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312章:(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312章(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薛存义代理零陵县令两年了。在这期间,他清早就起来办事,夜里还在考虑问题,勤勤恳恳,尽心竭力。使打官司的得到公平处理;使纳税的人得到公允的负担。无论老少都对他心不怀欺诈,面不露憎恨,这证明他确实没有白拿百姓的钱,他是懂得不好好给百姓办事还要敲榨百姓财物的可怕而有所警惕的。”

“我现在是受贬谪、地位低下的人,不能参与考核官吏政绩的优劣而提出应该升降的意见;因此,当薛存义将要离开的时候,我为他饯行,并写了这篇赠序。”

她的头微微地昂着,全然没有平时说话的低顺,平声略扬抑,单薄的身体里散发出凛然的气势,仿佛正气满怀,无所畏惧。直至说完,她依旧昂首挺胸,转向王爷,好像自己不是丫环,而是一位士官大夫。

这不是柳宗元大夫的大作,而是甘紫来大夫的大作。王爷轻轻地笑了一下,揶揄道:“怎么一背起这篇文章,你就变了个人?”

紫来认真地回答:“我爹爹说,好文章是有风骨的,读也好,背也好,都不可猥猥琐琐,辱没了文章,是罪过。”

怪不得,她用这样的气势来背诵,为这篇文章增色不少。王爷的笑容里有多了几分嘉许。

“你六岁就懂了这其中的意思吗?”王爷问。

“虽然爹爹一句句解释给我听了,但是我并不了解其中的深意,只是长大了,我时常也会自己思考,方觉得柳公伟大,”紫来由衷道:“唐宋八大家,柳宗元为第一君子。”

“这倒新鲜了,”王爷有了兴趣:“敢问其因……”

“唐宋八大家,‘韩柳’并称,世人都推韩愈为八大家之首,这是论文采,但是要论政见胸襟,却不如柳宗元。”紫来侃侃而谈:“两人都是正直官员,几经贬谪却不输其志,遭贬期间著作大量流世名篇,且心忧国家天下,都可谓是君子。但是在政治上,韩愈关注的主要是一点,在教育方面深入研究,说到底,还是在为上权服务;唯柳宗元,想到了普通百姓,提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意见,即‘官为民役’。”

“这篇《送薛存义之任序》就很全面地阐述了他的观点,心存敬畏方为官。他能深入地思考民与官的关系,作为一名官员,他时时关心着国计民生,惦念着百姓疾苦,深深思考着官与民之间的社会关系,能够从自身反省,即便不能改变官场现状,仍坚持以官为民役自警警人,难道其心境不比韩公高?心胸宽大何人能及?”紫来说:“相比之下,韩公重局部,柳公重全局;韩公重社稷,柳公重百姓;韩公重生发,而柳公重基础和实质。自古以来,官场互相倾轧、以邻为壑成风,而今,‘受其直怠其事’‘又从而盗之’的官员又何其之多?能‘达于理’并生‘恐而畏’之心的,又何其之少?此番,更显柳公的难得。因此,我说,柳公为八大家第一君子。”

王爷沉吟良久,缓声道:“有道理。”他深吸一口气,问道:“这是你爹爹告诉你的吗?”

紫来摇头,说:“我自己的见解。”

王爷笑道:“那我再问你,你认为,为官的实质是什么?”

紫来迟疑了一下,王爷似乎看出了她的顾虑,于是鼓励道:“但说无妨,言者无罪,这山头,只有你、我、昕阳三人,说过即过,绝不追究。”

紫来想了一下,抬头道:“官应为民所役。”

“说下去……”王爷再次毫不掩饰地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

……本章完结,下一章“ 言精辟论点官为民役 悟身贱且辱天下无信”↓↓↓更精彩哦!