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96章: 少年将军睹佳人芳华 大胆表白含战事征兆(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96章 少年将军睹佳人芳华 大胆表白含战事征兆(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站住!”稚娟低喝一声:“谁叫你走了?!”

呼延吉措默然地转头过来,立定。

“你难道没有自己的想法吗?”稚娟直视着他的眼睛问。

他没有表示。

“既然你去过了驿站,自然也该知道你父汗是怎么死的了?”稚娟又问,语气,尖刻起来。

他无声地挑了挑眼皮,还是没有表示。

稚娟冷声道:“你二哥既死,大妃失去了最得力的儿子,其他的儿子自然都不敢出头了,遗诏即便是真的,也没有任何作用了。”

“你三哥拥有兵丁众多,但精锐部队都在你七哥手里,势当力敌,还够有好戏看呢。”说到最后,稚娟轻轻地笑起来,仿佛是在兴灾乐祸。

他静默地望着她。

她愈发放肆地望着他笑,笑容里,不但包含了更多的兴灾乐祸,还有对蒙古人的不屑,对他呼延吉措的不屑。

他一直不吭声。

终于,稚娟停住了笑,正色道:“你为什么不生气?”

看见他的脸色如平湖般波澜不惊,她压低了声音问:“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想法?”

他淡淡地一眼望过来,居然有些漠然。想法?什么想法?

“我们中原有句俗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稚娟垂下眼帘,复又抬起:“你愿意做那只黄雀么?”

他沉默,许久。

而后,缓缓转身,徐徐离去。

“哐当!”一声,一只杯子砸在门框上,声音响在呼延吉措的耳边,杯子的碎屑溅过来,在他脸上划伤了一道小口子。

他顿了顿,没有回头。

“窝囊废!”她咬牙切齿地骂。

第二天一早,和亲队伍向着蒙古,继续前行。

这一走,又是四天。

朗昆在篝火旁坐下,看着稚娟,说:“蒙古国刚才送信来了,说因为公主身份尊贵,准备过境迎亲,我们汇合的地点定在喀什镇,大概还有二天路程,使节已经连夜赶回去了……”

“六哥本想多陪你几天,但蒙古人一接,我们就必须回转了。”朗昆定定地望着稚娟,怕她太难过。

他没有再往下说,但大家,都知道他的意思。

稚娟笑笑,起身进了帐篷。

夜深了,稚娟披着衣服走出帐篷,在远离篝火一侧的土堆旁坐下。

这里其实已经算做边境了,风光,全是大漠的特色。一望无际的草地,黑漆漆似缀满了珍珠的天空,入夜后的风是清冷的,带着一丝凄凉。她抬头仰望天空,忽然有些恍惚,这个天空跟皇宫里的天空是如此地相似,她想起了皇城中的夜,也有珍珠般璀璨的星星,她想起了母亲,想起了父皇,想起了皇城里的兄弟姐妹,那些熟悉而远离了千里的面孔。

蒙古会有什么是亲切的,大概只有这样的天空了。

我今后,只能仰望着这样的天空,遥想他们了……

稚娟轻叹一声,感觉面上温热的一股水流,是泪啊——

她抬手,轻轻地抹去泪水,却感觉有些异样。身后,有人!

是谁?

她没有回头,只猜想,是六哥?还是……呼延吉措……

身影,缓缓地在稚娟身旁蹲下来,静默。

她闻到一股熟悉的体味,是他!

“到了喀什,我就是一个人了,”她抽抽鼻子,带着哭腔:“我该怎么办?”

他低声道:“车到山前必有路,何况,你这么聪明。”

“车到山前必有路……”稚娟喃喃念叨,眼光不由得望向前行的路,那里,是一片漆黑,没有光亮,看不到深浅,谁知道,有没有未来——

“你不是已经计划好了么?等做了汗王妃,你就可以一一实现自己的愿望了。”呼延吉措微笑着说,他使劲地掩饰着自己的苦涩。

“我自幼长在皇宫,当然知道宫廷的复杂,没有依靠,一个战败国送去和亲的公主,谈何容易?”她仍旧是长叹一声,愁肠百结:“哪一天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他怔了一下,深深地把头低下去。

“我原来,”她转过身来,朝向他,说:“我原来,是指望依靠你的,可惜,”她将手轻轻地抚上他的头,幽声道:“你太懦弱了,小可爱……”话语里满是爱怜,也带着无尽的失望。

“我不喜欢懦弱的男人。”她轻轻地收回手,转身过去,背朝着他,眼望着前方,伤感地说:“我只能靠自己。”

“三哥应该会善待你,他虽然大男人,但也还念旧。”他的话,言不由衷。

“你怎么就知道他会是新汗王?!”稚娟冷笑一声道:“懦夫,你祝福我吧。”她提步离开,又回头,重重地留下一句:“但愿天遂人愿,但愿!”

他竟然如此懦弱!懦夫!懦夫!懦夫!!!

稚娟狠狠地一抹脸,越走越快,她恨不得,永远都不要再见到呼延吉措这个懦夫!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表情复杂。

“转过这个弯,就是喀什镇了。”呼延吉措伸手往前面一指,对并肩而行的朗昆说,刚扭过头,忽然一顿,然后高声喊到:“挞西!”

