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219章:(2)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219章(2)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紫来默默地勾下脑袋,不做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甚至还不能去想、去表露。母亲说的要认命,大抵就是如此吧。

“我知道你在别院雅园,过的是小姐的日子,想怎么任性都可以,”赵嬷嬷冷冷地说:“在这里,奉劝你一句,得夹着尾巴做人。”

“也不是没有委屈的,总之,比当官妓好!”赵嬷嬷最后一句定语,终于刺伤了紫来,但是她忍住了,什么也没有流露出来。赵嬷嬷的话虽然尖刻,却是实情。当丫环再怎么不好,也比做官妓好。何况,她对自己人生的“三不规划”(不当官妓、不做丫环、不做妾室),虽然没有完全实现,但至少,拜善卿所赐,她离开了醉春楼。

为了避免嬷嬷说出更刺骨的话,紫来赶紧岔开话题:“嬷嬷,这里是王府的后院吧?”

“不,是偏院,原来是另一户人家的,因为紧挨王府,所以后来王府扩院子,王爷买了来,一半翻做了花园,剩下的做了杂役房,这里,正好辟出来做马房,下人的马进来,就从这里直接牵进马厩了。府里大凡有点身份的,都在前庭里下马。”赵嬷嬷扬了扬下巴,指了指前庭的方向,然后淡淡地乜了紫来一眼,心道,仅仅仗着一个善卿,你想一进府就尊贵,那怎么可能?!

紫来一抬头,远远地,看见了那亮丽的琉璃墙沿,那里应该,就是前庭了吧。她在心里幽幽地叹了口气,在这里下车,管事嬷嬷来领人,先就把府里尊卑说了个透,看来,来着不善,王爷虽然卖了善卿的面子,却没有想过给自己好日子过,想必,揍兰夫人的余孽还在作怪,王爷是不会跟自己善罢甘休的。

才出狼穴,又入虎口啊。

紫来闷闷地想到,看上去,自己似乎离理想近了一步,其实,所有的艰难险阻才刚刚开头。

“走吧,先去见王爷,呆会我再跟你细细说说规矩。”赵嬷嬷转身走了。

趁她转背,紫来仰起头来,深吸一口气,醉春楼外的空气相当的好,可王府里的空气也相当的压抑,她此刻只能让自己最后一仰头,从此后,只能鞠胸俯首。可是,那又怎么样呢?醉春楼不能禁锢自己,王府也不能!

她的心,永远都是高贵的,自由的!

紫来跟在赵嬷嬷身后,穿过偏院,断断续续碰上一些穿灰色布衣的仆人,碰上了都不说话,只瑟瑟地剪着手,缩在一旁,等她们过了,才迈着碎碎的小步飞快地远去。只消看看,紫来便知道,这都是些杂役,是府里最低贱的。

“这些人,没有特许,都是不准进内院的,就是进去做什么事,都必须有人全程监管着,做完了即刻出来,不得停留。”赵嬷嬷说:“顺便再告诉你,在府里,走路时不得说话,两人同行时不得并排,只能一前一后。还有,说话不能高声,眼睛不可直视上人……”

紫来听着,默默地记在心里。虽然雅园也有类似的规矩,但相比之下,王府戒律更多且更为苛刻。

徐徐走来,进入一孔朱门,迎面过来一个丫环,内穿深褐色布衣,外罩橙色缎子长褂,见到赵嬷嬷赶紧行礼。

赵嬷嬷问道:“知道王爷在哪里吗?”

“刚才还在书房,现在说是去花园里了。”丫环一直低着头,整个看不见脸。

紫来又在心里叹一声,奴才啊,都必须是这副嘴脸吗?

“这是奴,府里丫环分为四等,从上到下依次是姑娘、婢、奴、丫头。你看她们的穿着,丫头是布衣,奴是缎子外褂,婢是里面软缎、外面亮缎,姑娘呢,自然是绫罗绸缎了。”赵嬷嬷说:“一般呢,丫头和奴的衣服,就两个色,冬春水红,夏秋浅蓝;婢的衣服多几个色,可以自己选着颜色穿;那姑娘,就更随意了,想怎么穿就怎么穿……”

赵嬷嬷忽然“咦”一声,停下脚步,回头过来:“你怎么没有行装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