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2章: 醉春楼里小丫头卑贱 凌乱发下绝色女藏拙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2章 醉春楼里小丫头卑贱 凌乱发下绝色女藏拙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就快亮了,蓝溪儿才一掀开帐子,就看见母亲坐在屋子中央,她连忙下床,问道:“娘,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甘夫人好象没听见一般,只呆呆地坐那里出神。三十多岁的年龄,容颜略微有些苍态,但保养得当,妆容细致,五官依然相当秀美,不细看,也看不出有了一点年纪,可见当年,也是美人。经过一晚的歌舞聆陪,脸上的脂粉已经有些花了,显出些残败来,她的神色很凝重,同时,也很憔悴不堪。

“娘……”蓝溪儿又轻轻地唤了一声。

“啊……”甘夫人这才如梦初醒地望着女儿,只一会儿,神态黯然下来,低声道:“坐吧……”

蓝溪儿怯怯地坐下,望着母亲,想问不敢开口。

“罗太守要调职了……”甘夫人幽声道:“就这几天的事,娘实在没有把握,能不能,弄到你落籍从良的牒文。”

蓝溪儿脸色已经变了,甘夫人看女儿一眼,故作轻松道:“还没到最后,还有时间。”

“他……他一走,”蓝溪儿忍不住红了眼圈:“我们不是又要从头开始?可是,我只能等一年多了……”

甘夫人叹了口气,说:“听说新来的太守姓秦,来头很不小……见过大世面,又年轻,还没三十,娘没有把握……”

蓝溪儿定定地望着母亲,感觉绝望带着凉气,从脚底窜起。把握,何所谓把握啊,娘的把握,也不过是卖笑讨欢心,罗太守已近五十,当然还对母亲有兴趣,这新来的秦太守,还没三十,眼睛里哪有闲功夫看母亲?就算母亲精明,奈何近得了他的身呢?

“昨夜,本想跟罗太守求你的事,可是看他心情不好,不敢贸然提起,后来他又醉了……”甘夫人叹口气:“应该还有几天,那怎么也得努把力才行……”看着蓝溪儿默然片刻,忽然扬起头朝里喊道:“紫来,你还不起床——”

帐子一撩,紫来下了床来,站起身,瞪眼望着母亲。刚听了个头,就知道母亲心情不爽,本想装睡躲过去,谁知才开始装,母亲就叫起来了,这一来,又有了说辞,不就是要数落自己懒吗?紫来在鼻子里,不服气地哼了一声。

“你身上那根懒骨头怎么就醒不了呢?!”果然,甘夫人板起脸,语气很不高兴:“要你好好学琴、学歌,都不肯,那就学舞吧,你以前不是很喜欢跳舞吗?这又不知跟谁较劲,就是不学!你看看你这样子,耷头耷脑,象个什么?!甘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甘夫人恨铁不成钢地望着紫来,咬牙切齿道:“活该洗一辈子衣服!”

紫来斜了母亲一眼,瓮声瓮气道:“我不会洗一辈子衣服的……”

“你……”甘夫人恼道:“手高眼底,懒得跟你说……”

紫来深吸一口气,盯着母亲的眼睛,凛然道:“总有一天,我会出人投地的!”

甘夫人瞪了她一眼:“还不赶快去做事,非等得花灵到袁妈妈那里去告状?!”

紫来一摆手,反而坐下来,不急不慢地拖长了声音:“让她告好了……我还就不急……”

“去吧。”看母亲拉长了脸,蓝溪儿赶紧推了推妹妹。

“我决定等她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完了,没得衣服穿了,才去……”紫来撇撇嘴:“也不知道她哪来的丑习惯,有事没事就换衣服,一天多少套啊,显摆自己衣服多啊……真是烦人……”

甘夫人想发火,还是忍住了,没好气地说:“等你做了头牌,一样衣服多得穿不完,只要你愿意,想一天换多少套都行!”

“心理不平衡,拿衣服撒什么气啊。”紫来说:“我没她那么变态。”

“少说两句吧。”蓝溪儿见母亲脸色已经开始发青,赶紧对妹妹使了个眼色。

紫来悻悻地站起身来:“我这就去楼里了……”

甘夫人一直斜眼瞪着,直到紫来出去,才狠声道:“真是不长进!”

蓝溪儿迟疑了一下,轻声道:“娘,其实,紫来,她有自己的想法……”

“她能有什么想法?!”甘夫人不屑道:“世上的事,她知道多少?!自以为是!”

