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295章:(3)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295章(3)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果没有经历那样的患难岁月,我们兄弟或许没有这样的感情。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们的身份那么卑贱,哥哥却很是懂事,跟着爹娘去做事,不管多累从不说什么……我四岁的时候,娘还生了一个妹妹,可惜日子太苦,没东西吃,娘没有奶水,小妹妹冬天里冷一场,病了没钱治,就夭了……从那以后,哥哥对我更加地好起来,似乎是怕失去我这个弟弟。家里好不容易有肉吃了,他也总是先紧着我,有时候被蒙古人叫去帮工,赏了点什么好吃的,也是都给了我……所以你看,我就比他个子高,也比他身体好……他瘦得,仿佛风都吹得走,只是如今,好些了。”王爷的声音渐渐地低下去:“开始我就跟你说过了,哥哥的病根也是因我闯祸而落下的。我总是想,我还能给他什么……只要我有的,我都愿意给了他去……”

紫来将头低下去,感觉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这样艰难的岁月,这样懂事的哥哥,怎不叫人伤感?王爷的话,虽然说的是他自己,却也是说进了紫来的心里。这一刻,她想起了姐姐蓝溪儿,也是这般的懂事,这般地心疼她这个妹妹。世间的亲情,都是如此的相同,也是如此的无私。如果将来有一天,她能出头,那么她有的,她也都愿意给了姐姐去。

为什么世间,要有这么的可怜人,要有这么多的磨难呢?佛祖那么慈悲,为什么不能让人们过得幸福一些呢?如果每个人都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多好啊。

不知道为什么,紫来的眼前,会老是晃动着那茫茫的雪原,那个单薄瘦弱的孩子,穿着单薄的衣物,在风雪中穿行。她甚至,可以看见他的脸,那脸被冻得通红,却充满了倔强,仿佛对生活负气着,不肯服输。

这多象自己啊,在痛苦中面对坎坷的前路,艰难地跋涉,苦苦地求索。

紫来的泪一忽儿涌了出来,为自己,也为那个小小的孩子,根植于她内心那无以言状的心痛,忽然就象王爷口中那漠北的沙尘暴,呼啸着席卷而来。

她抬起衣袖擦过脸颊,小心地不弄出声响,但是等她一抬头,却看见王爷正回身,认真地看着她。

她的眼睛里全是泪水,脸颊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王爷别过了头去,继续朝前走着,幽声问道:“你跟你姐姐,感情好吗?”

嗯,紫来应了一声,赶紧抹干净泪水,心里嘀咕道,他怎么说着自己的哥哥,又转了我姐姐头上,好像知道我在因为他的话想念姐姐一样。

“你为什么老是不说话呢?”王爷停下脚步,转过了身子。

紫来只得也站定,隔着三个台阶的距离,不远不近。

这次王爷似乎并不强求她的回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其实,也是个话不多的人……”

紫来承认,王爷的确话不多,在雅园也好,在王府也好,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夸夸其谈。不过他今天,话似乎不少。

“你不说,就只能我说了,总不能这一路上,象木头一样,傻傻地爬山吧。”王爷淡淡地笑了一下,又说中了紫来的心思。

“说点开心的吧!”王爷忽然提高了声音:“我们继续走——”

他再一次,打开了话匣子:“你知道格桑花吗?”

“我们做质子的时候,是蒙古国的贱民,进不了好的牧场,只能跟其他游牧流民混杂着住。而我们分属的那个蒙古贵族曾经带兵攻打藏地,也俘虏了很多的藏民,我们就跟藏民住在一起。藏人是信佛教的,他们最喜欢的花,就是格桑花。”王爷解释道:“在佛教中,莲花是象征花,格桑花是信物花。在藏密佛教中,她十分神圣,因为藏人相信,当格桑花不再生长时,佛法就没有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