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182章: 假意说故事实劝帝王 装样作诗赋暗顶王爷(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182章 假意说故事实劝帝王 装样作诗赋暗顶王爷(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凡修释然:“如何当这个骚人?”

“你就是实在,为什么要问如何当?早先我就说了,这么大冷的天,有此雅兴,即是骚人。”紫来吃吃地笑道:“两个雪中影,一僧一丽人;饮风赏朱梅,仙客入佛境。”

“好个仙客!”忽听一人高声道:“谁人敢如此大言不惭?”

声音好耳熟啊?

紫来心一沉,王爷!侧头一看,可不是,王爷正从树后转出来,因为他穿的是白色隐花缎袍,与雪色相差无几,加上梅花开得绯红夺目,所以紫来一开始,就被梅花吸引,根本没有在意也根本没有看见他。这猛一下见了,不禁有些愕然,真是活见鬼了,他从哪冒出来的?!

这么好的景致,见了他,也就败了兴了,免不了心中陡然间忿忿起来,正要答话,听见凡修轻声说:“王爷不要误会,不过是因为此情此景,恰似人间仙境,紫来一时兴起,做个譬喻而已……”

“一僧一丽人,那,把本王摆在哪里?”王爷望着紫来,脸上漾起一丝邪笑,似是将军,又似是刁难,不依不饶:“请骚人指教。”

紫来沉吟片刻,琅琅道:“禅门入定花无忌,人僧相对立仙山;白莽无际贯三境,客到此间论幻身。”

王爷的笑意在紫来的声音中慢慢淡去,直至最后一字,他默默地,怔住了。

这里话音刚落,又听一人扬声而至:“好诗!”

众人回头一看,来人是一尘。他微笑着走近,轻声嘉许道:“紫来,你的修为,一日千里啊。”又朝向王爷:“皇上已经回禅房了,老衲记得你的嘱托……请了旨出来寻您,这是回去呢?还是……”

“不急。”王爷微微点了点头,默然地朝向梅树,陷入沉思当中。

的确是首好诗啊!有景的描写,言简意赅,有寓意其中,愈品愈深刻。“禅门入定花无忌”,入禅后本该不问世事,而这一树红梅却傲然而开,无视清规,这是她对自己的譬喻么?立意要傲然于世,不羁于群?!“人僧相对立仙山”已经是指出了三种身份,僧自然是凡修,人呢,自然是王爷,那仙山是谁的属地?必然是紫来,她通篇都没有再提及仙客,却依旧是自诩为仙,只不过口气含蓄委婉了许多。尤其是后一句“白莽无际贯三境”,茫茫雪野,贯通人、仙、佛三境,七个字的磅礴,好生大气!不露痕迹地将上一句做了说明,随即话锋一转,“客到此间论幻身”,按照佛理,万物都是幻身。先不是问她,把本王摆在哪里?她明明白白地回答,我不说我是仙,你也别说你是王爷,身份都是虚幻,何必耿耿于怀?!

她用这首诗应答了他的问话,还是那样固执地坚持了自己的原意,同时也不卑不亢地削去了他的锋芒。她那深埋的倔强和淡淡的不屑,以及对现实的不满,都藏在诗里,逼向他,却没留下任何的把柄,而且,他似乎还必须,在挨了一记闷耳光之后,还要给予她肯定,毕竟,这是首好诗!

王爷背手而立,挺起胸,深吸一口气,空气清冷,带着梅花的幽香。

她还是当日那个洗衣的丫头么?依然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却已经是不可同日而语了。她的精致掩藏在蓬头垢面之下,她的气质掩盖在暧昧秽乱的气息里,她就象一块璞玉,被善卿雕琢,被先生们熏陶,被一尘影响,慢慢地蜕变,慢慢地沉淀,慢慢地散发出夺目的光芒。

这到底是她本来的面目,还是源自这大半年的学习?她这样执着而刻苦,真的,只是为了那个理想,那个貌似崇高却不可能实现的理想?!可是,善卿为什么会选择不让她进宫?

王爷缓缓地回过头来,看着紫来。她亦望着他,眼睛里似雪般的清冷,倒映着那一树梅的傲然。

“不愧是探花郎的女儿啊,”王爷幽声道:“你父亲是是原涂州知府甘谦策?”

紫来一刺,这是她不愿提及的出身,那些温暖的往事,转瞬就成为了讽刺。

“我见过你父亲……是个很谦和的人……”王爷仿佛陷入了往事,低声道:“也许是性情决定了吧,做事总是会慢上一两拍,而先帝又是出了名的性急,所以,你父亲才会被以筹集粮饷不力的罪名被革职查办,也是有些冤枉的……偏生他还要为百姓力争,秋粮不可全数用于充饷,否则饥民遍野,危及社稷……也不能说他说的没有道理,只是时机不对,在先帝的气头上拧着强硬……先帝恼了,将他午门问斩……”

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紫来头一次听到父亲被斩首的全部真相,母亲绝口不提的伤痛竟有这么深。原来她从天堂堕入地狱的那一天,父亲在朝堂上还经历了这样一番抗争,儒雅的父亲在圣上宣布革职查办之后,还不惜抵死为涂州的百姓争取一条活路,因而使先帝火上浇油,自己也丢了性命。父亲难道不知道后果的严重性吗?他是知道的,因为他害怕被革职之后再也没有机会上谏,故而铤而走险。

爹啊,你怎么这么傻啊?难道你不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么?

紫来默然间,一行清泪顺着鼻翼流下。

……本章完结,下一章“ 雪夫人见丽人忆紫藤 煜王爷析事由猜隐情(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