迎面而来的一队人马当首的一个急勒住马,回应到:“左贤王!”翻身下马,跪下。

“你们,”呼延吉措说:“是来接公主的?”

“正是。”挞西说:“安排好了客栈和酒席,就迎出来了,殿下比我们料想的到得早啊。”

呼延吉措也下了马,把众人相互介绍了一下。

“想不到这么年轻就当了将军,真是佩服啊。”朗昆笑着与挞西寒暄,声音惊醒了正在马车里打瞌睡的稚娟。

“到了?”稚娟迷糊地问,揉揉眼睛坐起来。

“还没有。”媛贞回答。

“那怎么这么吵?”稚娟又问。

“是蒙古人迎来了。”媛贞说。

忽的一惊,稚娟醒了瞌睡。

蒙古人迎来了,我,要走了——

梨容默默地抓紧了稚娟的手。

大队人马往前走着,呼延吉措缓缓地放慢了速度,渐渐落下,挞西见状,赶紧靠了过来。

在马车边上,见四下无人,呼延吉措低声问:“宫廷里局势如何?”

“加里拉已经控制了局势,礼毕席已被赶到城外,暂时无计可施,”挞西左右望望,压低声音道:“登基仪式已经准备好了,就在五天后,在此之前,礼毕席必须死!”

暗杀?!呼延吉措眼光一凛,他当然猜得到七哥的手段,三哥不死,他是不会安心的。

他最不愿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终于被稚娟不幸言中了。一想到稚娟要成为加里拉的妃子,呼延吉措心头沉重起来,在加里拉身边,她不会是安全的,更加也,实现不了那些伟大的、可以改变蒙古的计划。

他心里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但是,他没有想到,此刻车帘后,稚娟苍白的脸。

“你在听什么?”媛贞好奇地问。

稚娟没有回答,轻轻地闭上了眼。

“容姐姐,你看她,就知道睡,已经睡了一路了……”媛贞转过头,对梨容说。

梨容淡淡地笑了一下,媛贞怎么会知道,只有睡着了,才可以不去想那些痛苦和烦心的事,稚娟如果有选择,是不会睡一路的。

客栈到了,先行一步到了客栈的挞西把马交给随从,然后环抱着双手,依靠在客栈的柱子上,望着走下车来的女眷们。他多少有些好奇,中原皇帝到底选送了一位什么样的公主到蒙古来和亲。

最先走下来的一个装束艳丽,相貌倒也漂亮,脸上有些不谙世事的幼稚,挞西有些想笑,这难道就是号称最优秀的公主?!怎么看,都还是个单纯的孩子。

接下来又出来一个,华贵的衣裙,美得有些眩目,只是眉宇间,隐含着些忧郁,却难掩夺目的光华和高贵的气质。她下了车,先就站定,环顾一下四周,无言自威。只这么一个动作,就让挞西肯定,她才是公主,派来和亲的中原公主。

长这么大,他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挞西的眼光追随着她,有些移不开了。

但,他不得不收回目光,因为,车帘再一次挑起,还有人要从车里走出来,应该也是个女人,而且,不是一般身份的女人,因为,这次能跟公主同坐一辆车的,绝对不是侍女,侍女们都在另一辆车里。

挞西对即将出现的女人充满了期待,他有些自嘲地想,或许这第三个出现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公主,我匆忙下结论,是不是太早了?!

车帘下,探出一个脑袋,乌黑的发,然后,他看见,一席淡绿的衣服,象春天草原的颜色。他一动不动地盯着,那绿衣女子终于抬起头来,挞西静静地望了一眼,愣一下,仔细再望一眼,将她从头打量到脚,然后,浅浅地微笑浮起嘴角。

阿妈曾经说过,一个真正的女人,不应该只是容貌美丽,还应该有恬静怡人的感觉,因为,那才是家的感觉。一个好女人,应该让男人看到她就想到家,这样的女人,才能让男人有回家的动力。

挞西是草原上的雄鹰,力量和勇气都超于常人,二十岁就官拜将军,对他示爱的女人不计其数,甚至汗王的几个女儿都为他争风吃醋,但他,一直忙于征战,以致于耽误了终身大事,到二十五了还是孤单一人。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征战不过是借口,他不成婚,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女人。

看到这个绿衣女子的这一瞬间,他是多么欣慰。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和等待,是多么值得,上天,终于把她送到了自己跟前,哪怕,她是个异族女子。

他收起了庸懒的模样,站直了身子,稳步迈过去,众目睽睽中,在那绿衣女子跟前站定。

他望着她,轻轻地,温柔地微笑着。

绿衣女子毫不胆怯地回望他,平静,却冷傲。

他徐徐地俯下脸,慢慢地靠近她,低沉而柔和地说:“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然后,他悠然一笑,转身而去。

稚娟紧张地抓住梨容的手:“我们怎么会忘了,都应该把面纱带上!”

梨容不置可否地笑笑,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这个黑脸大眼睛的汉子,似乎并没有恶意。

……本章完结,下一章“ 少年将军睹佳人芳华 大胆表白含战事征兆(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