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93章: 捡簪子朗昆以身犯险 发脾气稚娟心有他想(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93章 捡簪子朗昆以身犯险 发脾气稚娟心有他想(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媛贞看到朗昆被蛇咬,也赶紧从马上滑下来,急急忙忙拖了瘸腿过来。

众人回过神来,只听见朗泽变调的声音高叫:“太医!快叫太医过来。”

相比之下,朗昆倒还镇定,他马上撕下袍边,把手臂绑上。

这时呼延吉措也赶了上来,察看了朗昆的伤口,抽出靴刀就把朗昆的伤口划开,边往外挤血,边说:“眼镜蛇剧毒,这样处理还是不行,必须赶快把毒弄出来,要快!”

话音刚落,媛贞一把拉过朗昆的手臂,对着伤口就吸起来。

朗昆想退缩,媛贞却不顾一切地拉住他,拼尽了全身的力量,使劲地吸。吸一口,吐掉,再吸一口,吐掉……

朗昆看着媛贞,默默地将脸朝向梨容。此刻,他什么也不能说,他也不知该怎么说。他只希望,梨容不要继续误会。他用眼睛告诉梨容,他的心里只有她,没有别人。

可是,目光只是短短的一交汇,梨容便避开了。

她轻轻地别过头去,将眼光望向树梢,竭力不让眼泪流出来。

伤在朗昆的手臂,却是咬在她的心头。而媛贞那样情不自禁的举动,又更加重了她的心痛。她知道,媛贞爱上他了,爱上了她的爱人,正如她一直希望的那样。可是,眼睁睁地看着媛贞去爱朗昆,在她面前表现出来,她心里,是多么的难过和嫉妒啊。

为什么我不可以这样爱他?为什么没有人祝福和成全我们的爱情?

我是多么,多么地爱他啊,为什么我要放弃,一定要放弃?!

我可不可以不放弃——

终于,她背过身子,走开了去。

朗昆一直默默地望着她,目光追随她而去,脸上,始终是沉郁的心事。

梨容,我该怎么跟你解释?

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再相信我了——

我真的,真的是无辜的啊——

入夜,帐篷里,梨容掀开被子,正要睡觉。

忽然,她停止了动作。

被子掀开,视野之中,出现的是玉梨簪!

她捻起来,细细地看,没错,是自己的簪子。

不是被朗昆捡了去么?

她想起朗昆被蛇咬中的一幕,不由得浑身一噤。

簪子怎么回来了?

她马上,侧头望了望旁边的稚娟,稚娟平躺着,头靠向媛贞那边,睡容平静,呼吸均匀。

她几乎可以断定,簪子是稚娟放回来的,稚娟也是受朗昆之托。

她俯身下去,靠近了些,想看看稚娟到底是真睡还是假睡,细细端详了好长时间,稚娟依旧一副酣睡的模样。梨容这才安心下来,把簪子放在手中缓缓地摩挲着。

她们都睡了,她再也不用强撑,再也不用伪装了。在昏黄的灯光下,用这样温柔的心情想他,或许将成为她一生中的习惯。只有在这个时候,她可以肆无忌惮,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完完全全地属于她。

他有伤在身,她不能照顾,不能慰问,更不能表现出担忧。她必须沉默,让他伤心,然后绝望,之后放弃。

想到将来,梨容静静地落下泪来,就让这簪子代替他,来伴我一生吧。

“呼——”

是山风,吹动了帐篷,也,惊动了梨容。

她从心事中醒过来,飞速擦去脸上的泪花,紧张地望了望稚娟,确信一切无恙后,才低头想了想,默默地启开自己的箱子,用缎子把簪子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好,放进去,然后,轻轻地吹熄了灯。

灯灭了——

梨容在身侧轻轻地躺下,稚娟缓缓地睁开了眼,眼睛亮晶晶地,闪了闪。

第二天一大早,开拔前。

朗昆借机凑近稚娟,低声问:“收下了吗?”

稚娟摇摇头,说:“我会再劝她。”

朗昆的脸色顷刻间变得失落。

这一行人各怀心事,在山里行进了六、七天,终于快出山了。

“明天中午时分我们就可以出山了,北漠节度使会在山脚下迎接我们。”朗昆往火堆里添了一些柴,一边宣布这个好消息,一边环顾了大家一眼。

“唉——”稚娟当时正起身走向帐篷,听见朗昆的话,先就叹了一口气。这对于她来说,可算不上什么好消息,因为出了山,就是台州,再过了台州,就是大漠了——

“蒙古不是你想的那么糟。”呼延吉措轻声道。

哼!稚娟鼻子里哼一声,进了帐篷。

“你就那么不愿意去蒙古?”呼延吉措一鞠身,跟了进去。

稚娟闷闷地坐下,负气道:“那你就愿意留在中原?!”

呼延吉措呵呵地笑一声,在稚娟对面坐下,低声问:“你父皇为什么要派你和亲呢?”

提到父皇,稚娟忽然伤感起来,她默然道:“父皇说,我是他最优秀的女儿。”

他愣了一下,本以为,稚娟是中原皇帝最不喜欢的女儿。

“你不相信是吗?”稚娟抬起头来,尖刻地说:“你以为,我是宫里最被人嫌弃的公主?”

