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81章: 虚惊一场未待心安定 哪知雨中盼来鸳梦碎(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81章 虚惊一场未待心安定 哪知雨中盼来鸳梦碎(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天吧,好象也通人性,知道我就要走了,心里难过,它也开始哭泣。”稚娟轻轻地推开窗户,看天色阴沉,灰色的天空细雨蒙蒙,不由得有感而发,问梨容道:“你说,是它感染了我,还是,我感动了它?”

梨容默然地望她一眼,没有回答。

“一大早就下雨,我啥心情也没有了。”稚娟叹口气。

梨容摇摇头,心说,稚娟啊,从和亲的圣旨下来就应该啥心情都没了,何必要怪老天下雨呢?

“梨容,你再陪我出去走走吧。”稚娟靠了过来。

“下着雨呢。”梨容轻声道。

“小毛雨,不碍事的,”稚娟说:“陪我走走,这是我最后一次在宫里转悠了,明天……”

明天,和亲的队伍就要起程。

“圣旨到——”仿佛一声惊雷,穿透了雨幕。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公公走了,梨容将才拿着圣旨,转头对稚娟扬扬,她知道,能和朗昆一起去送稚娟,绝不会是朗泽促成的,除此以外,能达成此事的只有稚娟。

“谢谢我不?”稚娟笑笑。

“谢谢了——”梨容拖长了声音笑着回答。

稚娟的笑容停在脸上,涌起些心事来,她喃喃自语道:“那天晚上,我跟父皇提及的,明明只有你跟朗昆两个,怎么父皇会想起让媛贞和朗泽也去呢?”

梨容不去想那么多,只要能跟朗昆在一起,对其他的,她都无所谓了。但稚娟可不这么认为,她恍惚间觉得这里面该有什么蹊跷,父皇似乎还有什么别的安排,她苦思冥想,始终无法猜透皇上的用意。

宫女来报:“皇后娘娘请公主去集粹宫,她准备的礼物要亲手交给您,荃妃娘娘已经过去了。”

稚娟应了,回头对梨容说:“你去御花园的亭子里等我吧,皇后那里我不会呆多久,一会出来就去找你,”她说:“雨中的御花园该是别有一番景象吧,如果六哥有空,我就去拖了他来——”她冲梨容挤挤眼:“下雨嘛,御花园里肯定没有人去。”

梨容坐在亭子里,望着远方,极目都是皇城。

菲菲细雨中的皇城,湿润而恬静,象熟睡中的孩子,气息均匀。平日里金碧辉煌的屋顶,此刻陷在一片迷艨之中,在雨幕的映衬下,也多了几分温柔的气息。御花园里,是一样的水汽氤氲,花朵们不再喧闹,在雨中安静地接受洗礼。

周遭浮着淡淡的水雾,沾染上裙带,衣上便有了些水意的沉重。她深吸一口气,湿辘辘的空气钻入鼻孔,游入心肺,似解不开的结,纠结在心间。

“春枝一味俏妆容,满碧未曾衬扶摇。蓬莱犹有挂烟帐,釉瓶空置忆朱颜……”她默默地念着,费力地寻思着,我从哪里知道这几句歌词的?这是说的稚娟么?

正想得入神。

“梨容——”一个声音在叫,低沉,耳熟。

她缓缓地回过头去,忽然一惊而起:“皇上!”

“真是巧啊,又碰到你了。”皇上说,走近,坐下,挥手让公公们退下。

“老远就看见你一个人出神,在想什么呢?”皇上问得很随意,仿佛跟梨容是极熟之人,其实两人这不过第四次见面。

“在想公主的事。”梨容老老实实地回答。

“你跟稚娟倒是贴心。”皇上轻声道:“媛贞,刘媛贞,你认识么?”

“认识。”梨容说:“公主在归真寺的时候,我们常在一块处的。”

“她人怎么样?”皇上将眼光移到了梨容脸上,一眨不眨。

梨容笑道:“挺好的一个人。”

“你们关系如何?”皇上又问。

“很好啊。”梨容回答。

皇上想了想,问:“认识泽儿和昆儿么?”

“认识。”梨容小心地回答:“见过几次面。”

“你觉得泽儿怎么样?”皇上紧接着问。

梨容不解地望着皇上,犹豫了一下,不知该怎么回答。

“那昆儿呢?”皇上似乎也不需要她回答,直接就问了下去。

梨容心头一紧,有些发虚地看了皇上一眼,即刻就把眼光躲开了。

皇上默然地,从梨容脸上收回目光,问:“这次让你们四个去送稚娟,有什么想法没有?”

