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错爱大秦:秦殇 [目录] > 第5章: 入住远古村庄

《错爱大秦:秦殇》

第5章 入住远古村庄

秦嬴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王萧雨仍旧有些晕眩,自从进入那个墓穴,她就宛如不再属于自己。似乎有双隐形的手在控制着她的动作。如果刚刚她可以控制自己,那么她绝对不会将永恒放入马的眼睛!!听说这种古老的东西上面会有些异灵存在。难道她就是被她们俯体了?!

“婆婆!呜……请您不要这么对我!”一个女人的哭喊声传入王萧雨的耳朵。她的声音中有种撕心裂肺的痛。

“你走吧!你克死了海儿!我的儿啊!”那个被叫做婆婆的人也哭了起来。

王萧雨使劲的眨了眨眼睛,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她什么也看不清楚……

“相公,呜……他,不是我克死的。婆婆!我求求您就让我为他守完灵吧!”那女子的声音很凄凉很悲切……

“滚!你这个克星!你克死了我的儿如今害的我们巴家无后!你快给我滚!”婆婆的声音之中充满怨恨!她的话语如诅咒般……

王萧雨无奈的笑了一下。有没有搞错?!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竟然还有人会说别人是克星!真是老古董,这样的人应该拿去历史博物馆展览……不过,她不是身处墓穴之中吗?怎么会听到这些声音?!

“婆婆,那您就留我下来侍奉您吧……我答应过相公,要好好的服侍您啊……”女人的声音恳切。她似乎不在乎婆婆对她的侮辱。

这个声音!王萧雨怔住,仔细一听,这个声音,这个温柔恳切的声音……“妈!是您吗?”这个离开她已经整整五年的声音……此刻,她激动的心情已经不允许她用逻辑去思考问题!!

“滚!你还想害死我吗?!”老妇人继续诅咒。

王萧雨的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白色的光芒……她惊诧……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世界?!她的眼前是一个人圈,显然那两个发生冲突的女子就在这个圈的中间……

“妈妈!”王萧雨顾不得观察这些,她顾不得思考。现在的她只想不顾一切的冲进去!她要扯住母亲的衣袖!她要死死的抓住她!她要哭喊着质问她五年前为什么要丢下自己的女儿?!!

一个、两个、三个……那围观的人群就这样被王萧雨冲开……

“妈妈!”王萧雨终于见到了那个女子的脸!相隔五年这张脸苍老了一些,可她仍旧清楚的记得她!“妈妈!”王萧雨哭出声来,她真的在哭喊了……

只是周围突然变得很安静……仿佛画面静止了声音静止了一样……

王萧雨被抬到一间茅草房子里,她静静的躺在茅草编织的席子上……

“是刺客吗?”一个男人扒到王萧雨脸边说到。

“不太像。”又一个老者上下打量着王萧雨的穿着,“也许是戎人。”

“我们报官吧!如果被发现,是会被杀头的!”一个妇人抓住那男人的手臂,仿佛是那男人的妻子。

“他…他……”那个在市井之中哭喊的女子也来到了这里。她看着王萧雨有些秀气而又白皙的脸。这个少年刚刚是在叫她‘妈妈’吗?“他…是我和相公的儿子!”

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将注意力重新转向那女子……

“你说什么?”“巴寡妇,他当真是你的儿子?!”

“是的。”那个被叫做巴寡妇的女子点了一下头,“前些年我们不是到咸阳去送货了吗?还在那里住了两年…结果就有了他,后来被强盗偷了去……没想到这个孩子现在竟然可以找回来……我的儿啊!”巴寡妇冲过来,揉搓着王萧雨的脸……

其实王萧雨早就清醒了,只是她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所以没有睁开眼睛……听到巴寡妇刚刚的那个谎言,王萧雨差点没有把去年的饭都吐出来……有没有搞错!?这种话有谁会相信啊!而且她竟然还将自己的性别搞错了!什么儿子啊儿子的。她可是个女生!

