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142章: 居旧阁恍悟特殊关爱 将进禅首参这一杯茶(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142章 居旧阁恍悟特殊关爱 将进禅首参这一杯茶(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紫来说完,一尘轻轻地笑了一下。

“一尘大师,多谢您的指点,我明白了,”紫来沉声道:“一杯茶的内容,可以说是很不简单,先要培养一棵茶苗,要它成长,需不断地灌溉、施肥,还得有阳光、空气、雨露,一棵茶苗集合了宇宙万物的力量才能生长,起飞森罗万象都在一杯茶中?喝一杯茶,宇宙万物入胸。宇宙就是一杯茶,一杯茶就是宇宙的中心。喝茶,要喝清凉之茶、平和之茶、禅味之茶、无心之茶。所谓无心之茶,包罗万象,柳绿花红,另有一番世界。也可以这么说,大千世界一杯茶。”

“宇宙就是一杯茶,一杯茶就是宇宙的中心。”一尘点头道:“这正是禅的精义所在。”他看一眼紫来,说:“大亦是小,小亦是大,无形是有形,有形是无形。你能悟道这一层,慧根不浅,我再给你讲个故事吧,《云在青天水在瓶》。”

唐代李翱任朗州刺史时,曾多次邀请惟严禅师下山参禅论道,但被拒绝,李翱只好亲自前去拜见,去的那一天,禅师正在山边树下看经书。

虽然李翱亲自前来,禅师毫无起迎之意,对他不理不睬。随从提醒禅师李翱已经等候多时了,禅师只当没听见,闭目养神。李翱怒起,斥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说完拂袖欲去。禅师这才睁开眼睛,慢条斯理地问:“你为何看中远的耳朵,而轻视近的眼睛呢?”

这句话正是针对“眼之所见不如耳之所闻”而说的,李翱听了亦惊,忙转身拱手谢罪,并请教什么是“戒定慧”。

“戒定慧”是北宗神秀倡导的渐修行事,即先戒而后定,在由定生慧。但惟严禅师属于南宗,讲究的不是渐修,而是顿悟法门。

因此禅师回答:“我这里没有这种闲着无用的家具。”李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问:“大师贵姓?”禅师又说:“正是这个时候。”

李翱更不明白了,只好悄悄地问寺院总管,总管说:“禅师姓韩,韩者寒也。时下正是冬天,可不是‘韩’吗?”

惟严禅师听后说:“胡说八道!若是他夏天来也如此问,难道‘热’吗?”

李翱忍俊不禁,笑了几声,气氛顿是轻松多了。他又问禅师什么是道?禅师用手指指天,又指指地,然后问他道:“领会了吗?”李翱摇头说:“没有领会。”

这时,忽然一道阳光射了下来,正好照见瓶中的净水,李翱顿有所悟,不仅随口念了一偈:

炼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此诗成了千古绝唱的禅偈。

“惟严禅师开始故意不理睬李翱,是想挫挫他的傲气和火气,以便投入参禅问道的心境。因此,最后见他心平气和之后,才对他说出了人道的真谛:云在青天水在瓶。”一尘缓缓地解释道:“惟严禅师的‘云在青天水在瓶’大约有两层意思:以是说,云在天空,水在瓶中,正如眼横鼻直一样,都是事物的本来面貌,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你只要领会事物的本质、悟见自己的本来面目,也就明白什么是道了;二是说,瓶中之水,犹如在什么瓶中,都能随方就圆,有很强的适应能力,能刚能柔,能大能小,就象青天的白云一样,自由自在。”

紫来默然片刻,说:“禅意根本,还是去虚妄还原本。”

“很好。”一尘赞许着。

紫来不好意思地笑笑。

“书都看完了?”一尘温和地笑问。

“囫囵吞枣。”紫来赧然道:“未曾细读。”

“一夜之间,如此精进。”一尘感叹道:“汝有佛缘。”看看紫来面显疲惫,于是问道:“昨晚一夜未眠?”

紫来点点头:“只想着如何参透大师的故事。”

呵呵,呵呵,一尘长笑道:“今日,你再参一个故事吧——”

《只管睡去》

师父病了,不久于人世。而徒弟正在重建一座寺庙,这天劳作一天,到晚上要睡下了,师父还在追问徒弟:“寺庙建好后你要做什么?”

徒弟回答:“等你病好了请你去说法。”

“假如我活不到那一天呢?”师父问。

“我们可请别人。”徒弟回答。

“假如你找不到人呢?”师父又问。

徒弟大声回答:“不要问这些无谓的问题了。只管睡去吧!”

故事讲完,紫来顿时犹如醍醐灌顶。

禅之所以为禅,自然高深,她昨夜之所以纠结,只因人俗。

……本章完结,下一章“ 禅的故事点拨心疑惑 僧的从前恰是后事因(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