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94章: 借玩笑朗泽一吐心声 逝汗王情势陡转直下(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94章 借玩笑朗泽一吐心声 逝汗王情势陡转直下(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下山的路好走多了,稚娟的脚也差不多好了,她头顶着呼延吉措给她编织的花环,一跳一跳地走进坐在岩石上休息的梨容,把手里拿着的一大把不知名野花在梨容眼前一晃:“容姐姐,这花好看吗?”

“好看。”梨容笑笑。

“你就不能好好走路?脚还没全好呢,还想崴一次?!”朗昆轻轻地靠了过来,嘴里数落着稚娟,眼睛却望着梨容。

梨容低了头,未待朗昆开口跟自己说话,先就起身,轻轻避开了。

朗昆想跟上去,稚娟默默地拉住了他:“既然她不想,又何必勉强呢?”

“她还是不肯收?”朗昆的胸腔里,滚过一声沉重的叹息,他不抱希望地问。

恩,稚娟淡淡地应了一声。

她知道朗昆问的是簪子,本想告诉他,梨容已经悄悄地收下来了,可是左思右想,总觉得梨容是有什么原因才这么做的,所以她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告诉朗昆实情。

实在是因为,梨容是一个在心里行事的人。以梨容的性格,断然是不会道听途说,而且呼延吉措关于对梨容感情的一番肯定,更是加剧了稚娟的猜想。而根据自己的所见,从梨容对簪子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梨容还是深爱朗昆的,可是,梨容为什么要回避朗昆,要假装“相信”误会呢?稚娟更加断定,一定是有什么事,让梨容自己选择疏远朗昆。

梨容,究竟要干什么?

天黑了下来,扎营。

夜已经深了,稚娟悄悄地靠近梨容:“容姐姐——”

梨容转过身来,朝向稚娟。

“你为什么不理六哥?”稚娟低声问,眼睛亮晶晶地望着梨容。

梨容垂下眼帘片刻,然后伸出食指,指了指媛贞。

稚娟用手轻轻地盖上梨容的食指,严正道:“你骗我。”

梨容静静地看了稚娟一眼,然后转过了背,给稚娟一个后脑勺。

“你其实根本就不相信那些事,而且,你还是喜欢六哥的,”明知梨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稚娟可不管这么多,还是喋喋不休地说了下去:“不然,你收下簪子干什么?!”

梨容的背影轻轻地抖动了一下,却没能逃过稚娟的眼睛。

“舍不得就是舍不得。”稚娟圈住梨容的肩头,在她耳边小声说:“你别紧张,簪子虽然是六哥要我交给你的,但我可没有出卖你,到现在,我还没告诉他你收下了簪子呢。我知道,你想不收,但又舍不得,心里喜欢六哥又偏偏要拒绝他,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到底出了是什么事呢,可以告诉我吗?”

梨容沉默着,在稚娟的等待中坚持着不发一言。

“你可以不说,”稚娟也转过身,直勾勾望着帐篷顶,轻声道:“没有得到你的允许,我就会永远替你保守这个秘密。因为我知道,无论你做什么,都是为了六哥好。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原因的。”

说完这番话,稚娟就闭上了眼睛。

两行泪从梨容眼里无声地滑落,她也默然地闭上了眼睛。

朗昆一脚踏上岩石,长呼一口气。从这里望下去,山脚已经遥遥在望了,到中午时分,他们就可以出山了。

“殿下,殿下,”一个侍卫跑上来,禀告道:“北漠节度使上来迎接殿下和公主了。”

话音刚落,节度使李耕川就迎了上来:“殿下,臣等已经等侯两天了。”

“公主脚受了伤,随意拖延了行程。”朗昆走上前去,说:“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难为你们上山来接,辛苦了。”

两人寒暄一番,就并肩往山下走去。

“殿下……”李大人回头望了稚娟一眼,面色踌躇,似有话想说。

朗昆看他脸色,已猜到有事发生,于是轻声道:“李大人但说无妨。”

“迟早是要知道的,”李大人说:“臣只是犹豫,现在说到底合不合适……”言毕,低声告诉了朗昆。

朗昆听罢,渐渐地停住了脚步,微微有些发愣,但片刻之后,复前行,不再说话了。

节度使府中,众人经过一下午的休整,感觉轻松多了。

用过晚饭后,大厅里,稚娟、梨容、媛贞、朗泽、呼延吉措坐在一起聊天。

“六哥到哪里去了?”稚娟问。

朗泽说:“许是到李大人那里商量明天的行程去了。”

“你怎么不去呢?”稚娟笑着将军过来。

“我呀,”朗泽微笑着回答:“我只负责护卫女眷。”尔后,眼光轻轻地,就移到了梨容身上。

梨容安静地低着头,不说话。

“不要着急,只是失语,慢慢就会好起来的。”朗泽侧过身,靠近了梨容,轻声安抚。

梨容没有任何表示,仿佛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

倒是媛贞,在朗泽的声音里抬起头来,默默地望了一眼朗泽,黯然地垂下头去。

朗泽的无所顾忌,也让稚娟意识到他有些过份,不由得斜瞟一眼过去,随即问:“媛贞,你的腿好些了么?”