梨容摇摇头,不做声。

“本来没打算让你去,”皇上说:“虽然稚娟这么要求。”

梨容不禁在心里嘀咕起来,那又是为什么让我去了呢?

皇上似乎猜到了她心中的疑虑,开口道:“是因为朗泽来说,你去合适。”他再次偏头望向梨容,似是问她,又似是自问:“朗泽为什么要提议让你去呢?”

梨容哪里敢回答,只能埋头不开口。

“他很喜欢你,是吧?”皇上的语气非常柔和,带着长者的慈爱。

梨容一下涨红了脸。

“不过,呵呵,呵呵,”皇上轻声笑了起来,说:“朕看出来了,你,不喜欢他。”

梨容被皇上说中了心事,害羞地别过头去,心里直纳闷,皇上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那么,你喜欢谁呢?”皇上继续探究下去,好象有意揭开梨容的秘密。

“没有……”梨容慌忙起身,答话进行遮掩,生怕被皇上敏锐的目光窥见自己隐藏的心事。

“没有?”皇上也站起身,徐徐地踱了两步,然后环视着烟雨中的御花园,眼光,最终积聚在亭子下一簇红艳艳的重瓣杜鹃花上,说:“朗泽喜欢你,那媛贞怎么办呢?”

闻听此言,梨容吓得心惊胆战,连忙跪下,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跟朗泽,是不可能的,对媛贞,绝对,不会有什么伤害。”这既是承诺,也是申辩。

“看得出,他对你,不是一般的喜欢。”皇上似乎对梨容的表态没有兴趣,依旧自话自答:“当一个男人真心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在不知不觉中就会听她的话……”

话语虽轻,却象惊雷在耳边炸响。梨容暗揣,皇上一定是担心自己有企图,不但要占媛贞的王妃之位,还想利用朗泽对自己的爱来干涉朝堂。皇上如果真是这么看自己,那她,也就离死不远了。

此刻,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梨容又急又怕,额头上都冒出汗来,她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他是个有抱负的孩子,”皇上幽声道:“如果你是他,是要江山,还是美人?”他徐徐地坐下,用极底的声音追问:“那么,你会让他选择江山,还是美人?”

话语轻飘入耳,梨容一怔。皇上的话里,还有话,皇上话里的他,指的似乎不是朗泽。

“起来吧,”皇上或者已经知道了一切,但他没有动怒,甚至也没有要责怪梨容的意思,依旧用平缓的声调道:“朕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朕,只想提醒你一些事情。”

梨容仿佛已经领悟到了什么,她在起身的同时,将严肃的目光投到了皇上身上。

皇上在她的注视下,微微一笑,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说:“得媛贞者得天下。”

话语在梨容心头重重一击,带来的打击是巨大的,她脸色一变,瞬间煞白。

而皇上的声音还未落地,就淡淡地散开,隐没在了言语之中。

“这是天机。”皇上神秘地伸出食指,指向天际,嘴角扬起诡异的笑意。

梨容呆呆地望着皇上,须臾泪下。

她明白了——

皇上,其实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安排好了。

她知道——

刘家手握重兵,谁娶了媛贞,谁就有了强大的后盾,可以顺利登上太子之位。

她懂了——

皇上,让朗泽、朗昆、她和媛贞四个人去送稚娟,是有目的的。

皇上,是希望朗泽主动提起退婚之事,好安排朗昆娶媛贞。谁能促使朗泽主动提出退婚,只有梨容自己。谁能促使朗昆答应迎取媛贞,关键之人,还是梨容。

不管皇上是不是真有这样的谋划,至少,他也是借这个机会,来考验梨容,来考验她是不是真的爱朗昆,为朗昆着想。

爱情,看似守得云开见月明了,谁知到头,依旧是镜中花、水中月。

我们,是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梨容深深地绝望了。

江山,还是美人?你会让他选择江山,还是美人?

皇上希望朗昆得到江山,她也这么希望。一个男人,不应该为了一个女人抛弃整个世界,这将是这个男人的悲哀,也是这个女人的悲哀。

“得媛贞者得天下。”梨容捂住脸,啜泣着,终于放声大哭。

雨,忽一下大了起来,哗啦啦的声音掩盖了梨容的哭声。花朵被雨剑刺得东倒西歪,想抗争,抗争不了,想呐喊,呐喊不出,想逃避,无处可逃。

皇上行进在雨中,走得很慢。

他回头望望,依稀还能看见亭子里那个淡绿的身影,他叹息着摇了摇头,吩咐道:“不许任何人打扰,让她安静地呆一会。”

……本章完结,下一章“ 倾心喜欢朗泽不避嫌 开口点穿公主是所想(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