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1章: 家逢变故境遇两重天 薄命女子心底比天高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1章 家逢变故境遇两重天 薄命女子心底比天高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初夏的上午,雅致的小院落里,绿树成荫,草色青青,一大片艳丽的紫藤,有着年代久远的繁茂,串串紫铃似的花朵,开得无声而张扬。浓密紫藤下,一个美丽的妇人坐在竹椅上,微笑着望着花团锦簇的深处,那里,咯咯的轻笑声传来。一个约莫七岁的小女孩,正坐在秋千上荡来荡去,她淡紫色的裙袂随风飘起,落下时象云中仙子下凡,扬起时又仿佛同紫色的花晕幻化成一片紫烟。太阳光从紫色花瓣的间隙射过来,照在她眉清目秀的面容上,那粉红的脸蛋就如同镀上了一层紫光,有着梦幻般的迷离。

“紫来,别荡了,你还没吃早饭呢,来喝碗莲子羹……”一个穿鹅黄色裙子的女孩小心地端着托盘,从拱门后转过来,也不过十岁左右的模样,却显得很懂事,冲荡秋千的小女孩喊道:“用井水镇过了,透心凉,快点,你和娘,一人一碗……久了就不好吃了……”

“不嘛……”紫衣女孩不肯停下,说:“我要等爹爹回来一快吃。”

“紫来,听话,姐姐一番心意呢,”妇人站起身,招手道:“爹爹上朝,哪能这么快,还得一会呢,你先吃……”

“他就要回来了,我知道的!”紫来把头一别,眉毛一挑,转向姐姐蓝溪儿:“你就知道吃,等一下又怎么了?好象生怕这一等,就没得吃了一样!”

蓝溪儿一听,不乐意了:“你不是好吃凉的么?我好不容易镇凉了,端了来,最后倒变成我的不是了?”

“我自己的事,自己操心,谁让你多事了?”紫来鼻子一耸,反唇相讥:“我说了等爹爹回来一起吃,你非要我现在吃,不是成心惹我不开心?!”

蓝溪儿气得嘴巴一瘪,委屈得就要哭起来。

“好了,紫来,越来越不象话了,姐姐一片好心,你不领情也就算了,还抢白人家,”妇人赶紧搂住蓝溪儿,教训小女儿:“下来,给姐姐道歉。”

“本来嘛,我又没叫她做,自作主张,叫我为难,”紫来脑袋一扭:“我不道歉!”

“你这孩子!”妇人愠了,欲走近。紫来猛一下,荡高了去,同时又加快了速度,竟让母亲没法下手去抓,她高声道:“等爹爹回来评理!”

妇人有些恼了,却又无可奈何,只摇头道:“谁叫你这般有主见,要象你姐姐这样柔顺,娘也不需要为你操那么多心……小时侯尚且这样,以后大了,娘也管不着了……”

“我自己管我自己!”紫来撅起嘴,不满道:“我想要的,自己会做,不要你们操心!”

妇人瞪了她一眼,转向蓝溪儿:“她不吃算了,来,娘喜欢吃,你跟娘,一人一碗,如何?”

蓝溪儿这才破泣为笑,才伸手,端起碗来,忽然听见身后穿来“砰”的一响,她一惊,手中的碗“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成几瓣,莲子羹溅脏了裙角。回头的那一刻,只看见内院的门被强行踢开,一群凶神恶煞的兵丁拿着刀棍冲了进来……

惊恐之下,紫来尖叫一声,从秋千上掉了下来……

“啊——”她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冷汗涟涟,惊魂未定。

旁边,细长的玉指抚过来,一个关切的声音问道:“紫来,又做噩梦了?”声落下,一个大眼睛的女孩侧起身子坐了起来,轻轻地摸了摸她的额头:“没事吧?”

