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152章: 病渐重善卿再难隐瞒 捎东西紫来预留伏笔(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152章 病渐重善卿再难隐瞒 捎东西紫来预留伏笔(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抬头望着她,微笑着,笑容里还是带着一丝坏,一丝不屑,一丝痞气,似乎在等她继续。

可是善卿却陡然间失去了勇气。

不,她不能说,不说,他们还是知己,说了,就连知己也做不成了。或许,她就会彻底地失去他。来日已经不多了,她冒不起这个险。

他又笑了一下。

善卿缓缓地靠回到软枕上,低声问:“王爷,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

“我们俩之间,还用这么见外么?”王爷柔声道:“你问吧。”

善卿顿了顿,徐徐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有些盼望,还有些紧张,也许他会给她真正的答案,这个答案,比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好。

王爷想了想,咧嘴一笑:“可能,是我上辈子欠了你的罢。”

善卿怔一下,哑然失笑。鬼扯!要想从他嘴里听到一句正经的话,总是这么难。也许,答案不是她想要的,所以,他才会这样糊弄过去。

她叹一声,怅然道:“你就不能认真点。”

“我当然是认真的。”王爷正色道:“这个回答千古道理,佛书上说……”

“别跟我说佛,我要的不是千古的道理,而是你的道理……”善卿有些伤感道:“还是不说了……”她停顿片刻,问道:“你到这里来团年,家里人没意见么?”

王爷摇摇头:“你知道的,映雪,老是郁郁不乐的样子,幽兰呢,凡事都想争个头筹,明里掐暗里踢,我走了,她们也不用同桌吃饭,各在院里吃,也好。”

“雪夫人那事,怎么样了?”善卿眨眨眼睛。

“腊月二十五那天,皇后已经昏迷了,御医说,醒不了了,绝熬不过十五……”王爷闷声道:“我想把映雪送到宫里去陪皇上,她死活不肯,就有那么固执。”

“你也别难为她了,”善卿软声道:“她是个女人,又是出身名门,中规中矩惯了,这里名义上还是你的夫人,叫她怎么能做得出去宫里陪皇帝的事呢?你们不在乎,她还要脸呢……”

“我就顶烦她这样!做事畏首畏尾的……”王爷压低了声音,也压抑了怒气:“谁敢说她?我割了谁的舌头!走出这一步就这么难……她僵着,秉策也僵着,两个人就准备这样耗一生啊,何必呢……”王爷恼火而又无奈地嘟嚷道:“死要面子活受罪!”

嘿嘿,善卿忽地笑出声来,王爷狐疑地看一眼过来,善卿才止住笑,说:“你这句话,活脱脱就是紫来平素的口气,要了面子饿了肚子!她老喜欢挂在嘴上念的。我想啊,这两个人任谁换了是紫来,都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结果……”

“也许,人只有到了什么都没有了的时候,才会无所顾忌啊。”善卿幽幽地感叹道。

“那也不见得。”王爷忿然说:“壮士还冲冠一怒为红颜,秉策怎么就没这样的胆识呢?”

“那你呢?”善卿侧过头,死死地盯住了王爷的脸。

“我若碰到自己真爱的女子,一定不顾一切。”王爷低吼一声:“孬种!”

“也许,皇帝对她的爱,还不够深呢……”善卿默默地转过头去,朝向墙壁,闭上了眼睛。她的眼泪就快要下来了,她丝毫也不怀疑,王爷说的是真心话,正因为这样,她忽然想到了自己。王爷如果爱上了一个女人,一定会不顾一切,哪怕这个女人比他还大,是个官妓,还声名狼藉,他都不会在乎。而他之所以没有不顾一切,是因为他不爱,或者说他还不够爱。

善卿终于明白了,这么多年忽明忽暗的暧昧,不管爱得有多苦,自己在王爷的心目中,始终只是个知己。可是,谁愿意为心爱的人做知己?看他承欢在别的女人的怀抱?她不得不维持,将自己重创得千疮百孔。

“善卿,”他惊觉她的不对劲,俯下身来,疾声道:“你怎么了?”

她将头使劲地别向里面,不想他看见脸上的泪水,只虚弱地说:“我有些累了,想睡一下……”

感觉他似乎松了口气,体贴地将被子往她胸口提了提,然后,静静地坐在边上,不声响了。

她以为他会走,但是他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屋子里很安静。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交谈间带成见复成见 年夜饭波未平波又起(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