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错爱大秦:秦殇 [目录] > 第4章: 两千年前的MP4

《错爱大秦:秦殇》

第4章 两千年前的MP4

秦嬴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哎呀!”山中,王萧雨仿佛是落到了一个洞穴内。四周漆黑,她就连自己的手指都看不清楚。还好,身下软软的,她才没有摔伤。不过这漆黑的一片可不是好玩的。“嬴诤你在吗?”她好像看到嬴诤和自己一起掉下来了,“你在吗?”王萧雨真的有些害怕了。嬴诤应该就在她附近才对,难道受伤了?

这里寂静的有些可怕,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回声。

突然在王萧雨的眼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嬴诤?!”黑暗中,实在看不清他的模样,但应该就是嬴诤吧。王萧雨伸出手,拽了拽他的衣袖,“喂!”

那个男生转过身来……也许是眼睛适应了这里的黑暗,王萧雨可以微微的看清他的装扮。

“你怎么穿成这样了啊?”他为什么要穿着这种古老的战服啊。难道这一切都是他们安排的?因为好玩所以在整她?不过金质的铠甲,稍微有些凌乱的绸衣,还有他那随便束起来的黑发……眼前的嬴诤,竟然让王萧雨有些失神,他如雕刻般完美的面孔配上这远古的装束,果真有种那远古君王特有的原始的美……“等等!你带假发了吗?”

王萧雨伸出手去,想摸一下嬴诤的“假发”。

“放肆!”可他竟拔出了腰间的配剑。眼中满是杀气……

王萧雨的表情也突然严肃起来,这一切不像是个玩笑!究竟是怎么回事?!

“有刺客。”只见他不慌不慢的说出了这三个字,眼中有着原始的霸气……

王萧雨退后几步……刺客?难道指的就是她?!

突然间洞穴亮了起来,那夏天的阳光使得她的眼睛流出了泪水。不!这里不是洞穴……四面没有岩壁,这里更加广阔,更加……金碧辉煌……“这里是……”王萧雨看向四周,她仿佛站在一个巨大的庭院里……四周种植着花草树木……

“抓住她!”另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杀!!!”紧随其后的是一群声音,他们从四面八方而来……

王萧雨立在原地,她惊恐的望着四周。手拿短剑的战士黑压压的一片向她奔来……

“说!何人派你来的?!”那少年王模样的人走近王萧雨,他的配剑抵着她的喉咙。“赵麟派你来的?”

“……”王萧雨的心脏就要跳出来了。有没有高错?!她一定是在做梦!刚刚摔的她脑袋混了!一定是这样的!可这射的她睁不开眼睛的剑光,这里的空气,这里的温度都是那么的逼真……“我不是刺客。”眼下她只能暂且相信自己处在一个不知名的空间。

“王,她的穿着很奇怪。不像是我国或是其他国家的人。”少年身后走来一位老人,他留着白色的山羊胡,羽扇纶巾,正仔细的打量着王萧雨。

“……”王萧雨也低下头看看自己的穿着。奇怪吗?她穿着运动裤旅游鞋很休闲舒适的装扮啊……只不过在这些身穿布衣铠甲的人面前她显得有些奇怪罢了……

“难道是戎人?竟然可以来到咸阳宫深处……”少年王眼中的杀气就要溢出来了,“拿下!”随着他一声令下,四面的战士都向她扑来……

“抓住她!”“拿下!”“刺客!”“杀了他!”

他们高举着长剑,呼喊着……

“不是的!我不是刺客!戎人也不穿我这样啊!”王萧雨的眼中充满惊恐,但她还是尽力保持冷静……可那些战士哪里听的进她的解释,他们的耳中只听得到嬴政的命……

“我真的不是……”王萧雨有些绝望了。不会吧,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高中生,竟然要死在这奇怪的时空里……王萧雨双手抱住头,“救命啊~!”此刻她只有人本能的反应了……她紧紧的闭上眼睛蹲到地上……

“王萧雨?”嬴诤拍了拍王萧雨的头,“怎么了?摔伤了?”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声音里竟多了些温柔。

“谁?”王萧雨慌忙抬头,盯着嬴诤!