“好多了,”媛贞低声道:“昨天薛太医还来瞧过,说再过十天半月便没事了。”

“薛太医啊,”稚娟感叹一声:“难得还有人关心你——”

她这话,明明是说给朗泽听的,朗泽满眼里都是梨容,没有理会,也根本没有听见稚娟的暗指。反而是媛贞,急着解释起来:“是六皇子殿下特意吩咐了薛太医,每天就来瞧瞧。”

话一出口,突然意识到不对头,自己的话,虽然是辩解并非没人关心,但开脱的人,却不是朗泽,居然是朗昆!媛贞暗暗后悔话说得太快,没有经过大脑,但显然收回已经来不及了,脸,陡然间发红,局促地低下了头。

稚娟“扑哧”一笑,我明明是想刺激一下朗泽,你急个什么劲,竟然还扯到朗昆身上去了?!笑容绽放,一瞬间,扫过媛贞绯红的脸,稚娟猛然察觉了什么,笑还挂在脸上,心里,却渐渐凉了下去。

梨容眼虽然望着别处,但耳朵里,分明听见了媛贞所说的没一个字,心里是酸楚,更是刺痛。她强忍着心头翻滚的潮绪,竭力保持面上的平静,一动不动。

朗泽静静地看着梨容,悠然一笑,逗媛贞道:“既然朗昆这么关心你,我出个主意,”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梨容,话语里满是玩世不恭:“你改嫁了他如何?!”

“你……”媛贞又惊又羞,急得站起来,窘得脸色发紫。

“他比我好。”朗泽淡淡地瞟媛贞一眼,仍然嬉笑着说:“嫁了他,包管你称心如意,同时也不知要幸福死了多少人呢——”

稚娟耳尖,一听就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可是在这种场合,用这种形式把真心话说出来,实在是太不合时宜了,于是板起脸,不悦道:“行了,行了,开起玩笑来也没个边,我可提醒你,过了啊,打住!”

朗泽轻轻一笑,闭了嘴,他终于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了,痛快了。

媛贞却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羞辱,眼泪一涌而出,她气愤地望朗泽一眼,捂着脸瘸着腿就冲了出去。

稚娟站起身,想去追媛贞,被呼延吉措一把拉住,冲她轻轻地摇了摇头。稚娟想了想,还是坐了下来。

屋里气氛一下子静了下来,各人都怀着心事,不发一言。

忽然,门页一响,朗昆走了进来,径直到朗泽面前,劈头就问:“媛贞怎么了?”

“她脚疼嘛——”朗泽不以为然地说。

“你少来这一套!”朗昆忽然怒起,打断了朗泽的话:“无缘无故她怎么会哭?”

“她想哭就哭,跟我有什么关系?”朗泽冷冷回答。

朗昆愣了一下,随后换了一种口气,压低了声音说:“二哥,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欺负女孩子总是不那么好的。”他其实想说,媛贞虽然老实,但你也不能太不厚道。

“谁说我欺负她了?!”朗泽一刺,跳脚道:“你心疼,那你就去照顾她好了,省得她被我欺负!”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朗昆隐忍道:“不管怎么说,她还是你的未婚妻。”

“未婚妻?!”朗泽嗤笑一声道:“我不稀罕,送给你好了。”

“朗泽!”朗昆低吼一声,二哥实在是太不象话了。

“叫我二哥!”朗泽怒道:“我还是你二哥!”

朗昆静默了一会,望望梨容,低声说:“二哥,你可以不喜欢她,但也不要随便伤害人家。”

“从来没有人会来问我,我到底乐不乐意,他们只会把我不喜欢的硬塞给我,”朗泽也平复了怒气,沉声道:“这些话我也会说,但如果现在,我把媛贞塞给你,你会乐意吗?”

朗昆一时梗住,不知该如何作答。

朗泽气哼哼的,拂袖而去,刚跨出门槛,就看见媛贞站在门边,满脸泪水,望着自己。

他顿了顿,忽然说:“我一直把你当妹妹,跟稚娟一样。”然后,撒腿就走,头也不回。

媛贞默默地望着他的背影,停住了眼泪,发起愣来。

朗昆缓缓地从门里走出来,在媛贞面前站定,低声道:“也许我不该拉你回来,我以为,至少可以替你出口气……”

媛贞摇摇头,默默地走了。

朗昆忽然回过头来,望一眼梨容。

其时,梨容正望着他。

四目交汇,朗昆的嘴唇蠕动一下,他想说点什么,可是梨容一扭头,决然地把脸别了过去,然后,转身出了门。

稚娟望望梨容的背影,又望望朗昆,一脸凄然。

呼延吉措看着稚娟,脸上显出些担忧的神色来。

朗昆望梨容好久,直到梨容背影消失不见,才收回眼光,看着稚娟说:“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

稚娟心头一紧,有些不详的预感。

呼延吉措顿了顿,觉得他们兄妹说话,自己不应该留在这里,就准备告辞,朗昆却拦住他,低声道:“其实,也跟你有关。”

呼延吉措一怔,脸色有些紧张起来。

朗昆深吸一口气,说:“汗王驾崩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借玩笑朗泽一吐心声 逝汗王情势陡转直下(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