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98章: 一句承诺锁定三件事 临别心碎无人能承受(上)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98章 一句承诺锁定三件事 临别心碎无人能承受(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色沉静,晚餐很是丰盛,但是因为明天送亲的队伍和迎亲的队伍将在喀什镇分别,临分别的前夜,大家都不甚开心。

吃过晚饭,梨容早早地,就回了房。

“吱呀”一声,门开了。

“容姐姐。”稚娟走了进来。

梨容笑笑,倒杯茶递过去。

稚娟接了,却说:“我可不是来喝茶的。”她看着梨容,依旧是平静的样子,于是挑明了说:“明天就要分别了,难道你没什么话要对我说。”

梨容沉默着,摇摇头。

“刚才六哥还在问我,簪子给你了么?”稚娟瞟一眼梨容,轻声道:“我不知该怎么回答,说你没接,那我得还给他,总不能带到蒙古去,可是,我拿什么还呢?”她嘻嘻一笑,狡黠地望向梨容。

梨容低头想了想,默默地起身,打开箱笼,拿出簪子,递过来。

稚娟没有接,仍旧望着梨容。

梨容轻轻地把簪子放在桌上,稚娟又轻轻地推过来:“你留着吧,我想你是希望可以留着它的。”直盯着梨容的眼,她说:“六哥那里,我能解决好。”

梨容迟疑了一下,又把簪子推过来。

“你还爱着他,却为什么要拒绝?”稚娟猛一下站起身,问得极其直白:“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你想一个人承受,但你承受得起吗?”

“能。”梨容突然开口说话了:“我能。”

稚娟大吃一惊:“你什么时候可以说话了?”

“朗昆被蛇咬的时候。”梨容平静地回答。

稚娟想了想:“那你准备在什么宣告大家,你会说话了?”

“适当的时候,”梨容低声道:“不是现在。”

“回了京城吧?”稚娟说:“你在逃避跟六哥对话。”她嚷嚷道:“为什么?”

梨容闭上了嘴。

“告诉我,容姐姐,”稚娟企求道:“我是你最好的同盟,你知道,我是不会出卖你的,可是,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在蒙古可怎么熬啊——”

梨容竖起手指,在唇边“嘘”了一声。

“明天我就要走了,告诉我吧,容姐姐,”稚娟眼巴巴地说:“我不会打乱你的计划。”

唉,梨容重重地叹了口气,许久之后,才说了两个字:“媛贞。”

稚娟一怔,忽而就明白了。

媛贞,朗泽的未婚妻,刘将军的女儿。刘家可是重兵在握。

梨容要把朗昆让给媛贞!她要让朗昆得到天下!所以,她才会把朗昆和媛贞之间的谣言将错就错,才会恢复了说话的能力而不言语,不给朗昆解释的机会。可是,她做出这样的选择,该是怎样的痛彻心扉。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去争取?”稚娟抓住梨容的手,急促地说:“你为什么认为,朗昆娶了你也一样可以君临天下?”

“争取?”梨容苦笑道:“连皇上都跟我说,得媛贞者得天下,我还能怎么争取?!”

稚娟讪讪地送了手。父皇,父皇什么时候找过梨容?他暗示了梨容,他怎么会知道梨容深爱朗昆?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他们?

此刻稚娟的心里泛起无边的寒意,在男人们的心目中,天下永远都比爱人重要么?

“可是,六哥……”她小心地开口。

“宁可我负他,不要他负我,”梨容轻声道:“我不想他难做。”

稚娟想起了梨容在朗昆和媛贞之间做出的种种,细想之下,梨容早就打算好,早就在行动了。这一刻,她真是想哭,却无泪可流。她想说,梨容,你至于吗?你宁可选择朗昆误会你心眼窄小,你宁可让朗昆觉得你有种种不是而最终离去,也不会说出你更深和真实的用意。你把自己最爱的男人出让,亲手去撮合他和另一个女人的爱情,天呐,到底是你我疯了,还是我疯了,还是大家都疯了——

“这是天意。”梨容幽幽地感叹。

稚娟默默地抬手,抱紧了梨容,眼泪,只能留在心里。

我可怜的容姐姐……

“只要他好好的,我就很开心了。”梨容低低的声音,在稚娟耳边响起。她在心里说,菩萨,我放弃了,你看到了吧,我放弃了。

“为什么?”稚娟默默地闭上眼睛,不甘心地问。

“他有雄心,有壮志,必须去实现,”梨容轻声回答道:“这不单单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更多的中原女子,为了天下百姓不再骨肉分离,为了国家强盛不再受外族欺负。”

