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269章:(2)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269章(2)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能,人都是自私的动物,换了我,也会做这样的选择。谁都有选择的权利,任何人的选择都是有理由的。不能担待就不要说爱,爱归根结底,都不是一个轻松和简单的字眼,紫来终于明白,她是没有资格去追求爱情的,因为她连自己生存的问题都没有解决,拿什么来谈爱?!

“何谓真情何为爱,未曾开始已茫然……”紫来长吟一声,陷入深深的惆怅。

她思忖着,缓缓地提起笔,随手在信笺上写下:

青红抱蕊候春风,风过南岗不复还。

纵是明朝念意萌,哪知今花心已残。

多感事态人不古,年年岁岁思断肠。

莫道真情休言爱,只道遍野无潘郎。

她想了想,拟上了题目《北岗问春》。

如廉啊如廉,我这样一腔深情地等着你,谁知你一如春风,不至北岗,只过南岗再不回头,你知道我的心意,却仍然选择辜负,也许在你的心里,还对我愧疚,可是,我心已残。世风如此,人心不古,可怜这些痴心的青楼女子,都跟我一样,为爱而伤,年年重复如此的老路,岁岁断肠。莫要再诘问上天什么是真情,也不要轻易说爱,早该知道,这遍天之下,再也没有那个重情重义的潘郎,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称得上真爱了。

如廉啊如廉,佛说凡事都有因果,那就算我前世欠你一段情,今生来还你。我尽我所能,再不相欠。从今往后,你是你,我是我,再无瓜葛。

紫来轻轻地搁下笔,怅然自语:“也许今生,已不可再见……我帮你,不是因为还对你存有幻想,你已不能,给我的命运带来什么改变。我只是,遗憾这不会再有的少年情怀,惋惜你的才华,可怜你,跟我一样的卑微。你无助时,我尚能伸手,可卿薄命,谁可相扶?”

她是多么希望,有个宽厚的肩膀可以倚靠,不用再这样苦苦地挣扎和求索。可是上天,终究不肯垂怜。如廉就此从她生命中消失了,可她,还必须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所以,她只能坚持,只能坚强。紫来无限悲凉地悟到,人之所以坚强,是因为,没有什么依靠。这就是紫来生活的真实写照。

她默默地垂下眼帘,复又泪下,眼泪,噗噗地跌落在信笺上,润湿了几点。她呆呆地望着信笺上的诗,又一次神伤。

心意已经尘封,生活却还必须过下去。她不但是个丫头,还是个官妓,兜了一个大圈子,居然还是回到了原地,没有丝毫的进步。

陡然间,她想起了一尘的话“枉费心思,白忙乎”。

到底是高僧啊。紫来一惊,他似乎什么都知道,似乎知道她寄希望于如廉,似乎知道最后她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锁紧了眉头,细细地回忆一尘说过的每一句话,很自然地,她就想到了那句“解铃还须系铃人”,什么意思呢?

一尘的声音又似磐石落下:“放下吧。”

佛法竟然如此高深。紫来恍然,一尘的话意,不过是告诉她,她自己就是系铃人,只要心里放下了,一切的心结都会随之解开。不用担心,我已经放下了,紫来在心里,再一次给自己鼓劲,如廉虽然让我伤心,但也不能让我从此一蹶不振,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我是谁呢,我可是甘紫来,打不倒的甘紫来——

可是这么想着,紫来那敏锐的直觉又一次冒了出来,好像在提醒她,想错了,不是这个意思。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紫来咬紧了嘴唇,冥思苦想一阵,依然不得要领。

……本章完结,下一章“(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