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89章: 姑娘心事悄言知心人 公主多心暗地起怀疑(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89章 姑娘心事悄言知心人 公主多心暗地起怀疑(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明明是喜欢你的,为什么总要避着你?”稚娟自语道:“总是有些原因,是她不肯说的。”

朗昆低声道:“人多眼杂,她这样也是万全起见,怕人家闲话传出去。”

“别人是看不出什么来的,问题是,我们都是知情人,她在我们面前还避让什么呢?”

朗昆正要开口替梨容开脱,稚娟一张嘴就把他的话堵了回去:“以前她可不是这样的!”紧接着,想起了什么,又问:“上午你回来,怎么也没好好处处,一眨眼功夫就跑了出来呢?”

“处什么处,她又不能说话。”朗昆懊恼地说:“你问我,我问谁去呢?”

“不能说话,就不能久呆一下,昨夜里跪了一夜,求菩萨保佑,这可好,菩萨倒是应了,你回来了,她又怎么不对头了?”稚娟嘟嚷道。

“跪了一夜?”朗昆惊呼一声,猛地感到心疼起来。一夜,岂是那么容易捱过去的?何况还跪着。

“是了,你知道她有多爱你了,”稚娟忍不住叹一声:“我就真的搞不懂了,怎么你一回来,又成那样了呢——”

“还不是我和媛贞……”朗昆耷拉下脑袋,忽又抬起,正要说话——

“我知道,你跟媛贞没什么。”稚娟没好气地又把他的话堵了回去:“说你聪明吧,你还真有几分傻气,凭我对容姐姐的了解,我都知道,她根本不是会为这种事情生气的人,亏你还是她心上人,你就这么不了解她?”

她“切”一声,不屑道:“是你对她的了解不够,还是昏了头了?”

朗昆一愣,稚娟的话,如醍醐灌顶,让他一下就醒过神来。梨容,是不会听信这样的闲话的,她更不会因此而生气。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会相信他,站在他这边的。

“别说容姐姐,就是朗泽生气,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稚娟悠然一笑道:“他生的哪门子气?他压根就不喜欢媛贞,怎么会吃醋?!”

“媛贞到底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朗昆默然道。

稚娟认真地望了朗昆一眼,复又笑了笑,不说话了。朗泽若是在乎面子,当初就不会搞得自己身名狼籍了,对于名声,恰恰是他最不在乎的。

朗昆的眼光,又转向远山,仿佛想从那里寻找到答案。他幽声叹了口气,说:“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头,就是说不出她到底怎么了……”

“你别急,我去问问她。”稚娟想了想,起身,拍拍裙子上的草屑。

“她要是不说,也别逼她,”朗昆拉住稚娟的手,叮嘱道:“她还不能说话,失语还没有治好,可别再出什么事了。”

“瞧瞧,还没把她怎么的呢,就心疼了!”稚娟嘻嘻地笑起来,打趣朗昆。

“你的脚好些了没?”朗昆忽然想起,去撩稚娟的裙角,想看看她扭伤的地方,稚娟脸一乍就红了,慌忙将裙子一扯,跳下石头就走了。

朗昆莫名其妙,看看伤而已,稚娟红什么脸?他那里知道,在他撩裙子的那一刻,稚娟想到的,竟是呼延吉措昨夜给自己疗伤的一幕,一个大姑娘,堂堂的公主,任外族人把白生生的腿抱在怀里,她怎能不窘,而这窘迫当中,还有一丝隐隐的甜蜜,怎不叫她脸红?!

媛贞和梨容正在帐篷里,梨容细心地替媛贞清理了伤口,重新绑好,忽听见头顶传来一声叹气。

梨容轻轻地抬起头来,望着媛贞。

“容姐姐,”媛贞面色忧郁道:“这回可说不清了。”

梨容微笑着,轻轻地拍拍她的手背,然后摇摇手,指指自己的胸口。

“你是说没关系,你相信我,对吗?”媛贞试探着问。

梨容点点头。

“还是你好,”媛贞感叹道:“可是,别人又怎么会相信呢?”她的声音里,满是心事:“朗泽是不会相信的,现在他都不理我了……”

梨容拉着她的手,默默地靠着她坐下来。

“其实,这并不是我最担心的问题,”媛贞吞吞吐吐地说:“我担心……”她小心地看梨容一眼,压低了声音道:“我怕这件事传出去,姑姑会对朗昆……”

梨容心里一颤,有些欢喜,但又难免心酸。听媛贞的话,媛贞对朗昆,还是很有好感的,不然,也不会担心皇后的态度。媛贞竟然,担心朗昆超过了自己,显然出乎了梨容的预料。

“姑姑一定会生气的,本来这次出来,她就一再叮嘱,要我跟朗泽好好相处,可是,谁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她一定会误会是朗昆故意的,我怎么跟她解释呢?”媛贞沉沉地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但是我知道,我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可是,我控制不了……”

梨容吃惊地望向媛贞。

媛贞慢慢地红了脸,她小声说:“要是我的未婚夫可以重新定就好了,唉——”

媛贞,喜欢上了朗昆!