“我必须退出,他必须通过与媛贞的联姻来得到皇位。”梨容竭力忍住眼泪,微笑着,说:“我愿意放弃,并且,永不后悔。”

稚娟缓缓地移步,向门口而去。

“稚娟!”梨容叫住她:“你把它拿走。”

稚娟默然一会,不用回头,也知道梨容指的是簪子,她低声道:“留着吧,除此以外,你什么都没有了——”

“可是……”梨容怯怯的声音。

“你留着吧,”稚娟头也没回地走了出去:“我会跟六哥说,是我弄丢了——”

梨容低下头,眼光定定地停留在了着上的簪子上。碧玉的簪子在蜡烛的映照下,通体发出晶莹剔透的光芒,仿佛有一股气在中间流淌,如同被注入了生命一般……

朗昆来到稚娟房里的时候,稚娟正在玩蜡烛。三、四支蜡烛摆在桌上,她点着了,又摁灭,摁灭了,又点上,反反复复,玩得很是起劲。

“六哥,答应我一件事,好么?”她说。

“你说——”朗昆默然。

“你将来,一定要当皇帝。”她说:“这不仅仅是我的心愿,也是其他很多人的心愿,”她多想告诉他,这也是梨容的心愿。

“为了这个心愿,有太多人作出了牺牲,比如我,比如……”她轻轻地住了口,在心底幽幽地叹道,比如梨容……

她没有再往下说,只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她默默地抬手,拿起勺子,再次将蜡烛摁灭,深吸一口气,说:“你一定不可以辜负我们。你一定要完成那个六年计划,今天,是你把我送到蒙古,六年后,我等着你,来带我回家。”

稚娟抬起头,如水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朗昆。

“我答应你。”他沉声道:“一定完成那个六年计划,带你回家。”

“这还不够,”稚娟低而清晰地说:“你还要答应我,从此后不再让中原的女子踏上这屈辱的和亲之路。”

他沉默着,没有回答。

“你做不到么?”稚娟凄然地笑起来。

“我……”朗昆欲言又止。

“你不敢答应我,因为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当皇帝。”她端正了身姿,沉声道:“只有皇帝才有决定的权力。”

朗昆默然地坐着,没有开腔。

“你一定要答应我,”稚娟幽声道:“这不单单是为了你,也是我了我,也是为了更多的中原女子,为了天下百姓不再骨肉分离,为了国家强盛不再受外族欺负。”她将梨容的话语重复了一遍,她深信,这也是梨容想对朗昆说的话。

他低头,沉默了好久。

“你一定要当皇帝,”她逼过来:“你要对得起我们的牺牲。”是的,我的牺牲,梨容的退出,那都是痛彻心扉的选择,你怎么可以轻易辜负?!

“我答应你。”他突然开口,说完之后,再不开腔。

这是她想要的承诺,也是梨容泣血的决定,稚娟默默地转过头去,低声道:“那好吧,记住你的承诺,我会擦亮眼睛,好好看着你的。”

眼泪,一溜下来。

她轻轻地抬手,拂去泪花,拼命克制着情绪,颤声道:“现在,你回去吧,我要睡了。”

第二天上午,喀什镇外,送亲和迎亲的两个队伍相对而立。

“稚娟,”朗昆艰难地开口道:“上车吧,六哥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以后……”他的声音有些发抖:“以后,哥哥不在身边,自己要好好保重。”

“我会好好爱惜自己的,”稚娟迟疑片刻,低声道:“你托付我的事情,我没有办好。”

“怎么?”他有些诧然。

“那个,那个,”稚娟吞吞吐吐地说:“我还没来得及问她来着……”

“没事……”他垂首道,心里已经料到,也许,是梨容不肯收,稚娟怕他难堪,才这么说。于是,缓缓地抬手,伸过去。既然没来得及问,那簪子,妹妹总该还给他吧。

“我,我……”稚娟咬了咬嘴唇,说:“我不小心弄丢了……”

他怔了一下,脸色忽变,手僵在半空,良久,无力地垂下。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句承诺锁定三件事 临别心碎无人能承受(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