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90章: 因故就错各人有所想 暗爱不言心海起潮波(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90章 因故就错各人有所想 暗爱不言心海起潮波(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嘿!”朗泽正想得入神,忽然耳边传来一声低喝,把他吓了一跳。侧脸一看,原来是稚娟。

“腿好利索了?”朗泽望望她,哼一声道:“不在帐篷里休养,瞎跑个什么劲?!”

“腿是没好利索,跑是跑不了,但走还是问题不大,”稚娟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不过你的未婚妻可就惨多了,听说摔得连骨头都看得见了……”

朗泽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行了,行了!”

“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她呢?”稚娟觑起眼,直盯着朗泽的脸。

朗泽淡淡地回了一句:“她哪能要我的关心,她有人关心——”

“谁呀?”稚娟笑嘻嘻的,故意问。

“你六哥呀。”朗泽也笑。

“他?!”稚娟哈哈笑道:“你才是应该关心的人!”

“我?!”朗泽正色道:“此言差矣,应该关心的人,当然是他不是我!”

“说笑话。”稚娟不置可否。

“嘿嘿,”朗泽笑起来,压低了声音,故弄玄虚地说:“做了就应该负责,得有所交代才行啊。”

稚娟一怔,愣头愣脑地问:“二哥你什么意思啊?”

“我什么意思?!”朗泽大惊小怪地说:“人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你不知道?!”

“你是说昨天晚上他们单独在一起的事?”稚娟恍然道:“能有什么事?”

“我没看见发生了什么事,反正他们一夜未回,呆在山洞里,我们发现他们的时候,两个人抱成一团,朗昆穿着内衣,媛贞衣衫凌乱,只披了朗昆的外衣,”朗泽神秘兮兮地说:“你说发生了什么?”他伸手一点稚娟的额头,说:“想事要用脑!”

这番话里,暗示的意味太明显了,只有傻瓜,才听不出弦外之音。

稚娟眼睛骨碌碌地转了转,然后,缓缓地点点头,说:“哦,大概猜出些什么了——”忽然,话锋一转,对着朗泽刺过来:“诶,不对啊,就算他们出了什么事,二哥我看你,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反而好象很高兴啊……”

朗泽眼珠一转,沉下脸来,装模做样地摸摸下巴,掩饰道:“是吗?那怎么可能,你胡说!我怎么不生气?!我从此都不会理那个贱人了!居然勾搭我的亲弟弟!”

他故意恨恨地望一眼帐篷里,折身避开了稚娟。该走了,再不走,非得被稚娟瞧出些什么来,这个稚娟,可不是盏省油的灯。我的大好计划,可不能让她起了疑心,毁在她手上。

稚娟听了朗泽的话,有些不悦,她虽然不喜欢媛贞,但也不讨厌媛贞,听着“勾搭”这个词语从朗泽嘴里说不来,不禁有些忿忿不平,再怎么说,媛贞都是个老实人,怎么被说得这么不堪呢?她不满地皱皱眉,望着朗泽的背影,忽然扬起眉毛,咧嘴一笑。

我就知道,你打什么算盘,要我猜谜,回回都是八九不离十。

“嘿!”稚娟冲着朗泽的背影叫道:“我知道你想干什么!”

朗泽一顿,停下脚步,调过头来,冷脸道:“你说什么?”

稚娟一瘸一拐地过去,附在他耳边小声道:“你想不要媛贞,这可是个不错的借口,你肯定是在想,把她推给朗昆,也是绝好的安排。”

“你胡说!”朗泽冷不丁被她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之下,当然不忘竭力否认。

“不是就不是,生什么气嘛。”稚娟伸手轻轻地在朗泽肩头一拍,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走了。

朗泽气急败坏地站在原地,想了想,仍然决定,不管稚娟是不是真的看出了自己的心事,计划还是得不折不扣地执行下去,否则,他要娶梨容的心愿真的只能成为一个梦想。

为了不拉下这天的行程,第二天必须尽早赶路,夜里,队伍歇息得很早。

稚娟爬起来,侧身看看,媛贞已经熟睡了,她才轻轻推推梨容。

梨容缓缓地转过身来,她也并没有睡着。

稚娟指指门外,梨容会意,两个人,悄然起身出去了。

篝火还在燃烧,稚娟往里又添了一把干柴,这才转向梨容,问:“六哥回来了,怎么你还是不开心呢?”

