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104章: 设赌局浑然不知输败 问原由茫然难懂情爱(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104章 设赌局浑然不知输败 问原由茫然难懂情爱(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心绪盘旋辗转许久之后,紫来低声问道:“姑姑,你认为他会娶她么?”

“不知道……”善卿的声音象梦呓。她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告诉紫来,他一定会娶她,因为她彻底的离开,让他感到绝望,如果这个最后的机会都不能把握,那么他会知道,九泉之下,她不会再给他来生的许愿。没有她的死,他是不会知道自己到底爱她有多深。

紫来忽然凛声道:“王爷想赢我,一定会使诈!”

善卿低低的声音很无力:“不会的,王爷不是那种人……你不了解他……他要赢你,不会用这种手段……”他要盘算你,绝对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打算,等到你以为一切都被淡忘得风平浪静的时候,他的狂风才会骤然袭来。

“谁说他不是那样的人,我看就是,当时在崖上,他说许婚,八成也是骗人的,不就是为了把榈月骗回醉春楼……”一提起秋煜王爷,紫来就气不打一处来,口气也变得忿然。

“不会,他许婚是真的……在那样的场合下,他堂堂一个王爷,怎么会欺世诳人呢……你不了解他……他……”他是多情而又体贴的,他绝对是个优秀的情人啊。善卿从来没有象此刻这样的茫然,在迷蒙的神情下,她的心底,浅浅的痛正在慢慢的加重。秋煜,为何世间只有我懂你?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那剩下的岁月,谁来与你相知相伴?

她静静地望着紫来,感觉到寒气丝丝地从脚底冒起来。我选错了,不该是紫来吗?不该为了王爷调教紫来,不该把紫来预定给王爷吗?这个女孩太有主见,她未必肯继承善卿对王爷的爱,而且,她对王爷的成见,是那样的深,要摈弃成见已经很难,还要让她爱上王爷,是多么的难啊……

可是上天,为什么要这么执拗地把她,送到自己跟前呢?

善卿默然地合上眼睛,她感到自己心力交瘁,力气正在随着生命而退却,可是,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既然命运注定要如此结局,那就这样吧,至少,我要拼尽全力。

“姑姑,”紫来发现善卿脸色不好,关切地问道:“你不舒服么?”

善卿睁开眼睛,温和地回答:“没什么,只是有些疲惫,今天的事……榈月,让我很伤感。”

“我觉得她好傻。”紫来拨弄着碗盖,思索着说:“她既然还爱他,为什么还要选择死呢?王爷不是发话了么,就要领了成命硬嫁过去,难道他敢违抗?”

“那有什么意思呢?”善卿淡淡道。

紫来惊异道:“你跟榈月说的怎么一样呢?!”

善卿微微一笑,没有回答。紫来未经情事,很多的事,她是不会懂的。

紫来见善卿不答,又说:“我觉得榈月还是爱郑昌海多一些。”

善卿定定地看了紫来一眼,轻声道:“那不是爱,对郑昌海来说,是感动;对严申春来说,是报复。一个女人,不可能同时爱两个男人的。”

紫来听得迷糊,讪讪道:“你的意思,榈月最爱的,还是姓严的?”

善卿笑一下,点点头。

“那她为什么又跟郑昌海走了呢?”紫来好奇地问。

“榈月是个为情而生的女子,郑昌海肯娶她,就冲这情义,她豁出了一切,也不会辜负他。”善卿说:“当然,前提是严申春不让她绝望,可惜啊,他还是让她绝望了,所以说,也是他,把榈月推向了郑昌海。”

紫来别过脑袋想一会,忽然记起了榈月出逃的前几夜,是找过严申春的,那天夜里的对话,已然令榈月死心,也促使榈月下定决心跟了郑昌海离开。她不禁唏嘘道:“姓严的活该!榈月到底还是为郑昌海殉了情,哼!就是做给他看,别以为他才是真命天子!榈月也可以不爱他的……”

“紫来啊,”善卿苦笑着摇头道:“你怎么还没明白?亏你还在边上什么都听见和看见了……榈月不是非要殉情,而是被严申春绝了生念……”

“什么叫绝了生念?”紫来狐疑道。

“王爷发了话,严申春却不松口,分明是有所顾忌,榈月看不到希望,她又不能等严申春明明白白地拒绝,只好自己找台阶下,心有不甘,愤恨交加,却又无可奈何,所以,就走了绝路。”善卿幽声道:“可惜,等到她走了,他才明白,他是真的不能没有她……”

“原来姓严的不说话,就是不想娶啊……”紫来听完,好一阵子沉默,后来终于似乎有点明白了,忽然叹道:“太复杂了。”

“情字啊,本来就是复杂的。”善卿谓然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茫茫人世,惟有一个情字,堪称为重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追忆不堪誓将官妓废 旧爱成殇喜厅并灵堂(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