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197章: 矢志不渝还做洗衣女 狐假虎威借用王爷势(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197章 矢志不渝还做洗衣女 狐假虎威借用王爷势(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想什么,妈妈都知道,妈妈也是过来人。”袁妈妈轻轻地起身,抚摸着花灵的肩头,低声说:“紫来若是有心跟你争,你争得过她吗?昨天,你都看见了,她进门的时候,妈妈我看你的眼光……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你不仅仅没有她这般的幸运,而且各方面,比起她来,都差了许多。

花灵的肩头在袁妈妈的抚摸下轻轻地颤抖起来,终于,她伏下身去,细碎地哭了起来。

“别去招惹她,她不会为难你。”袁妈妈淡然地说着,却又禁不住无声一笑:“这个孩子,我看她的志向,不在醉春楼……”

花灵并没有听清话里的深意,她已经心乱如麻,从再次看到紫来的第一眼开始,她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紫来的对手,惨败是迟早的事情,家世沦落之后,她没有想到,身在烟花之地的醉春楼,她竟也保持不了第一把交椅。命运,怎么可以如此地捉弄于她呢?

袁妈妈安静地注视着花灵,不再说话。

门页缓缓地开了,花灵低头走出来,正抹了眼睛放下丝帕,一抬眼皮,竟然看见紫来斜斜地倚在矮栏上望着她,碎蓝花的布裙已经洗得发白,却干净得有些让人心碎。陡然间不知为何,花灵很是感伤,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这些出身相同的官妓,包括紫来。

争什么争呢?争来争去,还不就是个官妓!

花灵觉得无趣,却又更加伤感,她看紫来一眼,尽管想着,那眼光里该有挑衅和幸灾乐祸,但是,紫来的眼神很平静,平静得让她有些奇怪。看见她出来,紫来慢慢地转身,就打算离开。

“哎……”花灵叫住紫来,却不知该说什么。

紫来转回头,盯着花灵发红的眼圈,忽然说:“我不跟你争花魁。”

花灵怔住了,眼见紫来又要走,赶紧一把拖住了她的袖子:“连你也可怜我……你只是个洗衣的丫头……”

“我不介意做一辈子洗衣的丫头,那也好过当一辈子官妓……”紫来说得很慢很慢:“我是可怜你,我也可怜我自己,既然都是官妓,我们就不要再相互为难了……”

她在求和?水意浅浅地漫上来,渐渐地重了,一瞬间的感动,花灵吸了一下鼻子,冲动地说出了内心憋闷许久的真实:“我不是要为难你,换那么多衣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很脏……”话音刚落,泪水已如决堤的河水。

紫来的心头猛地受到重重一下撞击!然后,是那样深的痛,窒息了她的心脏。

官妓!

哪个女人愿意做官妓?即便是做得如此有滋有味的花灵,内心也是如此地痛恨和排斥啊。

“没关系,不管你换多少,我都跟你洗,洗得干干净净……”紫来动情地握住了花灵的手。没有相同的经历,不可能感同身受。那深埋心底的,对官妓的怜惜,忽然泛滥起来。

花灵轻轻地笑了一下,细长了丹凤眼,忽然问道:“你父亲,是知府?”

紫来点点头。

“我父亲只是个县令……”花灵咬了咬嘴唇,脸上绽放出一个羞涩的笑脸:“官小你父亲很多……”

原来长久以来是因为这个耿耿于怀呀。紫来忍不住发笑:“这里是醉春楼,我们都是罪官之后,你比什么呀?谁在乎?”

一句话,似乎点醒了花灵,她幽幽地叹一声,说:“是啊……”环看楼里一眼,默默地又失了神:“要是父亲未被降罪,我早该嫁人了……虽然不如你知府小姐,也能嫁得风光……”

“你是头牌,”紫来安慰道:“要嫁,还是有希望的,指不定哪天,就被赎了去,落了籍,就从了良了……好日子长着呢……”

花灵默默地摇摇头,黯然道:“我不相信,自己有那样的好运气。”

“别这么丧气,”紫来提高了声音说:“要是有一天,官妓制度废除了,我们都解脱了……”

花灵愕然,定定地看紫来一眼,便又怅然道:“你就做梦去吧。”

紫来忽然笑了:“花灵,你一定能看到的,我有预感,官妓制度一定能废除!”

“我才不信呢!”花灵冷不丁用手指弹了一下紫来的额头:“等废除了,我再让你弹回来!”一忽儿便跑得没影了。

紫来默默地站在原地,摸着额头,将眼光投向天际。天有多宽广,是醉春楼的屋檐框不住的。总有一天,她要做到!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亲近水洗衣女畅舞蹈 回雅园顾善卿隐觉察(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