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97章: 少年将军睹佳人芳华 大胆表白含战事征兆(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97章 少年将军睹佳人芳华 大胆表白含战事征兆(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真不该让你来送我,真不该……”进了房间,稚娟还在自责。

梨容轻轻拍拍她的手背,仿佛在说,不要紧,不会有事。

“你没看他的眼光,分明是对你有企图,”稚娟气急败坏地说:“蒙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看上了你,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要知道,他可是个将军!”

“你说得没错,将军,是可以优先选女俘虏的。”说话间,呼延吉措走了进来,说:“不过,请公主和谢小姐放心,挞西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他到现在还未娶亲。”

“没有娶亲才更危险呢!”稚娟嚷起来。

“我会呵斥他的,今天是他无礼了,我会叫他来向你道歉的,”呼延吉措转向梨容道:“我会告诉他,谢小姐不是和亲的人选,也不是女俘,他不能动你的脑筋,我保证让他打消这个念头。”

梨容闻言,侧身对呼延吉措行个礼,以示谢意。

呼延吉措点点头,离去之时却又回头,象想起了什么,对稚娟说:“他就是长平关一役的主帅。”

话音一落,稚娟和梨容,同时齐刷刷地朝呼延吉措瞪圆了眼睛。

长平关一役,损失五位将军,四万大军全军覆没,在两天之内连失三座城池,逼迫中原不得不挂出白旗求和,也直接导致了稚娟的和亲之举。这样惨烈的一场战役,对中原来说,是屈辱的,但对蒙古人来说,却是非常漂亮的。稚娟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场改变了她命运的战役,竟是看上去如此年轻的挞西指挥的。

梨容倒吸一口凉气,放下国界的仇恨,不由得心生佩服,英雄出少年啊,能以八千精兵击败四万大军,神勇与谋略,都非同寻常。

井台上,梨容放下铜盆,拿过吊桶正要打水,忽然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井绳。抬头看,是挞西微笑的脸庞,他一声不吭,打上水来,倒入盆中。

“你就象草原上的苜蓿花,看到你就到了家。”他把手肘撑在桶子上,认真地说:“你真美,嫁给我吧。”

“她不会嫁给你的。”呼延吉措走了过来。

梨容端了水盆,匆匆离开了。

“喂,你还没回答我呢!”挞西叫着要去追,呼延吉措拦住了他,沉声道:“她不会回答你的。”

“为什么?”挞西冒出一连串问题来:“难道我还配不上她?她也是公主?还是郡主?”

“她既不是公主,也不是郡主,只是护送公主的女伴,”呼延吉措耐心地回答:“公主送到了,她自然就要回到中原去。”

“公主都必须留下,她的女伴怎么不可以留下?”挞西不服气,战场上冷静的他,在喜欢一个女人却得不到的时候,恢复了少年狂躁的本性。

“因为她不在和亲的名册之中,也不是陪嫁。”呼延吉措淡定地说。

“只要我想,她就能变成陪嫁。”挞西的话语中,霸气顿起。

“难道你想两国刚刚达成的协议作废吗?”呼延吉措严肃地说:“蒙古收了中原的公主就出尔反尔,岂不是要遭人唾弃?!”

挞西恨恨地一跺脚,决然道:“过了今年,明年我就要带领大军打到中原都城去,把她掳了来。”

呼延吉措看着他如此认真的模样,知道他动了真情,忍不住轻轻揶揄道:“原来挞西将军,也有为夺红颜而出师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你真的只喜欢打仗,不喜欢女人呢。”

挞西突而脸一红,不甘心地说:“让我先问问她也行啊,如果她愿意留下来呢,你又不让我问个明白……”

“即便她愿意为你留下来,还有别人不会同意的,”呼延吉措轻声道:“她是那两个带队皇子的心上人,等你明年师出有名时,她恐怕,已经是其中一个人的皇妃了……”

挞西一愣,还是不甘心:“那她的意愿呢,好歹你也让我问问……”

呼延吉措实在不忍说穿梨容也对两个皇子之一心有所属,只好提起另一个原因:“你问不到答案的,因为,她不会说话。”

挞西一下张大了嘴巴,半天才说:“她,是……哑……巴……”

“不是,本来好好的,在来的路上受了惊吓,就失语了,太医说,可能会恢复,”呼延吉措望了挞西一眼,说:“也可能,永远都好不了,变成真正的哑巴。”

挞西的脸色一下子暗淡了下去,然而,片刻的思考之后,他坚决地说:“不管她是不是哑巴,我都喜欢她。要是她跟在我身边,我永远都不会再让她受到惊吓!”

