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目录] > 第99章: 一句承诺锁定三件事 临别心碎无人能承受(下)

《花语系列之二:梨花殇》

第99章 一句承诺锁定三件事 临别心碎无人能承受(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稚娟望着他,在他的微笑着,有些愧疚,有些心虚,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他走近,抬手爱怜地抚上她的发。今日一别,不知再见是何日,谁能预见,六年之后,妹妹是否还如今日的容颜——

“记得你答应我的事。”她望着他,嫣然微笑,眼圈红了,眼睛里,水意盎然。

他点点头,伸出三个手指头,立起来,说:“我能做到。”

一,一定要登上皇位;

二,从此后不再让中原女子屈辱和亲;

三,完成六年计划,六年之后,带稚娟回家。

稚娟望着他的手指头,含泪笑了,终于,徐徐转身,走向蒙古国华丽的马车。从此后,故国家园,都在脑后,再见,亦是无期了——

眼前,是华丽的马车,她不知道这是什么级别的接待,想来不低,来自泱泱大国、带着堂堂公主身份的她,此刻却是满怀着屈辱的心情。

目之所尽,马车过去,是翻飞的旌旗,再后边,是一望无垠的草地,绿色在天地间流淌,直到与蓝天连成一线。她走得很慢,很慢,这是不是永别,她不知道,心中虽然悲伤,但她还有希望。六哥是不会辜负她的,他一定能做到,能在六年之后,来带她回家——

稚娟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回望每一个人,眼光,轻轻地扫过朗泽、朗昆,扫过媛贞,最后停留在梨容的脸上。这是一张多么美丽的脸,多么让人留恋和心疼的脸,她带着忧伤,却在微笑。

容姐姐啊……

我能否做到象你这般大义,我能否爱一个人爱得象你这般无怨无悔?

稚娟回复她一个微笑,缓缓地转背,登上马车。

朗昆一行站在路旁,目送马车送身边经过。

忽然,车帘掀起,稚娟从车窗被探出头来,将手伸向他,喊一声:“六哥!”

朗昆疾步上前,抓住稚娟伸出的手,跟着马车小跑。

“六哥……”稚娟哽住,她有太多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口,她只是紧紧地拉住朗昆的手,紧紧地拉着,任泪水姿意地流淌。

妹妹哭花的脸,渐渐在眼前模糊,他只能拼尽所有的力气,紧紧地抓住她的手,紧紧地抓着,仿佛一松开,妹妹就会消失在风里。

马车越走越快,朗昆渐渐跟不上了,但他坚持着,不肯松手,稚娟的身子已经探出了车窗之外,她也坚持着,不肯松手。

终于,朗昆脚下一绊,摔倒了——

稚娟伸手去抓,没有抓住,她拼命将身子探出去,两手伸向朗昆,五个手指撒开,声嘶力竭地喊道:“六哥!不要丢下我!六哥——”

稚娟的声音仿佛是催促,朗昆忍着疼,爬起来,继续追,然而,马车渐渐远去,再也追不上……

“记得你答应的!你答应过我的——”稚娟的哭喊声从风中传来,重重地锤砸在他的心上,他冲着马车的方向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我不会忘记,我一定做到!”他紧紧地握住拳头,狠狠一跺脚,长吼道:“我一定要做到!一定!”

“记得你答应的!你答应过我的——”稚娟双手四死死地抓住车窗,朝向朗昆的方向,死劲地喊着,直到她听见朗昆的回答,直到所有的人都变成一个黑点,直到漫漫草原灌满她的眼,她还朝着故土的方向,无力地重复着,一遍又一遍:“记得你答应的,你答应过我的,六哥,你一定要做到——”

不知何时,呼延吉措已经到了车旁,他默默地跟在一侧,除了策马紧跟着马车前行,什么也不说,什么也没做。

稚娟终于累了,终于接受了真正的分别,也终于,收回目光,软软地斜靠在马车里,流泪。忽然,她一头扑在软垫上,嚎啕大哭!

她哭手足的分别,哭故土的分离,哭自己的命运,更是哭不可预知的未来——

朗昆眼睁睁地看着马车远去,他只感觉铺天盖地的心痛呼啸而来。妹妹走了,被作为礼物送给了蒙古人,这是他的无能,是国家的无能!他甚至怀疑自己,该不该提出这个计划,即便能够成功,自己怎么就这么冷血?他不知道,自己亲手把最优秀的公主送给了蒙古人,蒙古人会怎么对待她?他不敢去想象,不敢。

他抱着头,蹲下去,伤心与挫败感交汇,终于迫使他流泪。

他的担心,他的自责,他的屈辱,此刻以强大的冲击力摧毁着他的信念,同时也更激发了他的坚定,他在心里发誓,答应稚娟的事,一定要做到!他一定要登上皇位!决不再让中原女子屈辱和亲!一定完成六年计划!在六年之后,带稚娟回家!

我要带稚娟回家!无论如何!

