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92章: 捡簪子朗昆以身犯险 发脾气稚娟心有他想(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92章 捡簪子朗昆以身犯险 发脾气稚娟心有他想(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媛贞坐在马上,静静地望着朗昆牵马的背影。他的背很宽厚,静默中透着力量。想到前夜的独处,想到自己曾那样伏在他的背上,与他那样亲密接触,媛贞禁不住又开始面红心跳。

他才是个真男人,肯担待,又体贴,我的夫婿,为什么不是他啊?

冷不丁,这个不堪的想法又冒了出来。媛贞心虚得不行,生怕被别人洞穿心事,偷眼张皇地望了望四周,深深地勾下了头,躲着面红耳赤起来。

“你早上怎么没吃什么东西?”朗昆没有回头,问。

“啊,”媛贞已经,左右看看,方才明白朗昆是在问自己,于是嗫嚅着说:“我,我没胃口。”

“想开些,”朗昆低声道:“清者自清,谣言止于智者。”

“不是……”媛贞吞吞吐吐地说,刚一说完,猛地想到,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朗昆要是继续追问,难道自己就要把刚才的想法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媛贞一吓,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更加惶恐了。

“回去我会跟父皇解释的。”朗昆依旧没有回头。

媛贞忽然明白,朗昆为什么一直不回头,原来是因为怕自己因为这个话题而窘迫。一瞬间,她心里真有说不出的感动,鼻子一酸,险些落泪。在被朗泽忽略了这么久之后,她才头一次发现,原来被重视的滋味,是这么的温馨和美妙。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被人宠爱和重视的感觉,她也喜欢,她也渴望啊。可惜,这些,她从来都不曾从朗泽那里得到过,朗泽给她的,只有冷漠和伤害。

为什么,我的夫婿,不是他啊?

媛贞突然对自己的人生绝望起来,难道伴朗泽一生,真的是我的命吗?

朗泽默默地望了望不远处的朗昆和媛贞,心情,依旧沉重。

我一定要强撑着把这场戏唱下去,要让父皇和母后相信,朗昆和媛贞真有什么,只有这样,我才能彻底摆脱媛贞。

他复又抬头望望马背上的媛贞,在心里说,媛贞,你不是对朗昆印象不坏吗?为什么,你要爱我,不去爱他呢?你要是能爱上他,那该有多好啊,可以让我娶到梨容的同时,不至于觉得太亏欠你。我不是不喜欢你,怪只怪,我看见了梨容,爱上了梨容,我的心里,已经容不下别人了。不是我非要毁掉你的名誉,而是,如果不那样做,我就不可能跟梨容在一起。

他回过头,看看梨容。

梨容此时正提起裙子,要跨过一道沟壑。朗泽连忙走过去,向梨容伸出手来。

梨容抬头,静静地看朗泽一眼。

朗泽微笑着,坚持着,向梨容伸着手。

迟疑过后,梨容终于,还是把手放在了朗泽的手心。

她的手,微凉,柔软。朗泽轻轻地握住,怕她收回,更怕弄碎。他二十多岁的生命中,握过无数女人的手,惟有她的手,惟有这一次,他带着对生命的敬畏和忐忑,因为,相对于她的冰清玉洁,他是邋遢污浊的。尽管知道自己配不上她,他还是愿意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他深信,上天既然让他爱上她,他们的缘分,就绝不会那样清浅。他多么希望,手与手的这一握,就是一生一世、永生永世啊。

“梨容,”朗泽轻轻地开了口:“朗昆和媛贞……”

梨容停住了脚步,看着朗泽,低声而决绝地说:“他们和我,没有关系。”

朗泽一惊,旋即黯然。

他没想到梨容的态度会是这么决绝,虽然他也想的到,象梨容这种冷傲的性格,一般是眼里容不下半点沙子的,但她仅仅只是因为一点捕风捉影的传言,就与朗昆情断义绝,却是朗泽无论如何想不到的。

他没法不黯然。梨容对喜欢的朗昆都可以这样,那对没什么好感的自己,又会如何?尤其是想到自己以往的劣迹斑斑,朗泽不禁悔恨交加。他由此而更加凭添了担心,即便没有了朗昆,梨容会接受自己吗?

没有什么词语可以用来形容他此刻的懊恼和绝望,可是无论如何,他也抱定了想法,绝不放弃。

梨容,我会让你相信我的,我一定要让你,心甘情愿地嫁给我。

入夜,扎营。

媛贞因为脚伤,早早地就进了帐篷。

稚娟和梨容坐在火堆旁。

朗昆静静地走过来,先递给稚娟一块烤肉,然后又取了一块,递给梨容。

梨容默默地望着朗昆递过来的烤肉,不说话,也没有动。

忽然,面前又伸过来一块烤肉。梨容抬头一望,映入眼帘的,是朗泽微笑的脸庞。

她踌躇片刻,低头接过了朗泽的烤肉。

朗泽的脸上泛起难以掩藏的欣喜。尽管他知道,梨容如此举动,也许只是在跟朗昆制气,是故意做给朗昆看的,但是,哪怕是被梨容当成一个临时的挡箭牌,甚至仅仅只是利用一下,他都甘心情愿。

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朗昆的手,无力而悻然地垂落下来。

火光映照下,稚娟凄然的脸。看着这样的情景,她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朗昆和梨容,都是她喜欢的人,她是多么希望他们能在一起啊。可是,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别想得太多。”呼延吉措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稚娟的身边。

“唉——”稚娟心事重重。

“担心自己吧,”呼延吉措说:“别人的事瞎整个什么劲?!”

