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82章: 倾心喜欢朗泽不避嫌 开口点穿公主是所想(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82章 倾心喜欢朗泽不避嫌 开口点穿公主是所想(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稚娟刚要跟皇后告辞,皇上又去了集粹宫,拉着稚娟问长问短,竟耽误了大半天的时间。等稚娟匆匆赶到御花园,哪里还有梨容的影子,悻悻地回了宫,却看见梨容好好地坐在厅里。

“哎呀,回来了也不派人去告诉我一声。”稚娟埋怨道。

“等那么久,雨大呢,你想冻死我?!”梨容没好气地说。

“反了吧你呀,居然敢跟本公主顶嘴!”稚娟一叉腰,调子高起来:“不想我去找六哥了?”

“他忙着呢。”梨容轻声道:“反正相处的时间还长,也不在乎这一会。”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止不住泛酸,却拼命忍住,当没事人一般。

稚娟不会知道,梨容已经选择了退出,非但如此,她还要在与媛贞同行的过程中,极力撮合媛贞和朗昆。

对于梨容来说,时间过得很慢。但对于稚娟来说,时间却是过得太快了点。

一觉醒来,已是清晨。

一夜功夫,悄无声息的,红毡已经铺到了稚娟的寝宫门口,大红的灯笼,明黄的长幡,富贵而喜气,却不热闹。皇宫里并没有公主出嫁的喜悦,反而弥漫着淡淡的忧伤。

稚娟梳洗妥当,带上父皇曾经作为奖品的五彩凤冠,望望镜子中的自己,忽然说:“我不是在做梦吧?”

梨容愣了一下,还未回答,就听见宫女报:“刘小姐来了——”

梨容心头一紧,即刻笑道:“媛贞,你来得真早啊!”

媛贞进来了,还是彩缎织锦的衣裙,色彩艳丽,大方贵气。梨容微笑着望着她,心里满是复杂的情感。她多么羡慕媛贞啊,可以被皇上想方设法安排着去嫁给朗昆,而她,却始终被排除在他的生活之外。

媛贞瑟缩地笑笑,轻轻地靠过来。

“我今天不会奚落你。”稚娟发话了。

媛贞这才开心地笑起来。

大殿前坪里,摆满了红色的大箱子,全部都是公主的陪嫁。

“呼延兄,过过目吧。”朗昆招呼道。

呼延吉措顺手大开一个箱子,看见里面成堆的财物,其中有一柄很大的玉如意,晶莹剔透,看上去价值不菲。

他猛一下,想起那个美丽的公主来,一时间,有些愣神。

“呼延兄……”朗昆在旁边轻唤。

呼延吉措回过神来,探手入箱子,抓出玉如意,伸向朗昆。

朗昆奇怪道:“怎么?”

“你宫里的朱公公,我拿了他的玉如意,答应送个更好的给他,你替我带给他。”呼延吉措说。

朗昆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还是接了。

“和亲的公主……”呼延吉措似乎还想问什么,却又只说了半截。

“公主怎么了?”朗昆追问。

“没什么。”呼延吉措本来是想问,到底是哪位公主,但转念一想,问了又如何,这个皇帝这么多女儿,自己一个也不认识,更不知道派去和亲的是哪一位,想来,也不会是自己喜欢的那一个吧。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后悔,当初真应该问问那个公主的名字,也好,这回就把她要了去。

但马上,他又有些失落,和亲的公主,是要交给父汗的,纵然是他喜欢的那一个,又有什么用呢?

朗昆见他默不作声,以为他还在想公主的事,便宽慰他道:“你不用担心,保证是个货真价实的公主。她可是贵妃娘娘的女儿,是这宫里最聪明、最漂亮的公主。”

和亲的队伍出发了。

稚娟和梨容、媛贞三个女孩坐在辇车里,朗昆和朗泽带兵士分别护卫前后。

呼延吉措跟朗昆走了一段,慢慢地,就落到队伍中间,他忍不住好奇,在辇车外缓缓地游着,想找机会看看公主的模样。

稚娟心情实在不好,但她又强撑着不想把伤心的情绪表现出来,索性蒙头大睡。

梨容从上车,就一直想着心事,话语不多,被辇车一晃,没用多久,也睡了去。

媛贞精神奇好,老闷在车里无聊得紧,便掀开车帘,去看外边。不看没关系,一看就被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黑脸的汉子,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她一吓,连忙缩回了头。爬过来摇醒梨容,指着外边道:“容姐姐,你看,那外面是个什么人啊?”