“不是——”他拖长了声音否定。

“你就是这么想的。”稚娟生气了:“你们蒙古人肯定都会这么想。”

他不再否定,笑了笑而已。

“父皇说,将他最钟爱的女儿派往蒙古,是要让你们感到中原与蒙古交好,创建友好邻邦的善意和决心,希望两国能永久和睦。”稚娟站起身,正色道:“我随行带了农牧耕种、医药建筑之书和技人,这些都是父皇指派六哥亲自挑选的。”

呼延吉措有些惊讶,中原皇帝这么做是想干什么?

稚娟看他一眼,仿佛知道他心里的疑问,说:“你不是说你们不能自给自足么?只有让你们富庶文明起来了,才能不再动辄到中原掠人夺物。”

“这是你父皇的意思?”他惊叹一声,中原的皇帝,气度真是非凡。

“对,是父皇的意思,也是六哥的主张。”稚娟回答。

朗昆?!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卓越远见,呼延吉措不禁对朗昆肃然起敬。

“我的使命,就是要帮助你们远离瞢昧。”稚娟淡淡地说。她还有一个重要的使命,六年和平,这是无论如何不能说出来的,也是无论如何必须做到的,父皇已经为此付出了一个女儿的代价,她也预备着,付出生命。

呼延吉措听完稚娟这番话,良久无语,忽然,他站起身,将右手放在胸前,低下头,向稚娟行了一个蒙古礼。

稚娟静静地望着他。

“现在我相信了,”他郑重地说:“你是中原最优秀的公主。”

她开心地裂开嘴,嘻嘻一笑,又恢复了往常调皮的神态。

他也笑笑,说:“如果你一直坚持这么做了,迟早都会让所有的蒙古人明白,你是最优秀的公主。”

“我有信心,”她羞涩道:“不过,也要有身份才能完成这些事情啊。”

“大妃年事已高,不太管事,”他想了想,回答道:“你是公主,就是做汗王妃,也应该比一般人地位高,那么,要推行这些,还是没问题的。”

“汗王妃……”她喃喃自语,深情迷茫而失落。

“大妃的地位是不可取代的。”呼延吉措以为她是惆怅自己为何不能成为大妃,于是解释道:“这是大部落的联盟决定的,如果更换大妃,势必引起部落间的动荡。”

他有些难过地提醒她,不要太乐观:“大妃年事已高,如果她先……以你异族人的身份,也难以得到册封。”

稚娟摇摇头,他彻底地误会了她的意思:“我只是战败国送去和亲的公主,比起你们的部落联盟,当然是不重要的,大妃的位置,我是不会去奢望的。”

他充满同情地望着她。

她长吁一口气,幽声道:“我要是,可以不用嫁给汗王就好了……”话说到这里,她轻轻地瞟了他一眼,然后,飞速地收回了眼光,脸,微微有些发红。

他看着她,默默地低下了头。是啊,父汗已经快七十岁了,而她,只有十六岁——

“将来会是谁,继承汗王之位呢?”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沉重下去。汗王已经那么老了,而她还这么年轻,照蒙古的风俗,将来总有一天,她会被新汗王继承。

凭心而论,她当然不想嫁给一个老头,可是,她是公主,没有选择。老汗王也好,新汗王也好,对于她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反正都是对未来的忐忑,将来会怎么样,只有天知道。

由于自己的身份和使命,她已经不能再去奢望爱情,可是,心里总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甘心,即便必须要嫁个蒙古人,也好歹是个能让自己产生好感的人吧,不然,这样漫长的一生,要如何来捱呀?

稚娟默默地望了呼延吉措一眼,他倒还算是个顺眼的,要是嫁他,那还勉强。可是,他既不是长子,也不是大妃的嫡子,如他自己所说,甚至也不是汗王属意传位的儿子,那与自己相守一生的可能性,是多么的微乎其微啊——

她再望他一眼,复又叹口气。

唉,你看他,一副焉焉的样子,不是长子、不是大妃的嫡子、不是汗王属意传位的儿子,那又怎么样?!为什么不能去争取呢?!

她忽地想起昨天在山里吵嘴的时候,他那样用力地制住自己,发了狠要自己求饶的时候,那霸气,难道只用在欺负自己的上面,现今都到哪里去了?!

想到这里,稚娟不禁有些忿忿然,她猛地伸出脚,狠狠地踢了呼延吉措一下,咬牙道:“窝囊废!”

他抬起头,愠怒的眼神。

她毫不示弱地望着他,等着他发火。

但他的眼神却渐渐温和,末了,竟用一种格外温柔的语气问道:“又怎么了——”

稚娟登时气不打一处来,她跳起来,尖利地叫道:“出去!你给我出去!”

他闷闷地望她一眼,不知她为何突然就发了脾气,低头想想,似乎找到了原因,只当她是因为远离家乡心情烦躁,于是觉得让她一个人静静也许会好些,当下也就不多话,转身就出了帐篷。

看着他出去,稚娟忽一下泻了气,软软地坐下来。

我叫你出去你就出去?!

“没出息!”她又气又恨,低低地吼道:“窝囊废!”

顷刻间,泪水就不争气地涌出了眼眶。

这不是她希望看到的样子。

呼延吉措,你为什么就不能强悍一点,做个有担待的男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借玩笑朗泽一吐心声 逝汗王情势陡转直下(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