“这样啊!”那个男人发出恍然大悟般的声音……

“你…是说……他,他是我的孙儿!”婆婆也跑过来,仔细的端详王萧雨……

不会吧!王萧雨实在受不了就要笑出来了。突然她又想起了那张面孔……她知道这个被叫做巴寡妇的女子虽然和自己的母亲很像但是她们并不是同一个人。刚刚她就已经知道了,只不过因为她过于思念母亲又加上对这陌生的环境感到恐惧才会有那种反应……王萧雨努力的闭着眼睛……

“孙儿……我的好孙儿……我们巴家的根啊!”而那个婆婆竟然开始磨挲起她的脸来……“孙儿…我的好孙儿……大家都先回去吧,我的孙儿要睡觉了……”

婆婆终于释放了她的脸,同大家一起离开了……

呼!感觉四周已经没有人了,王萧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

“啊?!”巴寡妇的面部大特写吓了王萧雨一大跳!“是的。”她的视线还是没有办法离开这张脸。

“你是哪个国家的人?为何会沦落至此?”巴寡妇为王萧雨端来一碗茶……

王萧雨呆了一会,接过碗。这是什么碗啊?!整个就是个泥疙瘩!还有这个小的可怜的茅草房,简直就是一个人住的燕子巢,屁股下面坐着的草席也很不舒服……“谢谢。您这是在拍电影吗?为什么要穿成这个样子?”难道是在拍摄古装戏?看样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古,这布料真的很粗糙。“请问,您知道我是怎么从墓穴到达这里的吗?”不论怎么说,她都不应该从墓穴一下子就跑到这里了呀!那诡异的墓穴,淡淡心痛的感觉究竟意味着什么?

“你在说什么?莫非刚刚摔伤了哪里?”巴寡妇紧张的坐到王萧雨身边,“为何刚刚要叫我‘妈妈’?”

“这……”王萧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她现在头都要炸了!这究竟是在哪里……

“永恒的爱,誓不相忘……”

王萧雨似乎又听到了这段话语……

“……”应该不会有这种事情吧!她举起碗来猛灌一口水,天哪!“这水好甜!”王萧雨添添嘴唇,“真的好甘甜!”没有太浓重的漂白粉味道。如同传说中的甘露……

“什么?”巴寡妇眼中担心的神色又增添了几分。这个孩子难道得了失心疯了吗?

王萧雨的脸色苍白,此刻她真的相信了,这里!这个时空出现了问题!“现在是几几年了?!”在墓穴中那个手中握着短剑的年轻君王似乎又出现在她的眼前。

“嬴政5年。”巴寡妇站起,打算去找巫师。看样子这孩子病的不轻。“不久我们伟大的君王就要十八岁了!而且又处死了乱臣吕不韦。一会儿街上会有盛大的庆典。”巴寡妇的脸上露出虔诚的表情。

“呵呵……”看王萧雨的表情已经不知道她是在哭还是在笑了。不会吧!“嬴政5年?”

“嗯。”巴寡妇接过王萧雨手中的碗,“还要一碗吗?”她的眼中满是担心。

“不用了,谢谢。”王萧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也许那个奇怪的梦就是预兆。那么现在应该怎么办呢……“对了。我是女生。”刚刚这个女子好像告诉别人自己是她的儿子。有没有搞错!作为女生她王萧雨虽然不怎么专业,但是也不至于把她看成男生吧!

“什么?!”巴寡妇的脸迅速的变成了绿色。“你……”她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仿佛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是的,我是女生。听声音应该也听的出来了吧。”王萧雨看看巴寡妇的脸,那张亲切无比的面容。又想了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不过……我可以做您的儿子。”以她的个性在这两千年前的世界还是做个男生比较安全吧。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都已经到了这里,她是王萧雨!她一定可以适应的!以后再慢慢想办法!

巴寡妇从床边站了起来,退开了一段距离。

“您不相信我吗?”王萧雨也站了起来。

巴寡妇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王萧雨,“不错。是个女孩子。我真是老了,还以为是个俊俏的小伙子。”接着露出朴实的笑容。

“您能带我出去看看吗?”王萧雨也站了起来。

巴寡妇看着她,微微一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孩,穿成这样是要去哪里?”巴寡妇的眼睛停留在王萧雨的休闲裤旅游鞋上。“你是戎人吗?”

