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109章: 追忆不堪誓将官妓废 旧爱成殇喜厅并灵堂(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109章 追忆不堪誓将官妓废 旧爱成殇喜厅并灵堂(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新娘到——”礼官喊。

紫来端着盖了盖头的托盘到了正厅门口,她看见严申春站在大厅正中,眼睛直直地望着自己手中。那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在颤抖,仿佛榈月就在这里,在她的前头,严申春看见了。

“过火盆——”

紫来小心地跨过火盆,然后,缓缓地走向严申春,她看见,他眼里有泪光。

这一瞬间,她原谅了他。不管他有多么虚伪和做作,可是他还有真情在心底。她忽然间明白了,榈月那绝然的报复,确如善卿所说,就是爱,即便是隐藏在那样深的恨的后面,其实,还是最初的爱,从来都没有改变。

紫来走到了严申春的跟前,他依旧望着那红色的盖头,嘴唇轻轻地颤抖着,伸手过来,取走了榈月的牌位,与此同时,一行泪,顺鼻翼滑下。

紫来默默地退到一旁,悲伤地望着严申春独自抱着榈月的牌位行礼,他的肩膀在轻轻地抽dong,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在无声地哭泣。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夫妻对拜。他把牌位放在软垫之上,一叩首下去,良久都没抬头。复抬头,面上是绝然的心伤,一脸泪花,再无其他。

“揭盖头——”

他的手颤抖着,接下了大红的盖头。盖头下,没有新娘娇媚的容颜,只有一个黑色镏金的牌位。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身影若因隐若现,似乎在含泪微笑。终于等到这一天,却是天人永隔。

整个院子里,除了乐声,没有任何人声,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瞅着。一个人的婚礼,如此悲怆。原本是多么幸福的时刻啊,可是谁能将远去的人唤回。

紫来终于忍不住,潸然泪下。

“喝交杯酒——”礼官又喊。

身子被谁轻轻地推了一下,似在好心提醒,紫来一下惊醒过来,赶紧走过去,端起了榈月的牌位,转到严申春的对面站好。

严申春执了酒杯,在榈月的牌位上轻轻一碰,瞬间,嘴唇开始剧烈地颤抖,他死死地盯着牌位,仿佛要把它刻进心里。终于,他抑制住了内心的痛苦,把酒轻轻地撒在了地面,只从胸腔里,滚出一声长叹:“礼成了……”

紫来小心将牌位放在大厅正中右边的椅子上,以为仪式就此结束了,却听见礼官高喊:“敬茶——”

紫来错愕着,看见一个矮小的女人进来,跪下,递茶,她说:“请姐姐喝茶。”紫来愕然间想起了榈月说过的故事,这个来敬茶的女人应该就是严夫人,可是,哪有夫人给小妾敬茶的道理?那一声姐姐,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疑问还没有得到解释,到午后出殡的时候,紫来更看见了一出让人难以置信的局面,严申春竟然剪下了自己鬓角的发,放入了装榈月衣物的棺木中。她狐疑地望了善卿一眼,不明白却不好多问。如果她没有记错,这应该是结发夫妻的告别之礼,母亲送别爹爹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可是,榈月不是严申春的结发之妻啊。

这一切,直到墓碑立起,紫来终于弄懂了。

因为她看见了一个可以合葬的空冢,那预留的位置,显然是严申春自己的,而榈月下葬的那边,墓碑上赫然刻着“严门申春之妻徐氏榈月之墓”。

妻子?发妻?

榈月曾经不可企及的梦想,此刻实现得如此轻易。他欠她的,他想给她的,一并都归了她。可惜,榈月,再也回不来了——

在墓碑前肃立良久,紫来想忍住伤心,感情终于还是崩溃,她哭着抱住了墓碑,心酸地喊道:“榈月!榈月,你看见了么?这都是你想要的啊,你看见了么?”

呜——

那哭得更伤心的,是严申春:“榈月,你满意了么?你高兴了么?你回来好不不好……”

他涕泪横流地说:“我是爱你的呀,我一直都这么的爱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细听心思只道情无奈 曲献旧友舞美人惊艳(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