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16章: 说姑娘背景来头不小 叹王爷情事风月无边(2)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16章 说姑娘背景来头不小 叹王爷情事风月无边(2)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凭什么就要成人之美呢?!”甘夫人听紫来阴声阴气地说了半天风凉话,终于忍不住生气了,抢白道:“难道你花钱买的东西,自己又花了心思调教,只因为别人喜欢,就要送掉?!”

“对!要是我,我就送掉!”紫来顶撞道:“他就是自私!罗太守不也是这样,明知道别人不愿意,还非要死抓着不放?!那些郡守,不都是这样掐着我们这些官妓的脖子?他们凭什么?不就是手里有权么?!就能把我们不当人看!”

说到激动处,紫来“蹭”地一下站起身来,愤然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蓝溪儿吓得一梗,说:“紫来,你疯了……”

“啪!”的一下,袁妈妈的巴掌就照头上排下来:“你找死啊!小丫头片子!让你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就该你吊起来打!”

紫来被袁妈妈这一拍,也醒过了神,又见母亲虎视眈眈的样子,心知失言,赶紧耷拉下脑袋,不作声了。

“哎哟,就你这个样子啊,可怎么调教?不知那善卿姑娘,到底看中了你哪点?还是煜王爷,成心不想让她离开王府,故意选了你,来做这个由头……”袁妈妈长呼一声:“不到最后,还不能下结论,到底是你得了个天大的便宜,还是她吃了个猛大的亏……”

紫来默默地将嘴角一撇,不声响,心里说,管他什么结论,反正我不做花魁!

蓝溪儿嗫嚅半晌,终于鼓足了勇气问道:“妈妈,那善卿姑娘,又是什么人啊?”

“善卿!”袁妈妈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那她,就更是个人物了!”

再是个人物,估摸着不也是个官妓出身,不过是落了籍从了良了,那股子官妓的味道,还留在骨子里呢。紫来想,只有袁妈妈,就喜欢这样大呼小叫,故弄玄虚。

当然紫来的神情永远都藏在碎乱的头发后面,袁妈妈根本就没注意到,只兴冲冲地说:“这个善卿,可了不得……”

这回轮到蓝溪儿忍不住笑了:“妈妈,你怎么一开口就是了不得啊?”

甘夫人乜了女儿一眼,蓝溪儿赶紧闭嘴。

“当真了不得呢,”袁妈妈一拍大腿:“她原是来浙江有名的官妓,先帝下江南时招她侍奉,深得先帝喜欢,带入京城,还曾差点纳入后宫,但是皇后娘娘,也就是现在的太后坚决不允,没办法,先帝只好颁旨,特许她落籍,但仍可以居天下公妓之馆而不侍宾客官员。她虽然没进入后宫,不能尽享荣华富贵,却能得到这样的福祉,那也是古往今来头一人啊。”

“那时候,我们这些官妓,都以她为马首,”袁妈妈叹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也是福祸相依,因为先帝喜欢,所以皇后一直耿耿于怀,到先帝驾崩时,皇后指名一定要她陪葬,幸得秋煜王爷求情,说她先前就不肯入宫,是父皇相逼,如今父皇没了,母后又怎的来逼,这样倒是遂了父皇的心愿,余下两个女人都没能得到好处……”

袁妈妈说:“太后一想,也是,让她陪了葬,不是先帝称了心了,换言之,也等于是纳了妃,他们在地下双宿双飞,倒把太后一人丢世上孤单。这么一想,太后不干了,又说要把她归籍青楼,煜王爷又说,善卿好歹也算父皇的人,先帝前脚一走,后脚就把他当日的圣旨给反了,不是给天下人口实,说太后善妒?于是左右一权衡,太后也就算了,随她去了。”

“善卿这才算是捡了条小命,又还保住了自由之身……”袁妈妈摇头叹息道:“亏了煜王爷,不然,谁有这样的本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说姑娘背景来头不小 叹王爷情事风月无边(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