紫来默默地摇摇头,蜷起膝盖,双臂伸过去,抱成一团。

“你怎么又这样坐?要是让娘看见,又该要说你了……”那女孩忽闪着大眼睛,细声道:“还不如躺好……”

“我偏要这样坐!”一听这话,紫来没来由地来了脾气,当即气哼哼地说:“总是爱管着我,烦都烦死了……娘不在,还有你!”她瞪一眼过去:“蓝溪儿我警告你,别老是管着我!”

蓝溪儿看她一眼,叹口气道:“你别嫌我们管着你,你这脾气,还有得亏吃呢……如今我们,已经不是府里的小姐了,而是醉春楼的官妓……”

“我不是官妓!”紫来急了:“我宁可在楼里洗一辈子衣服,也不做官妓!”

“你不可能永远洗衣服的,”蓝溪儿幽声道:“说话,你就满十五了,等你到了十六岁,袁妈妈自然会来找你的……”

“你已经十七了,袁妈妈还不是没把你怎么样……不是有规定的么,官妓可以歌舞佐酒,然不得私侍枕席!”紫来把嘴一撇:“少来吓我!”

“说是这么说,可是那些官差,他们非要,你能拒绝?就是袁妈妈,别看她对我们是凶一头,看了他们,还是得巴结讨好,她手里端的,不也是他们给的饭碗……真要来强的,袁妈妈尚且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我们又能如何?”蓝溪儿黯然道:“你没看见楼里的头牌花灵,要叫过去应承官差,都是整晚整晚的,难道,一整晚,就只是饮酒弹琴么?”

“我们跟外边的那些下妓,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不都是卖笑卖身,她们尚且自由,有了钱就可赎身,可我们,钱再多,想从良还必须得到本郡长官的批准。他若喜欢你,要留着,那即不批;他若不喜欢你,更懒得批……这落籍从良,谈何容易?”蓝溪儿的声音渐渐地低下去:“娘这段时间,拼命巴结太守,她想做的,无非是想让我们姐妹落籍从良,去了官妓的名声,也好寻个好归宿……”

紫来想了想,忽然问道:“那你十七了,还能不侍官差,是娘找过袁妈妈了?”

蓝溪儿点点头:“娘把这些年所有的积蓄都给了她,她才松口容我两年。”

两年?时间不短呢,就依袁妈妈的秉性,想必娘是花了血本。这个臭婆娘,这样盘剥娘的血汗钱,将来总有一天,我要她加倍吐出来!紫来恨恨地想着,过了会,又疑惑地问:“那等到十八,你还不是要……”

“能拖就拖吧……”蓝溪儿闷声道:“希望能如娘想的那样,早日将我落籍,那这两年,也就值得了……”

“以时间换空间,娘历来,都是个精明人啊,”紫来想了想,又问:“那娘既然有这个打算,也跟你说了,你在教坊里,还那么刻苦地学什么呀?我还以为你想做头牌呢……”

“娘说,凡事都要做两手打算,能落籍是最好,万一不行,做个头牌,至少能有自己选择客人的权利,结交大官的机会多,万一碰个才高八斗、享有清誉的文人学者,随了去,也好过泛滥陪客,看轻了自己,也掉了身份。”说到这里,蓝溪儿又是长叹:“就是不知道,我的运气到底有多好……”

“切——”紫来忍不住嗤了一下鼻子。

“又怎么了?”蓝溪儿奇怪地问:“我又说了什么你不爱听的话了?”

紫来拷起双臂,往床上一倒,说:“我不是切你,是切娘。娘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要是做了头牌,身价看涨,谁有那么多银子赎你,那太守,又舍得放你?岂不是要做一辈子官妓?!”

蓝溪儿愣了一下,恍然道:“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怪不得,从来都不肯好好学习……”

“天地下,就是你是个实在人!”紫来不置可否地笑道:“蓝溪儿,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事不能用蛮力,要巧着干呢。”

“啊……”蓝溪儿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你调皮捣蛋也是故意的,让教坊老师嫌弃你,然后安排到楼里洗衣服……”

“当然了,洗衣服的丫头,身价自然很低,人家赎起来也容易。”紫来呵呵一笑。

蓝溪儿纳闷了:“问题是谁会赎一个洗衣服的丫头啊?”