“拜托!我不是啦。”王萧雨无奈了叹了一口气。已经有很多人认为她是戎人了。

“什么?”巴寡妇一脸迷茫的看着王萧雨似乎没有听清楚她的话。

“我不是。”王萧雨露出自认为是比较严肃的表情,“虽然我也不能算是秦人,但我绝对不是戎人。”王萧雨也变得有些担心,如果她们再继续这样追问下去,那她该如何证明?

“不是戎人就好。”巴寡妇的表情突然变得很轻松。

王萧雨的面容有些惊讶。她竟然这么容易就相信了!这究竟是她们这些二十一世纪的人已经缺失的敦厚,还是远古的人智商不够?“为什么你们对戎人这么关心?”梦中的那个少年王,也是在怀疑她是戎人之后决定要杀死她的。

“因为……”巴寡妇的表情变得很沉重,“我们的几代君王都是死在同戎人作战的战场上的。虽然现在局势已经基本稳定了,但是……”

“原来是这样啊。我不是戎人,而且我对秦国一点敌意都没有。”王萧雨看着巴寡妇的眼睛。希望她多多少少可以相信自己一点。

“肚子饿了吧?”巴寡妇冲她微微一笑。

“啊?”她这么一说王萧雨的肚子还真“咕噜”的叫了一声。“是有些饿了。”王萧雨可怜巴巴的看着巴寡妇。她王萧雨一定没有问题的!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无论在她身上发生了多么可怕的事情,她都可以承受!她所要做的!她的责任就是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你们看得见……”王萧雨抬起头看向茅草的房顶,泪水在她眼中打转。“爸爸妈妈,你们看得到我,对吧。这样对我来说生活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就都无所谓了。”

“给你。”巴寡妇递给王萧雨一个热腾腾的黄色的东西。

王萧雨盯着巴寡妇手中的“食物”,慢慢的接了过来。轻轻的咬下一小口后,王萧雨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您平时就吃这个吗?”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啊,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

“不好吃吗?”巴寡妇有些奇怪的看着她,“这个还是为了招待你特意拿出来的呢。”说完巴寡妇坐到一个破木头桌子旁边。“哎!也是因为我太穷了,没有可以给你的。”

“碰!”王萧雨怔住!这句话,“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这句话……这是妈妈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

“这样,你还肯留下来吗?”巴寡妇的眼中似乎流露着恳求。

“不……”王萧雨放下那黄色的食物。

“什么?!”巴寡妇掩面而泣。

“不仅仅是留下来!”王萧雨握紧拳头。其实她现在即使想走也走不了,搞不好还会被杀掉。“我要帮您过上好日子!。”

“什么?”巴寡妇露出惊讶的表情。“你愿意留下来我就很感激了。”她握住王萧雨的手。

王萧雨看着巴寡妇的手,那双粗糙的如同树枝的手。

“而且,你又是个女孩子。呆在家里就好了。”巴寡妇露出满足的笑容。

“我是男孩子。”王萧雨挣脱巴寡妇的手,站了起来。以她的个性,虽然这么说很可笑。但是做个男孩子似乎更安全。“您刚刚不是也同别人说了吗?说我是您的儿子。如果我又变成女儿的话,他们会怎么想?”

“这……”巴寡妇皱起眉头。“可你毕竟是个女孩子……而且……”巴寡妇仔细的看着王萧雨的脸,“还是个这么好看的女孩子。”

“您就相信我吧!”王萧雨走到巴寡妇面前。她注视着这亲切无比的面容,突然两腿一弯跪了下来。“母亲大人在上请受我一拜!”王萧雨自己也觉得这么做有些夸张,可她在电视上看到大家好像都是这么做的。“我叫王萧雨,17岁。来自……二十一世纪!”王萧雨想了想,还是决定用时间来代替国家。毕竟都是站在同一片土地上……只不过相差了整整两千年……

“使不得,使不得!”巴寡妇连忙站了起来,扶起王萧雨,“真没想到你们国家的女孩子……”巴寡妇用手擦拭了一下满脸的泪水,“看我!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战国白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