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233章: 不明解铃系铃之玄机 却知这人那人怎取舍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233章 不明解铃系铃之玄机 却知这人那人怎取舍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到佛唱阁里,已经傍晚,凡修正在楼梯上拆解最后一幅帐幔。

“对不起啊,我回来晚了……”不知是赶得急,还是先前兴奋的情绪没有完全退却,紫来的脸红扑扑的。

“没事。”凡修下了楼梯,轻声道:“我都替你拆下来了,不过今天已经洗不及了,还是等明天早上吧。”

紫来喜道:“谢谢你了。”

凡修定定地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紫来默然片刻,问道:“你,是想问我做什么去了么?去了这么长时间……”

凡修摇摇头:“主持已经嘱咐过了,对你的事,不问也不催。”

“可是我觉得,你有话想跟我说。”紫来的眼睛亮亮地,望着凡修。

凡修弯腰拾起地上的幔帐,团在胸前,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们都想帮你……”

紫来笑一下:“我知道,你们已经尽力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你们,也只有这么大的能量……”

“不是这样的,”凡修的声音渐渐地低下去,很是惆怅:“你为什么不好好想想主持的话呢,谁能帮你?真正能帮你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紫来琢磨了许久,说:“我不就是系铃人?自己的命运,还得我自己亲自解铃。”

凡修缓缓地走到屋子一角,将幔帐拢成一堆,忽然说:“你不该,在无谓的事情上白费力气,在无谓的人身上浪费感情……”

紫来吃了一惊:“你说什么,凡修!?”

凡修立直了身体,却没有回头:“我什么也不能说。”

“凡修!”紫来大喊一声。

凡修缓缓地转过身来:“每个人的命都是天意,不是么,紫来?”

“不是!”紫来断然道:“我不信命!”

她决然道:“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改变的!”

凡修显然没有想到她的态度这么激烈,怔了一下,然后,他轻声道:“天意不可违。”

“你也想告诉我,我得不到,也做不到,是吗?”佛家是多么宽和仁厚啊,凡修虽是为自己好,说出来的话却一样令人窒息,紫来此刻已经是满腹绝望,她深吸一口气,抬头望着高高的屋顶,动容地说:“这里是端定皇后住过的地方,一定有杜皇后的魂魄,如果风清扬还在,请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紫来的眼泪夺眶而出,她几乎是一字一咬地说道:“木若不能秀于林,何必为木?我甘紫来若是一世不能出头,宁可去死!”

“紫来……”凡修颤声道:“何致于执念如此?”

“你不是我,你不懂我心里的苦;你不是官妓,你不懂,官妓的绝望……”她轻轻地摆了摆手:“不是我要自找苦吃,而是官妓之苦,甚于天下之苦……”

凡修默默地垂下手,柔声道:“阿弥陀佛!人各有志,不能强求。紫来,一尘住持说,你这次来的三天两晚,可以住在佛唱阁。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洗幔帐。”

夜已经深了,佛唱阁里安静得可以听见院外轻轻的风声。

烛影摇曳,紫来站在正厅里,抬头望着那“息心止步”的匾额沉思。空灵方丈给风清扬题写这个匾额,是希望她放弃红尘情爱,以社稷、以天下为重,紫来知道,自己远没有清妃那样的定力,她想要理想,也不愿意放弃爱情。所以,她一直坚持地认为,两者并不矛盾。

可是,兴奋的情绪退却之后,此刻,冷静下来,她开始想到一些先前不曾预料到的问题。

如廉,是读书人,而且是读死书的人,他是迂腐封建的,就像对她的身份,他可以容忍一个丫环,却不那么能理解一个官妓。这也预示着,如果将来有一天,她顺利地嫁给了他,他是不会喜欢自己的妻子去抛头露面,更别提去为废除官妓制度奔走呼号了……

紫来的理智在提醒自己,要早做决断,可是,她不会放弃理想,也断然舍不得如廉。也许,我可以改变如廉,如果他爱我,应该就会为我改变……紫来的心里有着涩涩的希翼,虽然她知道困难重重,但是仍然渴盼着圆满。

纠结着,她把眼光投向“息心止步”的匾额。

我该息心理想么?不——

我该止步爱情么?不——

如果不能两全,我该如何抉择?

……本章完结,下一章“(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