紫来悠然一笑,胸有成竹道:“这个你放心,到时候,自然就有了。”

“原来你背着娘,已经谋划很久了呀!”蓝溪儿叫起来。

“那是,”紫来得意地晃着脑袋:“我历来,是用脑袋想事,不想你啊,只用脑袋听话。”

蓝溪儿一听,抬手就给了妹妹一下,末了,却说:“是啊,你从小就主意多,要做什么一定要由了自己的主见,我当然是不如你,还是听娘的安排好了。”

紫来看了姐姐一眼,说:“娘也是聪明人,她会把你安排好的。”

蓝溪儿点点头,问道:“那你,已经决定靠自己了?”

“你这么笨,娘当然要先顾着你,”紫来呵呵一笑:“至于我,就不劳烦娘了,她也够辛苦的了。”

“你还这么小……”蓝溪儿讪讪道:“还是听娘的安排吧。”

“年纪小不是问题,”紫来说:“我说过的,我不需要娘操心。”她顿了顿,忽然伸手指着帐顶,提高了声音,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的腔调说道:“蓝溪儿,我告诉你,总有一天,我要过回原来的生活,有漂亮的衣服、华丽的首饰,有丫环侍侯着,尊贵荣耀……”

蓝溪儿怔怔地望着她,看着她脸上布满了希望的神采,忽然打断道:“紫来,别做梦了,一个官妓……”

“我不是生来做官妓的!”紫来猛一下挺起身子,坐起来:“我原本是涂州知府甘谦策家的小姐,我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你现实点吧,”蓝溪儿轻轻地扶住紫来的胳膊,似乎怕打碎了妹妹的美梦:“爹爹已经被斩首于午门,我们被贬为官妓,这一生能够落籍从良,已经是上天的眷顾了,你还想什么尊荣富贵,那不是痴人说梦么?”

紫来猛一下打开了姐姐的手,恨声道:“我不做官妓!不做丫环!我不要寄人篱下,我不要卖笑趋炎,我不要苦苦地为生计奔波,过着这种不见天日的生活!我讨厌这样!我讨厌外边那些人的眼光,讨厌楼里那些官妓把衣服扔给我时的神态,讨厌她们叫我阿来、阿来,跟叫条狗一样!”

她的眼睛里射出仇恨的目光,那深埋在心底的屈辱已经变成了熊熊怒火,述说着她千般万般的不甘心,那凛冽的怒气骇得蓝溪儿一言也不敢发,她惊惧地望着妹妹,不知道她柔弱的胸腔里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到底想吞噬什么。

“我一定要出人投地!”紫来恨恨地一锤,砸在软软的细被上。

蓝溪儿怔怔地看着她,半晌,长叹一声:“唉,心比天高,命如纸薄——”

“闭嘴!”紫来猛一下坐起来,伸出食指指向姐姐的鼻子,低促道:“别跟我说这句话,永远都别说,我痛恨这句话!”

蓝溪儿默然半晌,忽然说:“你怎么,偏要这样不信命呢……”

紫来默然片刻,不做声了,又把双腿蜷起来,胳膊一抱,靠在床板上,似乎全神贯注地沉浸到了心事里。

“别这样坐了,让娘看见,又会骂呢……”蓝溪儿拍了她一下。

“这样坐到底有什么不好?”紫来嘀咕着,还是放下了腿:“只有娘,老说这样的姿势跟丧家之犬似的……”她一下忍不住,又叫起来:“我们可不就是丧家之犬……”自从父亲被斩首之后,她们被充为官妓,虽然在醉春楼的别院娘三有了一间屋子,可这能叫家么?

丧家之犬?!