梨容也掀了车帘,一看,回头不屑道:“那不就是个蒙古人嘛,把你吓成那样。”

呼延吉措看见媛贞的脸,有些失望,漂亮是漂亮,但不是他希望的那个公主。

然后,他又看见梨容的脸,更加失望,美丽是美丽,还是不是他希望的那个公主。

真的,不是她。

呼延吉措的心凉了半截,他再也没兴趣跟着辇车转悠,一扬鞭,就远去了。

这时稚娟打了个呵欠,醒了,起身掀开车帘,幽幽地叹一声,说:“出了百洲地界了——”回头道:“等会车队休息的时候,你们都把面纱罩上,省得蒙古人起歹心。”她反手一抄,拿起自己的纱巾,说:“我现在就带上。”

送亲的队伍已经走了十多天,路过之地已渐渐荒凉,再往前走,就进入回栾山脉,过了回栾山脉,就是边境了。

“就地扎营休息。”朗昆看天色渐暗,从马上跳下来,指挥大队人马停步。

“怎么没有客栈?”朗泽赶马上前,对朗昆说:“趁天还没黑,再往前走走,总不能大家都在这荒郊野外吃饭睡觉吧?!”

“探路的已经回来了,说方圆十里都没有人家,哪来的客栈?”朗昆说:“趁没天黑,赶紧扎营。”

呼延吉措见朗泽还不相信,坐在马上到处张望,迟迟不动,于是又说:“接下来,进入回栾山脉,人烟更加稀少,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闻言,朗昆远眺着即将隐入黑暗中的峰峦,微微地皱了皱眉。

“怎么,害怕了?”呼延吉措见他如此表情,笑了起来,以为是娇生惯养的皇子受不了颠沛之苦。

朗昆轻轻地摇了摇头,低声道:“回栾山脉人迹稀少,道径险窄,辇车是上不了了,要这些从未出过远门的女孩子在山中跋涉三、四天,我担心她们受不了。”

呼延吉措想了想,说:“首要是保证安全,不然,宁可放慢速度。”他心里暗暗一惊,经过谈判一事他虽然觉得朗昆有谋略。但朗昆未出宫门,便能知道千里之外的事情,再一次让他对这个六皇子刮目相看。

“只能这样了。”朗昆默然道。

篝火烧得很旺,三个女孩子坐在篝火旁,相互偎依着,将面纱拉到眼睛下面。媛贞被火的温度烘得有些热了,伸手想脱下面纱,好好透口气,刚一动,就被稚娟发觉,飞速地打了一下她的手,警觉地用眼睛瞟了瞟不远处的几个蒙古人,媛贞明白过来,赶紧将面纱整好。

朗泽举着半只烤好的野兔过来,毫不避讳地望着梨容微笑,梨容将头一低,朗泽就看见了稚娟愠怒的眼神。

朗泽嘻嘻地笑着,也不生气,走近几步。

媛贞静静地望着他。

这时朗昆也走了过来,拿着一些饼子,提了一锅粥。他依次给每个人盛了一碗,然后喊道:“二哥,你还是跟我到那边去吃吧。”

“我跟她们一块。”朗泽说着,笑笑地把烤兔递给梨容。

梨容想了想,踌躇片刻,还是接了过来。

朗泽笑得更开心了。

媛贞认真地看着他们,默默地低下头去。

稚娟用胳膊肘轻轻地顶了梨容一下,但梨容,没有任何表示。

朗昆拿起一块饼,看她们一眼,梨容正望着他,将眼珠往自己的一侧移了移,那是媛贞的位置。

朗昆不解地眨了眨眼,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饼子递给了媛贞。

媛贞显然非常吃惊,但她,还是接了,然后望着朗昆轻轻一笑。她想,他这么做,无非是想化解自己的尴尬。

朗泽细心地,把烤兔一块一块撕下来,蘸上盐,再递给梨容。梨容也不客气,接了就吃。两个人配合默契,吃得一副甜甜蜜蜜的模样,旁若无人。

稚娟在一旁看得火冒三丈,媛贞则默不作声。

“你们两个!”稚娟忽然生气了:“吃不了也给我们一点吧!”

朗泽依旧是笑,说:“还有,马上就来了,不会少了你们吃的。”正说着,用手一指:“喏,朗昆不是送来了——”

果然,朗昆手上拿着一些烤好的肉块过来了,他在篝火前站定,目光如炬地望着朗泽和梨容。他的面色很平静,但是除了媛贞,每一个都知道,他肯定是生气了。

梨容在他的注视下抬起头来,默默地望了他一会,然后,再把眼珠往自己的一侧移了移,那依旧是媛贞的位置。

朗昆紧紧地咬了咬牙关,望了望梨容,终于,把手中的肉块塞到了媛贞手上。

媛贞鄂然。她看看手中的肉块,又看看朗昆,再看看朗泽和梨容,不知所以。

稚娟狐疑地望了望每一个人——

朗泽,从来都是这样,见了女人就走不动路了,见了梨容骨头都酥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朗昆,肯定是在吃醋。看见梨容和朗泽当着自己卿卿我我,不生气才怪。

媛贞必然是傻了,反正她也不聪明。对朗泽的所作所为,她是没有一点办法的。

那梨容,怎么会忽然变成了这样?难道她疯了——

我才是公主,我才是他们来护送来陪伴的人,怎么到头来,就我一个人没人疼,肉是送了一趟又一趟,我的呢?

稚娟低头看了看自己空空的两手,整个傻眼了,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什么世道?!本末倒置……

……本章完结,下一章“ 倾心喜欢朗泽不避嫌 开口点穿公主是所想(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