“你知道什么?!”稚娟一翻白眼,嘴唇蠕动,她又想骂他“蒙古猪”,憋了一下,终于忍住了。

“我知道,”他慢悠悠地说:“你其实完全不用担心,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他仿佛看穿了她的心事,微笑着用一种故弄玄虚的口气说:“她还是爱他的,而且,也没有相信那个谣言。”

稚娟一愣,陡然问道:“你怎么知道?”

“直觉。”他自得地晃晃脑袋。

她才不会相信呢,逼着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无法,只好直说:“我也不知道。”

“那你瞎说!”稚娟忍不住骂一句:“猪!”

他不满地瞪她一眼,却又无奈地说:“确实没什么证据,但我觉得,就是这样。”他凑近稚娟耳边,低声道:“照我看,梨容看朗昆的时候,眼神跟以前没什么不同,可是她偏偏要掩饰,别人是发现不了,可要瞒过我,就难了。”

稚娟一抬头,就看见呼延吉措鹰一般的眼神。她似信非信地问:“真的是这样吗?那我怎么就看不出什么呢?”

“那是因为你还年轻,世事经历不多,”他说:“梨容那丫头心思太密,有些看不懂,不过,她心里肯定有事,在瞒着所有人。”

秘密?!

稚娟心底暗暗地动了一下,什么秘密,会促使梨容放弃朗昆?

是因为朗泽极有可能当上太子?不对,梨容不是贪图富贵的人,她更不会因此而弃朗昆投朗泽。

那,又会是什么原因呢?

又一天过去了,队伍行进在山中。

梨容低头走着,忽然头上一扯,她一抬头,就感到头皮一疼,用手一摸,原来是荆棘挂住了头发。她试着拉了拉,原是挂住了发尾。

朗泽的声音传过来:“别动,我来帮你弄。”

让朗泽碰她的头发,梨容当然不愿意,于是急急地,就摸索着用手理了理,然后用力一摆。头发是清爽了,一摸发上,她脸色巨变。

簪子呢?

簪子不见了!

她急起来,低头转了一个圈,地上没有,究竟掉到哪里了?

她紧张得不行,有些慌神了。

“怎么了,梨容?”朗泽靠过来,问:“你找什么?”

“我的簪子不见了。”梨容叫了一声,声音有些异常。走在前头的朗昆回过头来,望着她。

朗泽低头找了找,没有看见,于是笑着玩笑:“不见了也没关系,我那里还跟你备着一根呢。”

梨容仿佛没听见一般,只顾埋头看地面。

忽然,她眼睛一亮,看见了,在荆棘丛里,玉梨簪露出了一小截,定然是自己刚才甩头发时甩落了下来。梨容一喜,弯腰探手就去捡。

冷不防!朗泽抓住了她的手。

与此同时,梨容眼睛一直,张大了嘴,吓得连尖叫都没了声。

簪子的旁边,立着一条眼镜蛇,正昂首相向!

就在梨容的手及时被朗泽捉住的同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旁边不知是谁,又伸出一只手来,捡起了簪子——

说时迟,那时快,眼镜蛇一弹而起,咬住了拿簪子的手!

“啊!”

只听朗昆一声惨叫!

在朗昆的惨叫声里,也夹了梨容一声“啊”的惊呼,但她的声音太小太重,完全被掩盖。众人都惊呆了,全都眼睁睁地看着朗昆跳起来,用力地扯下手臂上的蛇,一下丢出去好远。谁也没有去留心梨容发出了叫声。霎时之间,梨容用双手捂住了嘴!

媛贞看到朗昆被蛇咬,也赶紧从马上滑下来,急急忙忙拖了瘸腿过来。

众人回过神来,只听见朗泽变调的声音高叫:“太医!快叫太医过来。”

相比之下,朗昆倒还镇定,他马上撕下袍边,把手臂绑上。

这时呼延吉措也赶了上来,察看了朗昆的伤口,抽出靴刀就把朗昆的伤口划开,边往外挤血,边说:“眼镜蛇剧毒,这样处理还是不行,必须赶快把毒弄出来,要快!”

话音刚落,媛贞一把拉过朗昆的手臂,对着伤口就吸起来。

朗昆想退缩,媛贞却不顾一切地拉住他,拼尽了全身的力量,使劲地吸。吸一口,吐掉,再吸一口,吐掉……

……本章完结,下一章“ 捡簪子朗昆以身犯险 发脾气稚娟心有他想(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