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106章: 追忆不堪誓将官妓废 旧爱成殇喜厅并灵堂(2)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106章 追忆不堪誓将官妓废 旧爱成殇喜厅并灵堂(2)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满江红

惜故人

冷月长照,景清凉、薄窗凄静。

桃花容、朱唇黛眉,杏眼含波。

满腹辛酸无从述,轻衫掩面泪涌泉。

叹宿命、恨从悲中起,说断肠。

一曲歌,声如咽。

莲步移,舞飘零。

伤心还依旧,不见阮郎。

多情余恨苦自量,便向来生忆消长。

道不平,强权恃弱质,唤天良。

自榈月坠崖后,紫来一直闷闷地沉浸在心事里,善卿见她心情不好,也特别地叮嘱先生,停课两天。第三日,还未起身,丫环就提早来叫了:“小姐快起身,王爷来了。”

“他来干什么?”紫来寻思着,混帐王爷无事不登三宝殿,难道,是因为上回的赌局?

这里丫环正匆忙地替她梳妆,那里善卿已经进了屋子。紫来没有回头,从镜中一望,善卿今日的装扮,正是盛装,浅绿色的锦缎长裙,金缕腰带,外披深墨绿的云锦披风,连绣花鞋,都是缀珠镶玉的华贵;那头上,翡翠的步摇两支并插,白色珠花一长溜,一旁是两朵藕色的宫花,艳而不俗,端端大方。于是紫来调笑道:“姑姑,你这么隆重,是准备去出席什么大场合呀?”

善卿浅浅地笑了一下:“喝喜酒……”

紫来又将她打量一番,说:“喝喜酒?这样不是素色了点?把那白色珠花换成红色玛瑙簪子,把那藕色宫花换成粉红的,不是更喜气……”

“虽然是喜事,可也不能太喜气,还是要注意场合分寸的……”善卿说着,脸上泛起淡淡的伤感。

紫来心里忽然一刺,她似乎猜到了,这喜事不同寻常,不确定地问道:“是姓严的?”

善卿默然着,点点头。

真是严府的喜事,娶榈月……他到底,还是娶了呀。紫来一时间鼻子开始发酸,她不知道应该为榈月高兴,还是为她难过,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却似乎还是没有结果一般。

这算什么呀?!榈月,我绝不要你这样的结果。

紫来默默地拿起一朵白色的绢花,凝神片刻,说:“我要穿自己的那条裙子。”

她走过去,打开了柜子,拿出了自己的包袱,打开,一层又一层,最后,是一个深紫色的绸缎布包。善卿深吸一口气,盯住了紫来小心翼翼的手,轻轻地解开,她看见了一片淡紫色的光彩,那么薄,附着了迷离的光晕,仿佛是隔着裙子透过来的光,又仿佛是裙子里本身散发出的光,顺着紫来的手,顺着提起的裙子,闪动起来……

“天蚕丝……”善卿低低地惊呼一声,手指捋起裙子一角,赫然看见了上面紫藤的隐花,看见了每一朵蕊xin中那三两颗紫色的小珍珠,她呆住了,抑制不住地叫起来:“紫蚕珠裙!”

“你知不知道,这就是天下闻名的紫蚕珠裙啊?!”善卿激动地说:“听说这条裙子的紫色,是用波斯国一种很特别的染料染的,那染料据说非常珍贵,很难采集,又很难上色,但是染上后,就紫得非常漂亮,虽然浅,却带着荧光,还能永不掉色。”

“还有啊,你看这一条裙子,只怕有上千颗紫色的珍珠,你知道,紫色的珍珠是多么稀有么?一年中,成千上万的海蚌才出产不过几颗,还要大小均匀,没有一点杂质和色差,你想啊,那得多少年、多少颗里面才挑得出这些来呀?这上面的每一颗小珠子,那可都是万里挑一的……”善卿惊叹道:“天呐,它怎么会到了你的手里?当年的皇后,也就是现今的太后,想要都未曾得到……”

啊?紫来一下张大了嘴巴。世界上还有皇后想要得不到的东西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追忆不堪誓将官妓废 旧爱成殇喜厅并灵堂(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