嬴诤静静的看着王萧雨,他能感到此刻的她正不安的深呼吸。

“没什么。”稳定了下情绪,王萧雨说道。也许她只是惊吓过度才会产生幻觉吧。

“来。”嬴诤伸出右手,将王萧雨扶起。“这里漆黑一片,我们最好不要动。”嬴诤话音刚落下,只听“嗖!”的一声!

然后!

整个岩洞灯火通明!!那些熄灭了两千年的灯火,瞬间再次燃烧……

宛如一场相隔两千年的爱情……

“怎么会这样?!”王萧雨慌忙遮住双眼,猛然间的强烈亮光使得她流出眼泪!

“也许,是刚刚氧气进来了。但是,这也不能充分解释,如果这里没有火种……”嬴诤的声音越来越小,他惊诧与这里的辉煌!

他们从上面落下,刚刚好掉到墓穴中心的高台上。高台上铺满毛皮和绸缎,所以他们才没有摔伤。但是,这些已经在黑暗中沉睡了整整两千年的毛皮和绸缎在火光的照射下,竟也华美的耀眼!

眼下!是数不清的金银珠宝!一个个的宝盒全部都打开着,珠光宝气……

更让人惊讶的是!黄金的墙壁!难以想像,当火光照耀到嵌满黄金的石壁上时,是个什么景象!总之,高傲的嬴诤,无言了!

嬴诤四下看了看,墓穴大概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他们处在中心位置,他们下面还有青铜战马、马车、金缕玉衣、宝剑等等陪葬品排列开来一直延伸到远处。

更奇特的是,在这墓穴的外围流淌着一圈河水,那水是流动着的!难道在这墓穴里还有其他的暗道?不然水从何而来,又要流到哪里去?!

王萧雨,她终于适应了这突然的光明。她不得不佩服嬴诤眼睛的适应能力,“我们下去看看。”王萧雨转身,从后面的台阶走了下去。途中王萧雨怔了一下,因为她看到了台子旁躺着的一把剑!这嵌满宝石的短剑貌似就是那少年王用来指着自己的那把!!

嬴诤……

他拣起王萧雨掉到地上的盒子,好像是赵麟送给她的那个。不知道为什么,嬴诤将那盒子打开了……

盒子中,躺着个月牙形粉红色MP4。MP4的背面还有一颗巨大的纯白钻石。嬴诤不屑的轻笑……

而王萧雨,此刻她已经来到流水边……

远处顺着流水竟缓缓而来一个木棺!王萧雨伸出右手将木棺挡住!她低头,看着木棺上古老的图腾花饰。细看下,它应该是鸟图腾。不知道怎么了,王萧雨抬手轻轻的抚摸着那古老的王室图腾……她的眼神又开始迷离……甚至有些幽怨……

“啪!”一滴泪,滴打到木棺上,那是王萧雨的眼泪。

“嘭!”又是一声巨响!

“童?”嬴诤看着浑身是土的童。

是的,童打完求救电话后便不顾一切的炸开一个洞跳了进来!然而,他才刚刚进来,那洞口竟又被淹没。虽然童只有十五岁,却已经在嬴诤身边八年了。保护嬴诤似乎是他生来的责任。

可是,这次的响声并没有使王萧雨清醒,她仍专著的看着那木棺。这棺中,躺着的是他么?是那位完成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年轻君王吗?

这位君王一生都没有立后,所以他的墓穴之中也仅有这一副木棺,孤独一人……

梦中的人熟悉的脸孔/你是我守候的温柔/就算泪水淹没天地/我不会放手

每一刻孤独的承受/只因我曾许下承诺/你我之间熟悉的感动/爱就要苏醒

枕上雪冰封的爱恋/真心相拥才能融解/风中摇曳炉上的火/不灭亦不休

等待花开春去春又来/无情岁月笑我痴狂/心如钢铁任世界荒芜/思念永相随

“叮——!”仿佛一道闪电从王萧雨脑中闪过!莫名的,她按下了那鸟图腾的眼睛。“哗!”原来这鸟图腾浮雕可以打开。

“这是?”王萧雨拿起,浮雕下的一个东西。“这是?”她惊讶的看着手里的月牙型粉红色的东西,而且在这个东西的背后竟有一颗亮的惊人的钻石!“你看!”王萧雨举着那MP4缓缓转身。