蓝溪儿怯弱地望了母亲一眼,讪讪地闭上了嘴巴。

紫来从后院拿了藤桶出来,转到前院,接下来,就该开始她一天的工作,首先就是要上三楼和阁楼收下昨天姑娘们的脏衣服来。她不急,缓缓几步,斜斜地靠在柱子上,望着这个自己暂时栖身的家,良久无言。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养成了这个习惯,在每天开工之前,都要仔细地,把这个院子好好打量一番,并且每次看,都好象初次端详,细细地,不错过一分一毫。每一天,每一次,她都在心里对自己说,我多希望,永远地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要再回来,永远,都不要再看见这里!因此,她每一次,都带着最后告别的幻想,来回顾这院子。

清晨的醉春楼,没有人影在撺动,甚至也没有人,没有醉酒嬉闹和丝帛绵唱的声音,安静得就象所有的一切都在沉睡,雕梁画栋啊,做工细致的门啊、微启的窗啊、暗红色的木楼梯啊,小院子里的花草啊,一动不动,只有轻浅的、低缓的幽风,从容不迫地悠悠而过。

这是一个可容纳上百人的小院子,呈四方形的三层木楼,暗红色的深漆年年新刷,鲜艳的雕花栏杆,雅致中透着些许的妖艳。木楼中央环着一个宽敞的天井,可容下十多桌露天的酒席。天井边围栽着密密匝匝的七里香,矮一点的是牡丹,高一头的木槿开出了大朵的紫色的花,已经长到了二楼。

紫来望着木槿那晦暗的紫色的花,忍不住鄙弃地皱了皱眉头。她记得以前府邸里的紫藤,那花色浅淡清新,轻盈而迷离,哪会象这醉春楼里的木槿,新蕾都非得开出这么破败的颜色来,真是让人讨厌!

真是什么地方配什么花!

紫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想起袁妈妈的话,说这醉春楼做为白洲城里唯一的官妓场所,当初是皇上钦点人员设计的,那一堆人中,既有久负盛名的文人,也有著名的工匠,还有外夷的商人,所以这综合了所有审美的醉春楼,呈现出别具一格的风范,居然就这样建成了经典。

经典?!紫来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要说这小楼的设计和布置,还真是无可挑剔,精致又浑厚,古朴又带着异域风情,乍一下进来,还真不象妓院这种龌龊的地方,更象风雅的场所。可是,这样的伪饰又有什么用呢?风月场所就是风月场所,就象一个女人打扮得再保守庄重,最后的本质,还是出来卖身的一样,倒不如直接吆喝着接客来得大气些。

自古文人多酸气,明明想要偏偏忸怩做态,黏黏糊糊不干脆。想必栽些什么花,都让当时那些吃饱了饭没事干的男人费透了脑筋,最后,竟然选出了这样一种搭配!紫来叹一声,其实,他们何尝选得不确切呢?!残败啊,残败,花不开不见,一绽蕊既现破败之象,这世上,还有什么花比木槿更适合栽在醉春楼呢?

她眯缝起眼,往楼上望去。倒人字形的楼梯延伸过去,只有最上面的小阁楼最为醒目,一看,就知道,那是醉春楼的顶点所在。是的,只有那间阁楼能有一段宽大的楼梯直接通往院子的地面,显得那么大气而且尊贵,它的特别之处,并不仅仅在于门楣顶端那三个斗大的镏金大匾,上书“醉春楼”,而在于居住它的人,是楼里的花魁,无论是匾额还是人,那都是这院子的金字招牌。

往下是第三层,居中住的是四个头牌,边上是一些比较出色的官妓。再下一层,就是泛泛之辈了,也只配袁妈妈天天骂骂咧咧的。最底下的一楼,一般不住人,就是演奏、品茗和说话的小雅室,还有酒席的包间。

紫来的眼睛扫过第三层,这是她最熟悉的地方了,每天无数趟,早上收了衣服去洗,然后就是来回地跑腿,侍侯这些算点角色的人物。她们大都没把她放眼里,只叫唤着:

“阿来,去给我端碗糖水来……”

“阿来,出去买点瓜子……”

“阿来,过来给我锤锤腿……”

“阿来,这个不要了,给你……”

紫来从来都不看她们,只领了吩咐,匆匆去办,麻利着,却也是无言地。谁也不知道她心里的屈辱,就象烙印,那么重,那么痛。

如果说,她还有快乐的时光,那么,她一天之中最快乐的时间,就是去溪边去洗衣服。虽然对花灵衣服换得勤是颇有微词,但她其实从来,都不会嫌弃衣服多,因为衣服越多,她能在溪边合理又合法呆的时间就越长。轻纱的衣服飘荡在水中,随水流荡漾,看着那清冽的水从指尖滑过,感觉真是惬意。吹着林间的清风,鼻子里只有纯净的空气,再也没有醉春楼里脂粉和酒肆混合的味道,把双脚赤-裸地站在水底的石头上,凉凉沁沁的,就好象全身从外到里都干净了。

