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146章: 禅的故事点拨心疑惑 僧的从前恰是后事因(4)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146章 禅的故事点拨心疑惑 僧的从前恰是后事因(4)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大早,紫来就拿定了主意,只等一尘一进门,她就站起来说:“大师,你让我皈依吧。”

一尘静静地望了她一眼,悠然一笑:“别急,先听我讲个故事。”

《迷悟习性》

有一位久经沙场的将军,饮厌倦常年征战,自认为看破红尘,请求禅师为其剃度出家。

禅师道:“你尘世之气甚重,还不可出家。”

将军道:“我心已静,一切都可以放下。”

禅师笑笑说:“改日再说吧。”

将军无法,只得回去。

他日,将军一大早就道寺里礼佛,禅师便问:“将军为何这么早就来拜佛呢?”

将军用禅语诗偈说道:“为除心头火,起早礼师尊。”

禅师开玩笑地也用偈语回答:“起得那么早,不怕妻偷人?”

将军一听,怒骂道:“你这怪僧,出言伤人!”

禅师哈哈大笑:“轻轻一拨扇,性火又燃烧,如此暴躁气,怎算放得下?”

将军羞愧顿悟。

紫来听完,脸一炸便红了。

一尘宽和地笑道:“让我来猜猜,你是为了住在佛唱阁里好通宵看书,才如此迫不及待的吧?”

紫来羞愧地点点头。

一尘轻声道:“你知道《第一义谛》的故事吗?”

扶桑国的京都黄蘖寺的有人,都曾见到写有“第一义谛”四个大字的匾幅,很多书法艺术爱好家,都会将之当作一件杰作看待。这幅字出自扶桑名僧洪川大师之手。据说他写此字期间,一直由他的一位门人做参谋,这个门人为他磨墨,也对他提出过不少的批评。

“这幅写得不好。”洪川写了第一幅后,门人批评道。

“这一幅呢?”洪川又写了一幅。

“不佳,比前一幅还差。”门人说道。

洪川耐着性子一连写了八十四幅“第一义谛”,仍然得不到这位门人的嘉许。

最后,他在这位门人离开片刻之间,心想,这下我可以避开他锐利的眼光了。于是,在心无所羁的情况下,自自在在地挥就了“第一义谛”四个大字。

门人回来看了后说:“神品!”

说完这个故事,一尘幽声道:“不必刻意。”

禅院的草地上一片枯黄,小和尚看在眼里,对师父说:“太难看了,撒点草籽吧!”

师父说:“勿急,何时都能撒,何必急于此时?随时!”

中秋时节,师父买回草籽,对小和尚说:“去吧,把草籽撒了。”

小和尚高兴地去撒草籽,忽然起风了,他一边撒,草籽一边飘。“不好了,好多草籽都被吹跑了!”小和尚喊道。

师父说:“吹走的是空的,撒下去也不能发芽,随性!”

草籽撒上了,飞来了许多麻雀,在地上专挑饱满的草籽吃。小和尚看见了,惊慌地说:“不好了,草籽都被小鸟吃了!”

师父说:“没关系,小鸟吃不完的,明年这里一样会有小草,随意!”

夜里下了一场大雨,小和尚一直不能入睡,他担心草籽被冲走了。第二天早上,早早就跑去看,果然地上的草籽不见了,他马上找到师父,说:“雨把草籽都冲走了,如何是好?”

师父不慌不忙地说:“不用着急,草籽被冲到哪里它就会在哪里发芽,随缘!”

过了没多少时日,许多青翠的草苗破土而出,原来没有撒到草籽的一些角落里居然也长出了许多青翠的小苗。

小和尚高兴地说:“师父太好了,我种的草长出来了。”

师父点点头:“随喜。”

……本章完结,下一章“ 禅的故事点拨心疑惑 僧的从前恰是后事因(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