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307章:(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307章(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使劲地晃了晃脑袋,也晃走了伤心,晃散了眼眶里的水汽,重又变得冷静。

“爹爹再也不会回来了……我还记得那天,他出门时抱我一下,我搂着他的脖子,闭着眼睛,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心里觉得好轻快又舒服……”她的眼泪终于还是滑落了:“等我长大了,才知道,那种感觉,应该叫做幸福……”

她吸了一下鼻子,飞快地抹去泪水,然后望着王爷说:“你……让我想起爹爹……”

她缓缓地把头转向里面,幽声道:“你身上有爹爹的味道……爹爹身上的味道,就是这样的……那天他最后一次抱我的时候,我记得那味道……”她默默地用被子捂住脸,想压抑,却还是忍不住心痛的抽泣。

王爷默默地望着她,片刻的沉寂之后——

“我不介意你把我当成你爹。”王爷吃吃地笑着说:“如果你愿意,以后直接叫我爹也行——”

她满脸泪痕地侧过身来,看他一眼,愕然。她那么动情地说着,竟然没有打动他,没有打动也就罢了,还这么没正形地开玩笑,比起自己在山道上为他蒙古屈辱岁月洒下的同情之泪,这个家伙,也太没心没肺了!

紫来忿忿间,陡然悟出,他是在调侃自己。她恼了,愠道:“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这么厚的!一个鸡蛋砸到城墙上没破,砸到你脸上破了!”

他确实皮厚,被这样抢白,还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比喻,这叫什么比喻?这么损他!亏她想得出,这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啊——

她斜着眼睛,看他笑得那么纵情,直恨得咬得牙齿吱吱响。

王爷笑了好一阵,才慢慢地止住笑,俯身轻轻地拍了拍被子里的她,柔声道:“既然不开心,就不要去想了。”

他脸上有一种难得的柔情,带着怜惜和疼爱,紫来一顿,心因此而微微颤抖,恍惚间,有种奇怪而又奇妙的感觉从周身蔓延,她赶紧抓了被角来擦脸,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王爷悠然一笑,唤道:“紫来——”

紫来望过去,眼睛里还有水意,也还有些些的躲闪。

王爷微笑着,猛地象想起了什么,变戏法似地从袖笼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物件出来,递过去:“你认得这是什么?”

这是个什么东西?

紫来拿在手里,端详着这个奇怪的东西。象牛头的形状,只有半个手掌大,是陶土烧制而成,暗红的外表很沉厚,上着一层发亮的细釉,上面有一个大一点的孔,下面的两面有八个孔,前六后二。紫来把玩了一下,数着那九个孔,然后才不确定地说:“是埙吗?”

王爷点点头。

“怎么会这么小?”紫来奇怪地问。

“这是特制的牛头埙,埙有很多种形状,除了传统的卵形埙,还有葫芦埙、握埙、鸳鸯埙、子母埙、牛头埙等多种类型。”王爷解释道:“埙有雅埙、颂埙之分。你们通常看到的是雅埙,形体较大,状如鹅蛋,音响浑厚低沉;我这是颂埙,一般状如鸡蛋,形体较小,发音高于雅埙,音质更清丽悠扬。”他看一眼紫来,问道:“你对埙了解多少?”

紫来想了想,说:“我只知道,埙是《诗经》中所载的29种乐器之一,常常和一种用竹子做成的吹管乐器篪配合演奏。《诗经》里就有‘伯氏吹埙,仲氏吹篪’这样一句话,意思是说兄弟两人,一个吹埙一个吹篪,表达和睦亲善的手足之情。”

王爷嘉许地点头道:“能知道这个就不错了,你还读过《诗经》?”

紫来轻轻点头:“楼中乐坊里,有时候唱古词,我觉得好听,为了找出处,就读了《诗经》。”

“为了奖励你能认出这么难认的埙,我吹首曲子给你听。不过,条件是,你闭上眼睛……”王爷说着,把埙凑进了嘴边。

紫来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稍稍的停顿之后,轻灵的旋律响了起来,流畅的长吟浅浅地飘荡,那么轻盈地散开,好像一个个音符都有了生命,在紫来的眼前和耳边跳动,活泼如山涧溅起的水珠,四处轻点;温柔象山间的薄雾,如烟无形;那清灵却仿佛带着无穷的穿透力,如温和的笑脸,一点点地印在她的心上。她从来没听过如此悠扬美丽的乐曲,柔韧地摇摆,绵长地回荡,她觉得她已经不是自己,身体象云朵一样地飘了起来,飞上云端,看见纯净湛蓝的天空,看见无边墨绿的山峦,看见薄纱一样的人间……

她仿佛,是天境的仙女,踩云而过,莲步轻移,俯视红尘漫漫……

王爷凝神地吹着,一曲又一曲。

紫来在王爷动听的埙声中静静地睡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小飞侠真心出馊主意 甘紫来深入评真君子(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