紫来重重地锁紧了眉头。

蓝溪儿想了想,柔声道:“我知道你不甘心,可是娘也说了,命若躲不过,也只能受了……”

“可是,我总要努力做点什么,去改变的,”紫来咬咬嘴唇,决绝道:“我就不信,一点用也没有。总比眼睁睁等死好——”

蓝溪儿又是一叹,显然,不想在继续这么沉重的话题,于是转开了问道:“你刚才,做了个什么噩梦?说来听听。”

“不是梦,是从前的事,”紫来凄然道:“就是爹爹被斩,咱们家被抄那天的事……你的莲子羹摔地了,我从秋千上掉下来……”

蓝溪儿低下头去,黯然道:“我猜你又是梦见的这个,这么老是要梦回去呢?当时我们都吓坏了,这样不好的事情,还是忘掉的好……”

“我倒是想忘记呢,它非得常常在梦里回来,我能有什么办法?”紫来无奈地摇摇头:“那当时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好清楚呢。那碗井水镇凉了的莲子羹,你硬要我吃,我还说你就知道吃,一下都等不了,好象生怕这一等,就没得吃了一样……结果呢……”她把手一摊:“你真的没吃着,碗碎了,洒了一地一裙子……”

蓝溪儿想笑,却红了眼圈。那噩梦般的一天,却成为了现实。

紫来轻轻地拉起姐姐的手:“蓝溪儿,将来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吃莲子羹,吃个饱……要比花灵能吃的莲子羹,还要正宗……她五天吃一回,你天天吃,还要放上燕窝、银耳、灵芝、白果……”

“放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叫莲子羹?!”蓝溪儿终于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紫来定定地望着她,忽然幽声道:“你想家吗?”

家?这里不是家吗?可是一忽儿,蓝溪儿就明白了,紫来指的,不是这个家,而是,从前的知府府邸。

“八年了,我永远都记得家里的那株紫藤,那么茂盛,淡紫色的花一串一串的垂下来,还有我的秋千,还有我那件紫色的纱衣……”她喃喃道。

“是啊,你就喜欢穿着那条裙子在藤下跳舞,还非得要选着花开的时候,非得要打着赤脚,不晓得是个什么意思……”蓝溪儿说着,也陷入了回忆之中,也只有这个时候,回忆的美好能让她有些淡淡的笑容显出来。

紫来也笑起来,眼睛里亮晶晶的光彩闪动着,有些狡黠:“能有什么意思?!不就是地面的青石板凉凉的,很舒服啊……”

“那你为什么非得穿那条裙子,而且,一定要紫藤开花了你才那么跳?转着圈,很迷醉的样子……”蓝溪儿搂住妹妹的肩膀:“不如一并告诉我原因好了……”

紫来扭捏了一下,说:“你保证不笑我?”

蓝溪儿点点头。

紫来呵呵一笑,不好意思地说:“因为那个场景么,花堆堆的,漂亮得象个梦一样,我旋转起来,觉得自己象个仙女……他们都说,仙女是不穿鞋的,因为不用走路,都是在云上飘……所以,我就不穿鞋,跳起舞来,看看当仙女是什么味道……”

片刻的愕然之后,蓝溪儿吃吃地笑起来。

“都说了不笑我的,”紫来立马不高兴了,信誓旦旦道:“我以前肯定是个仙女呢,就你不信,不信拉倒……”她一扭身,睡下:“懒得理你,我睡了。”

蓝溪儿止住笑,轻轻地趴在妹妹肩膀上,细声道:“我相信你以前是个仙女,真的。”

哼,紫来不理她,看来是真恼了。

“紫来,我说真的,”蓝溪儿低声道:“你生下来,就是与众不同的……”

紫来知道蓝溪儿心软,在安慰自己,并不是真的相信自己的话,于是把她的手一拂,索性闭上眼睛,真不理她了。

蓝溪儿却不甘心,又趴了过来,抱住紫来的肩膀,说:“你生下来的时候,白得象玉,却是紫色的眼睛……”

紫来一听,腾地一下坐起来,瞪大了眼睛问:“你说真的?”

