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214章:(2)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214章(2)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芙霜扒在窗户缝里端详好一阵子,显然是没找到善卿的身影,于是回身坐下,对蓝溪儿说:“善卿她们该是在那边的偏厅,等王爷到了,就会开始了。”

正说着,袁妈妈进来了:“哎哟,我的姑娘啊,准备好了吗?”

芙霜正要问起善卿到了没,蓝溪儿也刚要答话,又听见大门处传来长诺:“王爷驾到——善卿姑娘到,紫来姑娘到……”

袁妈妈一怔,飞也似地拔腿迎了出去。芙霜和蓝溪儿赶紧半开了窗户,朝院子里望去。

王爷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处,翩翩而来,紧随其后的,正是善卿,还有淡雅清新的紫来。

芙霜细细地望着,心里忽然咯噔一下,紫来竟变成了这样……蓝溪儿似乎,胜算颇悬啊。

忽一下,热闹的天井里没了声响,大家都看着王爷。

“煜王爷!”秦驰远上前迎接,袁妈妈也赶紧行礼。

王爷点点头,径直走到台前第一排座位正中坐下,说:“都就坐吧。”

于是,以王爷为中心,右边是太守,严申春站在一旁,左边是善卿、芙霜,袁妈妈站在一旁,评分的艺人两边各三人,分席而坐。而紫来和蓝溪儿,已经上了台。

花灵坐在后头,正跷着腿,磕着瓜子,斜眼望着台上。

琴棋书画,歌词诗赋,俩人样样公整,比试过程倒也不温不火,却也是比分紧咬,未见高低。

秦太守认真地看着,芙霜有些紧张,善卿却也闲适,只有王爷一脸沉寂,从头到尾,一言不发,愈是到后来,面色愈见阴沉。

丝竹班已经台下试音,该是最后的压轴比试了。

“你们各分秋色,只有最后一项了!”秦太守忽然高声道:“舞蹈胜出者,当为花魁!”

别人或者都不知道,可是王爷却很清楚,舞蹈是紫来的强项,就算她闭着眼睛跳,也能胜过蓝溪儿。他设的局,绝不能允许出现意外。王爷想了想,站起了身,沉声道:“本王在大半年前,也是这里,跟秦太守曾有一个约定……”

善卿的脸抽搐了一下,她有些不妙的感觉。

“芙霜是本王府里的歌伶,善卿也是我别院的贵客,因此,由她们两个训出的徒弟,不论谁当花魁,都是属于本王的……”王爷傲然俯视着天井里所有的人,大声宣布:“花魁,将由本王带回王府!”

哇——

座下已经是“啧啧”声一片,有艳羡,更有嫉妒。

善卿的手开始颤抖起来,脸色渐渐地有些发灰了。

难道我想错了?王爷当众宣布要带走花魁,是斩断了所有的退路,这一言既出,岂容反悔?这难道预示着,他将要对我食言?如果紫来放弃当花魁,他也将弃她如敝屣,将她安置醉春楼里一生?

不,他不会对我食言,他从未对我食言。可是,他若信守对我承诺,带走不是花魁的紫来,又如何自圆其说、跟众人交代?

脑袋里一团糨糊,善卿觉得太阳筋突突狂跳,头疼欲裂。

“善卿,你怎么了?”王爷已经发现了善卿脸色不对。

善卿晃了晃身体,虚弱地说:“让我跟紫来说几句话……”

下人赶紧凑过来,递过了药罐子,善卿咕咚咕咚猛灌几口,喘了一会,慢慢地平复下来。

王爷对严申春使了个手势,申春赶紧过来,听王爷吩咐后,宣布:“最后一局至关重要,让各自的师傅给个提醒吧。”

芙霜迫不及待就跑了过去。

善卿强撑着起身,却猛地又跌坐了下去,王爷忧虑地看了她一眼,默然上前,拨开丫环,亲自扶起善卿,走向台边。

“王爷怕我作弊,坏你的事?”善卿低声道。

王爷一噤,没有吭声。善卿不愧是善卿,永远都是一颗七窍玲珑心,而且看他,永远都看得那么通透。

王爷几乎是抱着善卿来到了台前,紫来半跪下,俯身过来,善卿抖抖索索地拉住了紫来的手,想说话,却哽住。

紫来默默地望着她,善卿里的眼睛里,还是第一次相见时的良善,泪光中的殷切,仿佛有许多的话要向紫来倾述。熟悉的温情再次浮现在脑海,紫来忽然清醒过来,自己应该坚信,善卿从无害她之心,善卿所做的一切,都是深有用意的,只是一时半会自己领会不到……

“姑姑,你怎么了?”紫来急切地抓住了善卿的手:“你不舒服么?”

善卿抖着嘴唇,喃喃道:“你,一定,要当花魁……”

……本章完结,下一章“(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