只有在这个时候,她,甘紫来,才可以真正忘记自己是个卑微的官妓。

“吱……”轻轻地一下,似乎是楼上的门页响了一下。

紫来吃了一惊,骤然间收回飘飞的思绪,一边凝神望去,一边愤愤地想到,可别又象昨天,被花灵捉住了发呆的现场,只听见她一声尖叫:“阿来你又躲懒!”袁妈妈不知从哪个角落应声而出,擒住紫来劈头就打,可把紫来恼得,直望着花灵恨得牙痒痒。

今天还好,半开的门,是小阁楼。紫来看见了花魁榈月温柔的笑脸,冲她轻轻地一招手。她欢喜地笑着,飞速而轻巧地上了阁楼,低声道:“早啊,榈月姐……”

榈月侧身一让,紫来进了屋,先就收拾起架子上的衣服来,榈月轻轻地拖住了她的手:“是还早呢,先不急,坐一会……”

紫来依言坐下,榈月又推过来一个点心碟子:“吃点东西,我猜,你肚子里,现在,是空空如也……”

呵呵,紫来一笑,放松下来:“榈月姐讲话,永远都是这么温柔耐听。”

榈月微微一笑,坐下来,忽然低声问道:“紫来,你为什么不愿意做头牌呢?”在这个楼里,榈月是唯一一个不把紫来唤成“阿来”,而是直接叫她名字的人。不过紫来把她当成最亲近的人,却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更多的,是榈月的与人为善和温顺有礼。当然,榈月对紫来,也是特别的好。

“我呀,哪有那个资本啊……”紫来嘻嘻一笑,敷衍过去。

榈月沉吟片刻,轻轻地抬起手来,探向紫来的脸,紫来下意识地想躲,却最终,还是没能扭过榈月温柔的固执,榈月的纤纤细指,柔柔地捋开了紫来两额细碎的发丝,顺势将两颊凌乱的几缕也一并挂到耳后,勾起了她的下巴,定定地望着她的眼,细声道:“你有一张很美的脸,而你自己分明也知道,所以,你总是要把它,小心地藏在凌乱的发丝后面,不轻易抬头看人,也从不化妆……因为你害怕别人发现,害怕因此而不能再离开醉春楼,是么?”

“其实我以前,也从来没有留心过你呢,”榈月轻叹一声:“就是去年冬天,那次,袁妈妈骂你,除了衣服洗得好,什么都做不象,连头都梳不好,总是乱蓬蓬跟个鸡窝似的……我才开始注意你……”

“为什么,你可以把衣服洗得那么干净,却不能把自己收拾利索呢?你不觉得很可疑么?”榈月玩味一笑,却让紫来胆战心惊。榈月之所以能当上花魁,除了温柔善良,总还有别的过人之处,能看破自己,这心思也就很值得推敲了。紫来心里开始活络地转开来,面上却装成很纳闷无知的样子,取了块点心来吃,含糊道:“我当然想把自己收拾得好看一点,可我没时间……”呵呵一声傻笑,说:“全院子的人都知道,我有根懒骨头……有时间收拾,不如多睡会……”

榈月轻轻地揭开茶盖,抿了一口茶,继续说道:“街角,她们常差你去跑腿买炒货的那家小店,老板那个独生的结巴儿子,是不是很喜欢你啊?”

连这个都被榈月知道了?她是怎么知道的?她到底想干什么?非逼我做她徒弟来接-班?

紫来紧张得屏住了呼吸,只听见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的声音。

“你在他那里,是暗暗下了些功夫的,是不是?”榈月悠声道:“你想干什么呢?让我猜猜看,能否猜对……”

紫来不响,只顾闷头吃着点心,舌间,如同嚼蜡。

榈月脸上依然挂着笑意,低声道:“你想就做个洗衣服的丫头,让他们家赎了去,然后,嫁给那个结巴儿子……”

紫来脑袋里“嗡”的一响,心都掉到了地上!真的被榈月猜中了,莫非她不是猜的,是真的看出来了?!

榈月见紫来的脑袋不由自主地勾了下去,不由得咯咯地笑了起来,说:“你不觉得可惜吗?他配不上你的,差太远了……”

高人啊,紫来在心底叹一声,抬起头来,正好迎上榈月的眼光。榈月的眼睛里是始终一贯的柔和,每每都让紫来觉得可以亲近。她想起小时候在知府,管家总是跟她们唠叨,相由心生,总说一个人如果长相端正,就一定品行端正。而榈月的相貌,唇一字形,眼大而正,鼻梁高直,怎么看,都是端庄的,还好似有几分福相,可惜,偏偏就是个官妓。

紫来咬了咬嘴唇,低声道:“榈月姐,我相信你是个好人,我跟你说实话,我确实是有这个打算。”

榈月脸上的笑意渐渐退去,变得严肃起来:“你确定,那是你想要的生活么?”