梨容浑身一震,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是她期待的结果,是她害怕的结果,也是她嫉妒的结果。一切都来得这样突然,经过一夜,是什么样的情形,竟然让媛贞爱上了朗昆。

无声中,梨容凄然一笑。是的,一般人看朗昆,是冷酷的,可是,深入了解之后,就会发现,他其实是温柔体贴的一个人。她和朗昆相知,靠的是与生俱来的直觉,而媛贞对朗昆的了解,却是在昨夜的独处中突飞猛进。昨夜,朗昆对媛贞,一定是非常的照顾,非常的体贴吧。想到这里,梨容的心头,酸酸涩涩起来。

“容姐姐,你一定看不起我了,”媛贞默然把脸埋进手掌中,苦恼地说:“连我自己都对自己的水性扬花感到羞耻,我也知道,我是朗泽的未婚妻,不应该再有别的非份之想,从前我一直都都把朗泽当成我的全部,可是……”

梨容悲伤地望着媛贞,只感到,心痛一阵阵袭来,一阵强过一阵。

“你千万要替我保密!”媛贞忽然抬起头来,惊恐无助地攀住梨容的肩膀,茫然道:“我该怎么办?容姐姐,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

梨容柔柔地笑着,将她裹进被子,双手合十斜到脸颊,做了个要媛贞睡觉的姿势。

媛贞仍旧是长吁短叹着,缩进了被子。

梨容静静地守着,等媛贞入睡,这才忍不住,眼泪滑下来。

媛贞是单纯的,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上会系着江山。媛贞是幼稚的,她从来不知道世事艰难,不知道浮华背后的沉重,她老实而没有心机,甚至看不出梨容和朗昆之间早有的情愫。媛贞是简单的,当别人把朗泽安排给她做未婚夫的时候,她就全心全意地去爱朗泽,她只知道奉旨成婚,却并不知道,原来除了圣旨指定的夫婿,她还可以有自己的爱情。终于当她明白爱情的时候,却即将嫁做人妇,她惶恐、矛盾、害怕,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要去争取。

媛贞熟睡的脸庞,稚气未脱,纯净如同婴儿,模糊在梨容的眼里,顺着眼泪盘旋,落下,晶莹剔透,无声隐没。

这真是天意啊——

上天居然会有这么完美的安排,让媛贞掉队,让朗昆去找,在一夜之间,使我对天允诺,放弃对他的爱,成全他的抱负;在一夜之间,使媛贞懂得爱的突发与不可抗拒;在一夜之间,使一切都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梨容不得不接受现实,是的,上天早就把一切安排好了,冥冥之中的那只看不见的手,牵引着你,走的只能是那条既定的路,不会出现任何的意外,让她,也让所有的人,无从抗拒。

她默默地执起媛贞的手,在心里轻轻地说:

媛贞,我把他交给你了,他是我最最深爱的人,请你,请你一定要好好待他,成全他,扶助他,给予他你全部的爱——

朗泽正靠在树上,望着女眷的帐篷出神。

梨容和媛贞在里面呆了好长时间了,他只想,等着梨容出来,他要好好地跟她说说话。

他真希望,朗昆和媛贞能有什么,尽管他心里非常清楚,他们不可能有什么,但他,还是这样希望,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甩掉媛贞,梨容也会对朗昆死心,他和梨容,才真正有希望在一起。

所以,一路上,他不由分说,就是铁青着脸,把媛贞穿了朗昆的衣服当了一回事来看,非但如此,他还有意无意地,把这件事往深处了暗示,好象朗昆和媛贞,真的发生了什么似的。

这是天赐良机,他不能错过。也许,这就是他唯一可以把握的机会,稍纵即逝。他要凭此,凭众人嘴里的谣言,来败坏媛贞的清誉。男人可以寻花问柳,但女人却须得名节清白。他朗泽,可不能取一个名声不佳,尤其是跟自己的弟弟不明不白的女人做妻子。这个借口,虽然龌龊,却合情合理,谅母后,再也找不出理由来辩驳了,只能,乖乖地遂了他的心愿,退了媛贞的亲,迎娶梨容。

只要他能定下娶梨容为正妃,那也就让朗昆输得心服口服了。

在送亲的路上,跟未过门的嫂嫂扯不清瓜葛,这一招,总得让朗昆在父皇面前失些宠爱,在大臣面前多些非议罢。

想到这里,朗泽的嘴角,滑过一丝冷笑。

这里面,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媛贞的,反正退婚也是要打击她的,再加上诋毁,无非是打击更大一点,事到如今,朗泽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要达成心愿,登上皇位,就必须有所牺牲,等将来君临天下,再补偿她吧。

朗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复又望向帐篷。

梨容怎么还不出来?

我该怎么试探她对这件事的看法,她会相信他们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而且,从此对朗昆死心呢——

她若对朗昆死心了,会接受我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因故就错各人有所想 暗爱不言心海起潮波(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