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83章: 倾心喜欢朗泽不避嫌 开口点穿公主是所想(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83章 倾心喜欢朗泽不避嫌 开口点穿公主是所想(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队伍行进得慢,到下午,才到山脚。

辇车只能停在山下,所有的马匹集中,也只能驮陪嫁的财物,朗昆只得安排,所有的人都步行,包括三个女孩子。

“呼延兄,有件事情我想同你商量一下。”朗昆走到队伍前头,找到呼延吉措。

呼延吉措点点头:“你说——”

“因为深山野兽出没较多,马匹一旦受惊,会四散逃窜,这样的话,可能会损失大部份财物,因此,我将四十匹马整起来,侍卫们一人管一匹马,马队先行,以护送财物为主……”

“需要我们做什么?”呼延吉措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直截了当地问。

朗昆笑了笑:“希望你的两个随从去带路,走马队最前头。因为,他们至少走过这条路,比我们熟。”

“可以。”呼延吉措答应了,又问:“看这阵势,你应该,也安排了我的差使吧?”

“谈不上安排,”朗昆不好意思地回答:“因为侍卫都押马去了,所以公主和小姐,只能是我们几个大男人照顾了,”他用手指了一下,然后说:“那个穿水红衣服的,是朗泽的未婚妻,就交给朗泽照顾,那个穿绿衣的……”

朗昆还没说完,呼延吉措就插进一句:“那个穿绿衣的就由你照顾。你不说,我也知道,那是你喜欢的人……”

朗昆忽一下红了脸。

“喜欢就是喜欢,我早就看出来了,我们蒙古人可不象你们,我们啊,爱上一个姑娘就直接跟她说,没你们那么多讲究!”呼延吉措不屑地摆摆手,这个六皇子对姑娘的扭捏劲,他可不喜欢。

“我只是想,左贤王能不能,照顾一下公主?”朗昆说:“我们紧跟着马队,一对一照顾,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于情于理,也应该由我来照顾她,”呼延吉措望着不远处的稚娟,顺口问了一句:“那个,公主,叫什么名字?”

“稚娟!”朗昆冲稚娟招手,稚娟过来了,他理了理妹妹戴在头上的面纱,说:“他是蒙古国左贤王呼延吉措,进山你就跟着他,他会照顾你的,我们尽量不要分开。”

面纱后的稚娟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一切准备妥当,队伍进山了。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稚娟的步伐就慢了下来。

“平日里叫你多锻炼,你就不听。”朗昆教训她。

稚娟生气,恨恨地拍了朗昆一下。

朗昆便掉头去,不理她了,几步追上前面的梨容:“你慢点。”

该死的!就知道见色忘妹!稚娟气呼呼地跺跺脚,看着梨容和朗昆走远了,媛贞跟在朗泽后面也越过自己,她可不急,一屁股坐下来,休息。

猛一下,看见斜坡上,一点亮丽的红色。

是花!

她惊喜地站起来,忘记了生气和疲惫,就准备过去摘,忽然,一个身影横在了面前。是呼延吉措的声音:“公主,你去干什么?”

她用手指了指那花。

“不要去摘,我们走吧。”呼延吉措抬头望望远处人群。

稚娟扭一扭身子,只是不肯。

呼延吉措想了想,说:“荒山上野兽多,不安全,我们走惯了野地,还是我去吧。”说完,不等稚娟回答,几步跨了过去,就扯了那朵花过来。

稚娟接过花,欢喜地跳起来排起了巴掌,只听“啪”的一声,她踩着树枝一滑,一个趔趄,扑倒在地。

呼延吉措连忙去扶她起来,她站定了却又捂着脚踝蹲下去。

“怎么了?”呼延吉措心知不妙,也不顾她的竭力抗争,伸手一摸,片刻功夫,脚踝处已经肿得老高了。这一跤,竟让她扭了脚。

太阳已经西移了,光线也没那么刺眼了,根据经验,呼延吉措知道,山里天黑比平地更早一些。他抬头望了望远处,朗昆他们的身影还隐约可见,他必须马上带了稚娟赶上去,否则一掉队,可就麻烦了。

他想了想,对稚娟说:“我背你。”

稚娟当然不肯,挪着往后退了几步。

“你要再固执,待会天一黑,说不定狼群就出来了,它们可不管是不是公主!”呼延吉措背过身,蹲下来,说:“我数三下,你快点上来,不然,我就一个人先走了!”