而嬴诤的表情早已定格!他伸手让王萧雨看看自己手中,那个一模一样的MP4。王萧雨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一阵风吹过,这古墓中的风。然后,王萧雨手中的MP4风化了,随着那风飘散不见了。嬴诤也走下高台,来到王萧雨身边,他轻轻的将MP4交到王萧雨手中。

“我们离开这里!”接过MP4的王萧雨冲嬴诤喊道!“干吗带我到这里来?!!”她不安极了!在这古墓中发现的MP4竟然是别人送给她的?!这多么毛骨悚然啊!而且这些奇异的感觉她也不能忍受!“我们现在就离开!”

“请等一下。”嬴诤冷静的说,“首先,我们并不知道出口在哪里,目前我们应该处在墓穴的最里层,外面还包裹着至少三层的石壁。其次,我一定要找到另一枚戒指。”嬴诤说的很慢,但也很坚定。不找到那枚刻着爱的戒指,他是不会离开的。

“可是……”王萧雨回头,看着那流淌着的木棺。淡淡的心痛,她的心在隐隐作痛啊!

“永恒的爱,誓不相忘……”“永恒的爱,誓不相忘……”“永恒的爱,誓不相忘……”

那种声音!竟又在她耳边响起!“你们听到什么了吗?”王萧雨问嬴诤和童。

他们同时摇头。

“这究竟是怎么了?”王萧雨走到石壁边,她轻轻的抚上石壁上用黄金镶嵌成的图案。那里有战士,有农人,有家禽……

抚摸着他们的脸,王萧雨出奇的温柔,“两千年前,秦人就在这里雕刻这一切。地点没有变,事物没有变,改变的,就只有那川流不息的时间。”呢喃般,王萧雨说出了这句话。

童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里应该有许多的机关。想到这里,童双手握住了一个烛台。缓缓的,童向右转动了烛台。这种人为操作的机关应该都是用来打开某些暗门的。

“小心!”王萧雨一个转身,正看到了童的这个动作!完全是非条件反射!她猛的将嬴诤推开!就在这时,嬴诤刚刚站着的地方突然塌陷,下面是尖尖的刺刀!

惊诧之余,嬴诤问王萧雨,“你怎么知道的?”她怎么预知那里的陷阱?

“我……”王萧雨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显然,她已经慌了!“我求求你,我们快点离开吧。”

“戒指。”嬴诤仍旧坚持。

“你不是有一个吗?那个在你口袋里发光的东西!”实在忍受不了了,王萧雨说道。

“你说,你能看到‘永恒’的光华?!”嬴诤上前一步,原来是这样!这就是沈静幽让她来的原因吗?“那么,你仔细的看看这里有没有类似的光华!”

“我看看。”王萧雨皱着眉头看向周围。她必须找到,找到了嬴诤才会同意想办法离开!突然,一个和‘永恒’同样的光华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在那里。”王萧雨指着一只青铜战马。她的声音竟又开始飘忽。“把‘永恒’给我。”她转身看着嬴诤,眼神再次迷离。

嬴诤皱眉,但还是将永恒交给了她……

只见,王萧雨慢慢走向那匹青铜战马……

她伸出右手,鬼使神差似的将永恒放入了战马的左眼……

刚刚好!永恒竟刚刚好的放入一个小槽!!

只是……

哪里好像不一样了……

悠悠岁月,似水长流……

慢慢两千年,间隔不断……

一位年轻君王的呼唤……

为什么,王萧雨的呼吸都仿佛已经停止?她甚至都不再眨一下眼睛!!

“王萧雨?”嬴诤上前,想拍一下她的肩膀!然而!他的手竟扑了个空!如今的王萧雨竟只是个幻影吗?!想到这里嬴诤慌忙上前试图将永恒拿下来!

可,为时已晚……

她和永恒,就连幻影都已经不见……

命运挥舞着她纯白的翅膀,转动了时间的轮盘……那滚滚的流沙不停的流淌着……一直持续了两千年……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入住远古村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