梨容不语。

“是因为媛贞?”稚娟悄声道:“他们没什么的,你应该相信六哥。”

梨容摇摇头。我不是不相信他。

稚娟却理解错了她的意思,只当梨容不相信朗昆和媛贞的清白,她迟疑了一下,说:“容姐姐,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想。”

梨容抬起头,看稚娟一眼,她想说,你想错了,但片刻之间,她又改变了主意。就让这个误会存在,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不管事实上是怎么回事,但在表面上,朗昆和媛贞是在往皇上希望的方向发展。这个误会,应该是皇上高兴看到的,也是促成朗昆和媛贞必须的。

我只能,借此生气,疏远朗昆。

这么想着,梨容顺手捡了一根树枝,在地上写下“他做了,就应该负责”。

稚娟一看,就明白梨容已经深信昨夜莫须有的男女苟且之事了,第一时间,她就想到,定然是朗泽挑唆了些什么,于是没好气地问:“朗泽找过你了?他胡说了些什么?”

梨容摇摇头。

稚娟松了一口气:“你若是信了朗泽的话,那才真该死。你要知道,他是处心积虑要拆散你们的。”

梨容笑笑,又在地上写道“她更适合他。”

“可是六哥爱的人是你啊,”稚娟说:“难道你不爱六哥了?”

梨容低头写:爱和适合是两回事。

稚娟有些搞不懂了,她盯着地上的字,有些犯傻了。

梨容把字划掉,再写一句:各走各路。

各走各路?!也就是说,她和朗昆,从此后再无任何关系!

稚娟眼睛都直了,她实在是难以相信,也难以接受。这样的话怎么可能从梨容的嘴里说出来?这怎么可能是梨容的真实意图?梨容的深情,怎么可能因为一个误会就恩断意绝?

“你真的相信了,你真的生气了!”稚娟低声惊呼起来,心里却说,不可能的,梨容绝不是这么狭隘的人。

在稚娟惊诧的眼光中,梨容默默地起身走了。

稚娟呆呆地蹲着,好久都没有从理清思绪。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

梨容,梨容有些地方太不对头,但到底,到底是哪里?

我怎么一点也想不出来,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她误会朗昆跟媛贞真的发生了什么,所以,要朗昆对媛贞承担起责任。不错,这是梨容的做派。

因为相信朗昆对爱情的背叛,所以,从此与朗昆一刀两断。不错,这也是梨容的做派。

可是,她对朗昆的爱,坚定执着,依她的性情,也不会相信这些捕风捉影的东西,为什么,她就深信不疑呢?

稚娟想得脑袋都要炸开了,开始没想出个子丑寅卯来,就连朗昆不知何时踱到了身后,她也毫无察觉。直到朗昆缓缓地挨着她蹲下来,她才吓了一跳:“你怎么出来了?”

朗昆没有回答,只定定地望着地上,看着梨容写下的字发呆。

各走各路。

不应该给朗昆看到的,这对他的打击会有多大,可是,想遮掩已经来不及了,稚娟后悔极了,当初约六哥到这里来等,是以为她和梨容谈过之后,六哥和梨容就能消除误会,没想到,却变成了这种结果。

她静静地望着朗昆,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她也知道,此刻,什么安慰对朗昆来说,都没有作用。

他的眼里,只有“各走各路”四个字,索然的面容下,是伤心,更是绝望。

这真的只是一个误会,可是他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因为梨容已经认准了,她不把它当成一个误会。她怎么就相信了呢?

爱情,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他以为她的胸怀,永远宽大而温柔,是他宁静的港湾,然而,她再也不会向他敞开。

他不能相信,也不愿意相信,他的梨容,绝不会在自己最需要她的时候,弃自己而去。在流言四起的时候,他多么希望,她能静静地望着他,温柔地对他说“朗昆,我相信你”,这将是他面对一切的勇气。

可是,她跟别人一样,不相信他,而且,关键时刻,她放弃了。梨容先行放弃了,她抛弃了他!

朗昆心酸地合上双眼,在绝望中心伤。

梨容,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知道,你这么做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可以忍受别人的非议,但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你告诉我,你还是爱我的,是吗?没有什么能够阻碍我们的,我们一定能够在一起的,是不是?一切都没有改变,我们还是深爱着的,对吗?

梨容——

朗昆默默地将头埋进双臂中,陷入长久的沉默。

梨容已经躺回了被窝中,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原谅我,朗昆。我是相信你的,可是,我必须让你知道我不相信你,因为,我不能用爱毁了你,我要你快乐幸福,并将不惜一切。

……本章完结,下一章“ 因故就错各人有所想 暗爱不言心海起潮波(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