“不全是……”紫来幽声道:“可也,好过其他很多……”

“你指的什么?”榈月追问一句。

紫来抬起头来,看着榈月,认真地说:“我想过回我原来的生活……可是就我目前的状况,是做不到的,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虽然是嫁个结巴,可是好歹也是做正室,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铺面,慢慢地做,还可以把日子过得丰厚一点,能养得起我娘,请得起丫环……那老俩口,也是老实人……总之,结果对于我来说,已经算不错了……”

榈月眨了眨眼睛,幽幽道:“这楼里的姑娘,说起出身,只怕都是非富即贵……谁又不曾想过,要过回原来的生活呢?”

“谈何容易啊——”榈月拖长了声音道:“你这想法,倒也切合实际……”

紫来轻轻地笑了笑。既然你要问,那我就说,不过说不说全,可就不见得了。

榈月沉吟着,忽然别过头来,目光炯炯地望着紫来,低而重地说:“不过我觉得,你想要的,远远不止这些。”

紫来心里又开始打鼓,却依然镇定着说:“我不是说过了,最想要的,还是过回原来的生活。这样的一步棋,也是凑合。”

“你瞒不了我的,”榈月吃吃地笑了起来:“紫来,你不会甘心守着一个小铺面,你是有大志向的……”

紫来默默地垂下眼帘,不作声了。这个时候,可能只有沉默,才是最好的办法。

屋子里很安静,榈月也没有继续再往下说,而是静静地,品着茶。

“我要洗衣服去了呢……”紫来忽然站起身。

榈月猛一下,抓住了她的手腕:“紫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榈月姐,晚了花灵又会要告状了呢……”紫来只求速速脱身:“呆会袁妈妈又要揍我了……”

“有我呢,不会的,”榈月淡然道:“你坐下。”

紫来磨叽着,还是不得不坐下。

榈月起身,打开柜子,拿出一个小布包,轻轻地从桌子那头推过来,说:“送给你的。”

“我不能,收你的东西呢。”紫来慌忙推过去。

“打开看看吧,你会喜欢的……如果你喜欢,就收下,”榈月轻声道:“等你同意收下了,我就求你一件事……”

“谈不上求呢,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就是了……”紫来说:“也不能收你的东西啊。”

“你不收,我就不会安心。”榈月叹道。

紫来想了想,迟疑道:“榈月姐,你知道的,我是真不想做头牌……”

榈月笑了起来:“放心,绝不是叫你做头牌,只是要你跑跑腿,然后保个密什么的……”

紫来猛一下舒了口气:“你吓死我了呢!”当即凑过来:“要我怎么做呢?”

榈月还是不入正题,只将布包又推过来,说:“你看看,喜不喜欢?”

“喜欢。”紫来呵呵一笑,接过布包。

“你都没看。”榈月嗔怪道。

紫来本想说,接了不过是想让你安心,可是一看到榈月殷切的眼神,不由得心软了,顺手将布包一解,准备继续敷衍,可是,就在布包打开的一瞬间,她忽地呆住了!

一条淡紫色的裙子,蝉翼般轻盈的质感,隐隐的花色,深浅不一,却美丽异常。紫来惊叹着,小心地托起裙子,又轻又软又滑,细看之下才发现,那些隐花,竟是自己熟悉的紫藤花,而每一朵的蕊xin,都钉着两三颗紫色的珍珠,因为颜色配得很协调,一时之间却以发现,可是一旦发现,却也只剩下叹为观止四个字了。

“天啊……”紫来的眼睛里,只有一片被紫色晕染的光彩了。这条裙子,就象一个久远的梦境,瞬间便把她陷了进去。那熟悉的紫色,召唤着她,撩动着她不安分的心思。

“这是天蚕丝织的料子,通过丝绸之路送出去,在波斯国由工匠做成,再带回来,世上,只此一件……”榈月说:“那波斯商人送给我的时候,我也惊叹还有什么能比它更堪配得上巧夺天工……”

紫来爱不释手地抚摩着裙子,说:“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受不起呢……”

“早就想给你了,一直舍不得……”榈月笑了笑,自嘲道:“试过一次,穿上了不知为何就有些心虚,总觉得这裙子不该是我的……要说该是谁的?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你,总觉得很配你……”她看着紫来,想说什么,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低下头去,说:“可惜,你天资聪慧,美貌如花,却甘于藏拙,不肯做花魁,也不肯当头牌,虽然,以你的条件,很容易做到……”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榈月幽声道:“什么,都是不能强求的,就象我,最后,不也是,不得不放弃……”

“你不用放弃,自己留着穿吧,你穿一定很好看!”紫来乖巧地说。

“我说的不是这个……”榈月看着紫来,低声道:“既然你喜欢,就拿去吧……那么,你帮我办件事……”

紫来点点头:“你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 通情达理只因心无奈 面静心伤由来爱深重”↓↓↓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