟手上。

稚娟打开丝帕一看,是一块玉佩。

她莫名其妙地望向朗泽。

“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它么?”朗泽不好意思地搔搔脑袋,说:“我都没带过,给你留着呢。”

哦,想起了。是了,那还是去年的事,过中秋的时候,父皇高兴,让他们兄弟姐妹在一块选饰品,她是看中了这玉佩,却被朗泽眼明手快抢了去,她追着要,朗泽哪里肯给。为此,她不痛快了好久。

“我,我当真不记得了呢。”稚娟不好意思地说。她没有想到,朗泽居然还记得。

“我总是比较讨你嫌的,就是因为这些小事罢。”朗泽自嘲道:“以前老是跟你争,现在想想,有什么必要呢。”他的面色渐渐地阴沉下来,要知道稚娟小小年纪就要被派去和亲,早先他和她争什么争呢?!都给了她吧,又有多大的关系呢——

稚娟忽一下,红了眼眶。

她感觉得到,二哥的这番表白,是真心的。毕竟,那些过去了的争端,他们都还是孩子。

她刚才还在心里冷笑,笑二哥得到梨容来了的风声,这么快就跟了来。然而,紧接着,她就想起,梨容入宫陪她,是父皇的特旨,连皇后都不知道,朗泽是不可能知道的。而朗泽一进门,看见梨容的惊讶,并不亚于朗昆在这里看见梨容的出乎意料。

朗泽来,只是为了给她这块连她都忘记了的玉配。她的不甘心,不是因为没得到玉配,而是因为没争赢他。如今,他一反常态,倒是真的让稚娟既感动又难过。

虽然不是同母,却是真的手足。一旦分离,还是情难舍。

稚娟强忍住泪水,说:“我收起来——”急急就转到屏风后。

梨容和朗泽站在偏厅里,气氛有些尴尬。

朗泽望了望梨容,不敢贸然靠近,又不甘就这么无言相对,浪费这么好的机会。他一直都想着她的,如今人在眼前,却没了勇气。

梨容静默了一会,折身准备进去找稚娟。

“梨容!”一时情急,他开口唤住她。

梨容站定,回过头来看着朗泽。

“你想去送稚娟么?”朗泽轻声征询道。

梨容点点头。

朗泽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来,仿佛是害羞,他低声问道:“要我去跟父皇说么?”

梨容没有回答,浅笑着低头。

她这应该是表示同意了,朗泽不禁满心欢喜,他高兴地说:“我这就去请示父皇,让你最后送稚娟一程,而我就去护卫你们!”

梨容一愣,我去送稚娟,他去护卫?我跟他一起去?!那,朗昆呢……

她蓦然抬头,警觉地望朗泽一眼,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妥。

朗泽正含笑望着她,梨容眼里的戒备,他不是没看见,心因此往下一坠,面上却没有表现一点出来,依旧柔声宽慰道:“你跟稚娟坐一辆马车,跟她睡一处,我自然跟侍卫们一起。”

梨容这才醒悟过来,知道定然是自己流露出什么让朗泽发现了,他才会这么说,于是赶紧低下头,不言语了。

“梨容,我对你,真的没有恶意,”朗泽温和地说:“请你相信我。”

他说:“以后你会知道的。”

“走了!走了!”正当梨容不知该如何作答的时候,稚娟从里间转了出来,性急地招呼。

朗泽好奇地问:“干什么去啊?”

“父皇答应我,可以带几对相思鸟走,我打算赶紧跟梨容去御花园里选了来,然后还要去母妃那里呢,被你来一打岔,正事都忘了。”稚娟说完,扯起梨容就走。

朗泽也想跟了去,猛地想起还要去父皇那里办正事,于是紧赶慢赶就往正阳殿去了。

阳春三月,正是春光烂漫,御花园里姹紫嫣红,叶是新绿,花开正艳,配上暖洋洋的太阳,感觉春的气息浓烈,让人舒适而昏昏欲睡。稚娟蹦蹦跳跳进了园子,一会儿闻闻花香,一会儿捉捉粉蝶。在繁花之中,却显出人的单薄来。

里容猛然间发现,除了她和稚娟,偌大的园子里,没有一个人,什么娘娘、公主,甚至宫女,都没看见一个。她不由奇怪地问:“这么好的天气,怎么一个出来散心的人也没有呢?”

守园的公公回答:“皇上下旨,今日所有人都呆在各自宫中,不得出门。”

稚娟点点头,明白父皇是想让她一个人玩个痛快,这或者,就是当皇帝的父亲一贯的作风,他把他认为最好的给你,也不管是不是你想要的。稚娟此刻,想要的,恰恰不是清净,而是兄弟姐妹们都聚齐了,趁着大好春光,在御花园里好好地闹一闹,这样的机会,今后,都不会再有了。

“怎么了?”梨容已经看出了稚娟的不痛快。

稚娟叹口气说:“父皇想我一个人开心点,唉,为了我,这么好的天气,把大家都囚在宫里,我怎么开心得起来?”

“去选鸟吧。”梨容怕她陷在心事里伤心,赶紧岔开话题。

“公主,公主!”一个宫女跑过来:“荃妃娘娘请您过去一趟。”

“现在?”稚娟叫起来:“不是说好了,我过去吃中饭和晚饭,陪她一天,现在我要选鸟,她知道的拉……”

“知道,荃妃娘娘说,她熬了您最喜欢吃的牙片粥,叫您先过去吃了再来选鸟,一会功夫,不会耽误太久。”宫女加重了语气重复道:“是荃妃娘娘亲自熬的,为了这碗粥,她可是二更天就起来了……”

稚娟还没答话,梨容就在后面推了她一下:“去吧,还愣着干什么?!”

稚娟匆匆地,就要走,又回头看看梨容。

梨容笑道:“我就在这里等你。”

稚娟回眸一笑,小跑着去了。

梨容一个人,在御花园里逛起来,反正没有其他人,她清静惯了,正好图个自在。

在小径上信步走来,太阳在头顶悬着,散发出和煦的光彩,有些眩目,金光铺撒在身上,仿佛给自己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御花园里,奇花异草多了,好多她都叫不上名来,大树却不多,因此树荫也不多。走了不多时,她的脸颊就被晒得潮红,身上也潮热起来。只好钻进凉亭里,坐下透透气。

一放眼,只见阳光下的御花园,整个被太阳镀上了金,黄灿灿的阳光好象给每一朵花、每一片叶子都洒上了金粉,而地底的湿气此时也正好升腾上来,就在矮茶木的高度,弥漫的水汽上悬浮着金粉,丝丝缕缕,飘渺如霞,环绕着整个园子,如同仙境一般。

这情景,怎么似曾相识?

梨容忽然恍惚起来,眼前是色彩斑斓,耳边丝竹鸣奏——

这到底是人间,还是仙境?到底是御花园,还是……

她倚靠在凉亭的柱子上,渐渐地迷糊起来——

“扑拉拉!”一只鸟儿从花丛中飞起来,腾起翅膀一忽儿不见了影踪,响声惊动了梨容,也拉回了她飘远的思绪。

稚娟去了好一会了,也该回了。梨容想着,就出了亭子,一路往园子门口来,看能否碰到稚娟。

刚绕过白色的杜鹃花丛,她嘎然止步——

面前,是皇上的龙椅,椅子上,斜靠着的,正是皇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御花园里皇上迸奇想 正阳殿上朗泽请圣命(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