“真的!”蓝溪儿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别人的眼珠子都是黑色的,可你的眼珠子,生下来就是紫色的……不过不吓人,还很漂亮,象一颗紫水晶……当时爹吓坏了,直说是院子里那棵老紫藤成了精,附在你身上了,连夜就请了归真寺的慎知方丈到家里去做法事,慎知方丈抱着你哈哈大笑,只说无妨无妨,爹还是不放心,说你紫色的眼睛,出去被人看见会说你是妖怪,慎知方丈想了想,就在你头顶上摸了几下,说这样就好了。”

“后来,果然,你眼睛里的紫色慢慢就淡了,”蓝溪儿看了妹妹一眼,说:“不过,要仔细看,你的眼睛还带着紫色,所以爹娘,才会特意叮嘱你,尽量不要跟别人对视太长时间。而且,为了遮掩,娘总喜欢给你穿紫色衣服,如果别人有疑惑,也可以推说是衣服映在了眼里……”

蓝溪儿想了想,又说:“还有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紫来一听,抱怨道:“这名字可真不咋地,阿来,阿来,真的就跟唤狗差不多……”

“你可别小看了这名字,来头可大了!”蓝溪儿赶紧打断妹妹的话,正色道:“这是慎知方丈亲自给你起的名字呢!普天之下,能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荣幸,得到他的垂爱?!”

“他是高僧啊,那么有学问,怎么给起了这个名啊?”紫来嘟嚷道,还是有些不情愿。

“你的名字里面有玄机呢,”蓝溪儿说:“你原来的名字,是爹起的,叫紫隐,他就是希望你眼睛里的紫光都消失,跟普通人一样。后来你五岁那年,慎知方丈圆寂了,我们全家去拜祭,报上父亲的名号后,了行大师,就是现在归真寺的方丈,拿了慎知方丈的一封信给父亲,就是要给你改名叫紫来,还给了一件东西,说以后有什么事,只要直接去找了行大师,他就会帮助你。”

“什么东西?”紫来好奇地问。

蓝溪儿摇摇头:“具体我也不知道呢,好象慎知方丈叮嘱,要你满了十六才能给你。”

紫来一下泄了气,闷闷地问:“那你还知道什么呢?”

蓝溪儿安慰地摸了摸妹妹的肩头,说:“你也别急,等你满十六岁的时候,娘自然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恩……我只知道你的名字,也是不经意听爹跟娘说起的,说是紫气东至,苦尽甘来……我们不是姓甘么,所以,你的名字就叫甘紫来……”

“这可是个好名字,你肯定也不是凡人,不然,慎知方丈那么关照你,总是有原因的,”蓝溪儿轻轻地抱住了妹妹:“紫来,也许你真的是个不同凡响的人,你看,你从小就这么有主张,换了我,连想都不敢想,也许有一天,你真的能做到……”

“唉……”紫来忽地叹道:“我只想,还回去原来的家,有爹爹在,我还可以,在夏天,在开满了花的紫藤下跳舞、荡秋千……不要这么压抑……”

“我也想……”蓝溪儿的声音渐渐地低下去,啜泣起来。

紫来反手抱住了姐姐,轻轻地抚摩着她的背,柔声道:“别哭了,也别想了,睡吧,明天,你要去教坊,我呢,还要去洗衣服……”

蓝溪儿擦了擦泪,说:“娘还没回……”

“她今夜,不会回了。”紫来说着,躺了下来。一闭上眼,她的眼前,就浮现起那一棵老树的紫藤,高高的架子上,树叶还是那么繁茂,紫色的花缀满了枝头,或长或短地垂下来,在安静落寞的院落里惆怅着,不再象她幼时的样子,都没有了微笑的脸庞,只忧伤地望着她,仿佛在说,紫来,你什么时候回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醉春楼里小丫头卑贱 凌乱发下绝色女藏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