还没等他数到二,稚娟已经趴上了他的背,死死地圈住他的脖子,仿佛害怕他真的丢下自己。

呼延吉措驮起她,不由得轻轻一笑,这个公主,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吓一吓就怕了。他轻轻地托了托背上的她,很轻,柔弱无骨般娇嫩,心里不由得又感叹道,这么稚嫩的一个小公主,怎么去气候严峻的草原生活?怎么应付得了身经百战的父汗?怎么处理那么多汗妃的关系呢?她再是中原的公主,也是战败国送去和亲的,说穿了,一个战利品而已。父汗也许会对她另眼相看,但,父汗已经快七十岁了,他若归天,那她……

哎,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回去后,这个中原的公主就是我的母妃,父汗归天,那她还不就归了新汗王,那还不是我众多兄弟中的一个。

他一路想,一路走,心不在焉的,速度也显得慢了起来。

“怎么你这会又不急了呢?”背上的公主突然说话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她开口说话,他觉得声音好象有些耳熟,却并没有往深处去想。

“哦。”他应一声,加快了速度。

“你真的会丢下我吗?”她又问。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

“你是不会丢下我的,我知道。”公主说话了,自信满满的。他正奇怪,她怎么就这么肯定呢?忽然觉得脸颊边飘过来一阵温润的风,是她靠近了他的耳朵,嘴里呵出的气流透过面纱,温柔地洒到了他的脸上。

“你是不会丢下我的,我知道。”她换了一种亲昵的口气喊道:“小可爱。”

小可爱?!他蓦地一惊,停住了脚步。

“我早就认出了你,可惜,你不记得我了。”她有些难过。

全身的血登时往头顶一涌,满满的思维,在片刻的停滞之后,被忽如其来的惊喜淹没。

呼延吉措把她往地下一放,猛地用双臂抓住她的肩膀,往自己面前一挫,他缓缓地抬起手,骤然间掀开隔在他们面前那层粉红色的面纱——

一双大大的眼睛,微笑的脸庞,还是旧日的模样!

呼延吉措静静地望着她,忽然裂开嘴,傻傻地一笑:“真的是你……”

他多想告诉她,从那天以后,他一直都在想着她,他不敢奢望,和亲的公主会是她,他只是希望,临走之前还能再看见她。他从来都不相信,中原的皇帝会把自己最好的女儿送过来和亲,但是此刻,他完全信服了朗昆当日所说的话。

她的确是宫里最美丽、最聪慧、最优秀的公主,至少他这么认为。

“你还走不走了?”稚娟轻轻地推了呼延吉措一下。

“走。”说是这么说,他轻轻一笑,却没有移步,连举着面纱的手都保持着开始的姿势,不曾动一下。

稚娟微微一笑,用手将面纱捋过来,说:“左贤王,你犯忌讳了,这个面纱除了汗王,谁都不可以碰的。”

她说:“不过因为你是小可爱,所以我准许你,没有别人的时候,你可以揭开。”

说完,她轻轻一扯,面纱溜滑,从他手上脱落,复又罩住了她的面容。

“他们都没影了——”稚娟催促一声,呼延吉措飞快地背起她,极速往前面赶去,脚步呼呼生风,似乎被注入了无尽的力量。

“慢点啊,别象我一样摔倒了。”稚娟拍拍他的肩头,善意地提醒。

他嘴角轻轻地翘了起来,微笑淡淡地隐没在风里,耳朵似乎没有听见稚娟的话,他依旧只顾埋着头,一个劲地往前冲。她的份量是那么轻,他却仿佛是背了一生的珍宝,急切地,要把她藏到一个他认为足够安全的地方。

他走得那么急,她甚至听到了,耳边呼呼的风声。他的背,厚实,宽阔;他的步子,稳健,有力,她知道,他永远都不会扔下她,跟他在一起,她是安全的。

背上的她随着他的脚步起伏,渐渐的,她眼睛闭上了,这么多天来,她头一次,睡得这么沉。一直到呼延吉措赶上队伍,她都没有醒来。

“你们怎么才跟上来?”朗昆低声问,看一眼呼延吉措背上的稚娟,睡熟了还紧紧地抓着一朵花,不由得皱皱眉,知道掉队的原因,定然又是她胡闹去了。

“公主崴了脚。”呼延吉措答所非问,又好象在替稚娟开脱。

朗昆俯下身查看了一下,说:“不严重就让她自己下来走,照这速度,三、四天出不了山,可能要四、五天,不能老让你这么背着。”

“没事,我力气大。”呼延吉措说:“要让她自己走,名堂不知道好多,磨蹭半天,还不如我背她。”

这句话真是说得贴切,朗昆想到稚娟的鬼灵精怪,不禁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但同时,他又有些吃惊,这个呼延吉措还没跟她相处,就知道她难对付,看来,也是颇有阅历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时大意走失随行人 出手相救意外得爱慕(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