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277章:(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277章(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甘夫人频频地点着头,说:“这几日妈妈说得多了,蓝溪儿也听进去了,妈妈放心……”

紫来默默地垂着手,站在一旁,她什么都没有听进去,只是盯着袁妈妈那不停地翻动的,猩红的两片薄薄的嘴巴皮子发呆。袁妈妈其实不是那么唠叨的人,她精明强干风风火火,从来就没有温情的时刻,可是此时,她的殷勤和唠叨,除了让紫来感动,更多的,还是让紫来感到了彻骨的沧桑和悲恸。一个韶华尽逝的青楼女子,即便她只剩下了残破的梦,却还是那么的不甘心,她唠叨,唠叨的是她曾经梦想过的生活啊……

为什么,天下要有这样的可怜人?她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她们不可以拥有常人的幸福?青春和美丽只能是卑贱?

为什么,她们要是官妓?!我们要是官妓?!

鞭炮声响了许久,马车已经远去了,醉春楼的姑娘们还站在街面上,招手相望。

直至马车不见,姑娘们还没有散去。

一地绯红的碎屑中,袁妈妈挽着花灵,站在人群最前头。她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喜庆里,不愿意苏醒,只轻轻地拉起了花灵的手,梦呓般地说道:“多好啊——”

她再说一声:“能嫁了,多好啊……”忽然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花灵也哭了起来。

所有的姑娘都哭了起来,抱成一团。

紫来缓缓地放下车帘,望了母亲一眼。

甘夫人正看着她,在紫来的眼光中,她垂下了眼帘:“她们多是羡慕蓝溪儿啊。”

“都是可怜人。”紫来轻轻地说。

甘夫人又看了她一眼,不说话。她虽然落了籍,但也曾是官妓,大女儿蓝溪儿这次也算熬出头了,只有小女儿紫来,还那么不上不下地挂着。她心里半是欣慰,半是担忧,不由得幽声道:“你也,就快满十六了呢……”

紫来静静地靠在马车上,不知在想什么,目光炯炯,出奇地亮。

“紫来。”甘夫人喊了一声。

紫来看着母亲,忽然说:“娘,要是没有官妓制度,就不会再有官妓了。”

甘夫人嗤之以鼻:“那罪官的家眷,去干什么?”

“为奴为婢不行吗?”紫来说。

“行——”甘夫人悻悻地拉长了声音:“你梦见是什么就是什么。”

原来是讽刺自己说梦话。紫来不满地斜了母亲一眼,不说话了。

“你呀,有心思想那些不搭边际的事情,不如好好想想自己的以后。”甘夫人抢白道:“自己都管不了,还想管天下,你以为你是谁?!”

紫来撅了一下嘴巴,别过头去,却还是不服气地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看见的。”

“你回醉春楼当花魁,是我最容易看见的!别的,我还真见不着!”甘夫人狠狠地瞪了一下眼睛:“做人别那么好高骛远,还是脚踏实地的好。”

“娘,”紫来轻声回嘴:“人各有志……”

话没说完,甘夫人就来了脾气,照着紫来头上一个爆栗子:“你姐姐不好吗?她听我的话不好吗?你一个官妓,要有什么大志?!”

紫来咬着嘴唇,不说话了。

差不多一天的紧赶慢赶,黄昏时分,终于到了常州曹太守府。

紫来下得马车来,只看见府门大开着,鎏金的匾额上挂着一朵大红花,府门两旁的石狮子上也分别挂上了大红花,除此以外,即无乐队,也无人众,只五个仆人立在门边,装束简单,似也无放鞭炮的意图。探头望去,那府里也是平常的模样,见不到什么特别的装点,青青的石板路进去,连块红毡都没铺,跟早上醉春楼的喜气洋洋比起来,太过冷清寂静。

一个领头的人迎了过来,听见随车的下人恭敬地喊了声:“管家。”

甘夫人赶紧上前,从袖笼里偷偷地塞过去一包银子,低声道:“请您多关照。”

管家看了她一眼,接了银子,说:“把姨奶奶接进去吧。”

便有丫环过来,从车里搀出蓝溪儿,甘夫人也紧紧地跟在后边,往府里去。紫来正要抬脚,却看见管家伸出手来,拦住了甘夫人:“你就不必进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愤加急痛训不孝女儿 稍安心又劝重做花魁(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