朗泽、梨容和媛贞跟了过来,默默地在朗昆身后站定。

朗泽想上前,犹豫了一下,还是作罢。

梨容轻轻地推了推媛贞的手臂,媛贞看梨容一眼,忽然红了脸,她当然猜得到梨容的意思,梨容是要她去安慰朗昆。

媛贞动了动脚,但迟疑片刻,瞟了朗泽一眼,还是轻轻摇摇头。

梨容靠近朗泽,拉了一下朗泽的袖子,然后掉头走了。朗泽马上,跟了过去,只留下媛贞一个人站在原地。

媛贞感激地看了一眼梨容的背影,然后,轻轻地走向朗昆。

朗昆抱头蹲在地上,一动不动,象一尊雕塑。沉默的背影佝偻着,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媛贞可以想到,送别稚娟,他心里一定非常难过,因为他们兄妹感情之好,她早有耳闻,并且这一路过来,她也深有体会。而当他追着马车的那一刻,她是很震惊的,因为她从来不知道,他还有这么动情的时候,在她的印象中,他不苟言笑,并且也应该是不会轻易表露出感情的。继那夜洞中之后,她再一次看到了他感情丰富的一面。

而此时他的心情,媛贞当然也能够体会,现在朗昆需要的,只是安静。她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等着,这也让她再次有机会,近距离的,无所顾忌地观察他。

他,默默地抬起头,缓缓地站起来。

“朗昆……”她轻轻地叫他。

“哦,是你……”他回了一下头,然后再次转头,朝向前方,静默得沉重。他多么希望,此刻能出现在身边,安慰自己的,是梨容啊。

一个男人的绝望和无助,更容易使人动容。媛贞上前一步,安慰他:“稚娟吉人天相,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朗昆没有回答,他环顾一眼四周,喀什镇,这次因为伤心和屈辱我记住了你,等我下次在来的时候,决不会还象现在一样,我要让你记住我,记住中原的崛起!

我发誓!

他手指稚娟的去路,忽然说话了:“这条和亲之路,稚娟将是最后一个!今天我亲手送走她,来日,我一定要亲自接她回去!我发誓,绝不再让中原任何一个女子,踏上这条心碎的和亲之路!”

话语掷地有声,落入媛贞的耳中,在这一刻,她忽然明白了,忽然就懂得了他。原来,他不是沉浸在失去妹妹的伤心之中,而是在想今后的振作之事。他的志向,比她的,比朗泽的,伟大长远得多。

朗昆,他是真正的男人!

媛贞默默地望他一眼,心里对他的感情,不再是单纯的喜欢,而是崇拜!深深的崇拜!

队伍起营回程,一路上,少了稚娟,也少了许多欢乐,大家都闷闷不乐。

梨容本来是跟媛贞走在一起,朗泽硬要挤在她们中间,媛贞停了一下,知趣地落开了。别过头,看见朗昆一个人孤单地走在后面,于是,慢慢地捱了过去。

“你没事吧?”媛贞关切地问。

他无语地摇摇头,眼睛,望着前方。

前方,是朗泽和梨容。

“你不要责怪他,”媛贞低声道:“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都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有时候,想控制,也控制不了。就象她,明明是朗泽的未婚妻,却喜欢上了朗昆。现在,她开始理解朗泽了,要努力去爱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人,真的很为难。

媛贞以为,朗昆又要去责怪朗泽不照顾自己,一路上,为了这事,他们兄弟已经起了几次争端了,于是看朗昆不语,依旧直着眼盯着前面朗泽的身影,又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都不气,随他去好了,等回了京城,他若是想退婚,我也没意见。”

朗昆诧异地望了媛贞一眼,媛贞一惊,自知失言,脸一红,慌忙低头下去。一个女孩子,的确是不应该主动说起退婚,但她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反正朗泽不喜欢自己,自己又喜欢朗昆,而朗昆还没有婚配,假若朗泽退亲,那才真的好呢。说不定,跟爹爹一说,还可以让皇上重新赐婚,如果,如果……

她偷偷地瞟一眼朗昆,如果是他,那多好啊……

一想到这里,她更加抬不头来,因为脸上的红,已经延伸到了整个脖子。但她哪里知道,朗昆目光追随的,不是朗泽,而是梨容。

唉,媛贞虽然老实,但也不傻。朗泽这样,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呢?退婚,朗泽要提出来,也是迟早的事,媛贞倒是好说话,她既然已经看出朗泽喜欢梨容,当然知道现在放手好过今后痛苦,可是皇后会轻易答应吗?还有刘家,退婚之后,面子何存,刘将军又会轻易答应吗?万一真的退了婚,那朗泽首要的,就是要娶梨容,那,我该怎么办?

梨容啊,梨容,你为什么一直不理我?你真的相信那夜洞中发生了什么?

他越想越是烦乱,不由喃喃念叨一句:“退婚?退了婚你怎么办?”他心里,当然不想媛贞和朗泽退婚,这个,他和朗泽是有约定在先的,如果不能娶梨容做正妃,朗泽就不能跟他争。现在,看媛贞都有了退婚的意思,他有些急了。

“我……”媛贞讪讪地抬起头来,塞住了话头,她虽然想说,那我就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嫁了,但她不敢说出口。

唉,朗昆再次深深地叹了口气。

……本章完结,下一章“ 懦弱王子不敢触雷池 倔强公主反抗吓惊魂(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