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错爱大秦:秦殇 [目录] > 第98章: 短暂的平静

《错爱大秦:秦殇》

第98章 短暂的平静

秦嬴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本章解禁)事情总是那么可笑,各个国家是敌对的,使者们也是各怀鬼胎,但是对秦国的心思却出奇的一致。那就是表面臣服背后反抗。只不过有些国家已经无能为力,对他们来说反抗只能在做梦的时候想一想,如今可以做的就是尽力的巴结秦王政,希望可以换来国家片刻的安宁。土地,可以割让!人民,可以送上!就连自己的女儿也挣着双手捧到秦王政面前希望他会喜欢,这一切都是希望他会在面对自己国家的时候抬一抬那高贵的手,放他们一马。

然而……

会这么简单吗?也不知道是他们的公主魅力不够,还是秦王政真的那么爱王妃,一周过去了,据说各国的公主中只有秋平和舞裳见到过秦王政。还不知道她们用了什么手段……

终于……

有的国家放弃了,他们接走了自己的公主。回去商谈割让土地的计划。可是,秋平和舞裳这两个人还是留了下来。

使者公馆中,赵麟站在窗前看似在欣赏雕刻精致的花饰。

“公子。”菊为他添上一盏香茶。她微微皱着眉头看似有很深的心思。

“哼!我受不了了!那个嬴政,他要不就杀了我们,要不就打发我们回赵国!他这样做算什么?!”蝶愤愤的拍了下桌子。她不能理解为什么在他们做了这么多事情之后,秦王政还跟个没事儿的人似的。照样接待他们,照样以高贵使者的礼仪对待他们。如今各个国家的使者都已经回国,留下来的也只不过是舞裳和秋平这样别有企图的人。可是,今天早晨嬴政竟然特地命人前来挽留他们?!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蝶!怎么在王子面前拍桌子?不要太放肆了!”菊瞪了蝶一眼。

“我又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咯。都是那个嬴政不好!”

赵麟轻笑,“既然已经决定留下来就不要再担心了。虽然我们来过秦国许多次但是蝶都没有欣赏过这里的风情吧。不如就趁这些日子到外面好好玩玩。”

“公子!”蝶不满的嘟囔起小嘴。“哼!我出去玩了!”说罢,转身走了出去。

菊无奈的摇了摇头,“公子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赵麟点头,“菊知道秦王政为什么不仅不找机会报复我们,反而如此对待我们吗?”

“奴婢愚钝。”菊低头轻笑。

“你不是愚钝,是太聪明了。”赵麟走到桌旁端起香茶,“你去休息吧。”

“诺。”菊行礼退下。

再看赵麟,他脸上的笑容显然淡了,眉宇间增添了许多忧愁。几次的接触他已经比较了解秦王政了。秦王政留他在秦国是为了炫耀吗?他知道此刻的他要比接受报复更加痛苦吗?

秦王政是想将他留在可以掌控的范围内,慢慢的折磨。如此看来,他并不是不在意前几次的事情,反而是真正的愤怒了。

*****

也许是因为大秦崇尚武力,所以当初嬴政要求工匠在阿房宫中建造一块用来操练的地方。不过,在赐给王妃的宫殿中安排操练场?这也只有嬴政想的出来。

“你怎么这么笨啊!”射箭场地中,王翦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不行了。”说着他一屁股坐到地上,“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怎么这样啊?!”王萧雨轻轻的用弓箭敲了敲王翦的脑袋,“对姐姐怎么可以这么没耐心?!”顺带着,还瞪了王翦一眼。

“我的耐心已经在今天整整一个早晨用光了。”王翦苦笑,“我看我还是回去训练我的兵比较容易。”

“等等等等!!”王萧雨慌忙拦在王翦面前,“我已经决定了!这众多的武器之中我一定要学会使用弓箭!”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非得是弓箭?你力度不够,臂长也不够,还不如学弩呢!弩耍起来多容易呀!”说着,王翦用下巴指了一下躺在旁边的弩。

“这个……弩比较容易走火啦!我怕一不小心伤到别人。你说为什么设计这个武器的人就没有想到装保险呢?”步枪好像都是有保险的吧。

“保险?”王翦不解的看着王萧雨。“算了算了。听不懂我已经习惯了。不过姐你真的不适合学弓箭,再说了,你是秦国的王妃又不是将军,学这些个东西要做什么?!”

“因为我不想在关键的时刻成为软肋。”王萧雨缓缓的说着,没有了之前开玩笑的语气。

王翦也一下子安静下来,良久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姐,上次的事情完全是他人蓄意安排。王之所以能痊愈,您可是功臣呀!”说着,他从地上站起,“来、来,真是没办法。我们继续吧。”

王萧雨微微一笑,用酸痛的手臂提起弓箭。她知道,虽然王翦看起来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大男孩,但是他的心思很细,“我真的很幸运呢。”发自内心的,王萧雨说。是呀,倘若是在二十一世纪,也许她永远都不能拥有这样一批朋友。当你有危险的时候,为了保护你,他们可以,以命相搏!想到这里,王萧雨又要强忍自己的泪水,她的小桃,她永远的朋友。这种她从未感受到过的亲切,这种在二十一世纪已经缺失了的感觉,她,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竟然体会到了。

见王萧雨在呆呆的想事情,完全没有听进去自己教的秘诀,王翦气的拍了下王萧雨的脑袋,“不准走神!”

王萧雨仰头看着身后的王翦,恨恨的眯起眼睛。

“你想做什么……”王翦条件反射的向后退出一些。

不远处,嬴政的脸色正越来越难看,这王翦究竟是何许人也?难道他真的是萧雨的弟弟?为何萧雨之前未曾提起过?

再看王萧雨,她已经将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王翦按到地上,眼看着就要骑到王翦身上去“修理”他了。

“住手!”嬴政的眉头都快拧到一起了。即使是姐弟,他也不允许另一个男子同自己的王妃如此亲近!

……本章完结,下一章“ 短暂的平静(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