呼延吉措一下呆在了原地。挞西的话重重地撞击了他的心,他可以象挞西这样,为了爱而不顾一切吗?他可以保护稚娟,让他的公主永远都不受到惊吓吗?想到七哥的残暴,送稚娟过去,无异送羊入虎口,可他,能有挞西这样的担待吗?想到这里,他的心,一阵绞疼。

不管她在哪里,嫁给了谁,我都要为她而战,以胜利来得到她!挞西暗暗地攥紧拳头,他深信,美人,都爱英雄,他会用行动告诉她,他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值得她爱!

挞西认真地说:“我们蒙古人,是不可战胜的,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证明给她看,我值得她托付终身。”

呼延吉措淡淡一笑:“挞西,你不要忘了,我们是敌对国,纵然你能赢得战争,迫使中原献出她,又怎么可能让她轻易忘记家仇国恨?”

“如果她能爱上我,就能忘记家仇国恨。”挞西说。

“梨容不会忘记家仇国恨,更不可能爱上你。”呼延吉措轻轻地说。

“梨容?她叫梨容?”听了呼吉措的话,挞西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很美的名字,跟人一样美。”

“恩,梨花的梨,容貌的容,因为她生在春天,梨花盛开的雨后,所以起了个这样的名字。她姓谢,父亲谢端定,是吏部尚书,她是家中独女,”呼延吉措低声道:“我只知道这么多。”

“吏部尚书谢端定?”挞西惊呼一声:“我听说过,是有名的清官。”

呼延吉措长吁一口气,他的心事已经不在跟挞西的对话中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想到的是稚娟。

一个公主,屈辱地和亲,稚娟,能放下家仇国恨吗?他默默地摇摇头,不能?复又摇摇头。

她能放下,当她告诉自己,她还有那么多的计划的时候,他就相信,她放下了家仇国恨,是带着美好的愿望而来的。

是的,她是最优秀的公主,带着和平的使命。他一定要这么去想,一定要这么认为,一定要这么相信。

更重要的是,她……爱上了他。呼延吉措不是不谙情事的毛头小伙,他完全能够感觉到,稚娟,爱上了自己。如果,前面的假设都不存在,那么,按照挞西的话,她能爱上他,就意味着她忘记了家仇国恨。

想到这里,呼延吉措心里更加酸涩难耐。他不知道自己能够给稚娟什么,尽管,他很想,很想给她点什么。

挞西进了大厅,不期然,又碰见下楼来的梨容。

他微笑着,静静地站定在她面前。

梨容抬头望了他一眼,侧身走过。

“梨容——”他叫住她。

“我喜欢你。”他说:“你是长生天留给我一个人的星星。”

梨容一怔,脸刷地红了。从来没有人会这么大胆,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直白地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而对象,竟然是自己。初次见面,这个少年将军,到底要干什么?

她加快了脚步,匆匆折身,上楼。

“跟我回蒙古吧,”他几步上前,站在楼梯上,对着她的背影说:“跟我回蒙古。”

她仓惶地望他一眼,更加加快了脚步。

“你喜欢英雄吗?”他突然说:“我将为你而战,常胜不败的将军可以屈膝于你的脚下。”

她陡然间停住了脚步,回头,严肃地望他一眼,眼神里告诉他,我不喜欢战争,更不喜欢你诛杀我的族人。

他悠然一笑,低声道:“常胜将军可以服从你的指挥,只要你愿意。”

她默默地看了他一眼,低头走进了门里,在关门的一瞬间,她停顿一下,再次回过头来,极其认真地复又看了他一眼。他黑红的脸庞,带着太阳的颜色。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句承诺锁定三件事 临别心碎无人能承受(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